「對多數女人來說,嫁對人比嫁給所愛的人來得好」

鐘聲響起,伊莉莎白當上女王,艾美聽了但覺如喪考妣,她心知肚明,一旦伊莉莎白當上女王,心愛的丈夫,必定朝著伊莉莎白飛奔而去,回到他心之所嚮的權力中心。艾美從不貪心,粗茶淡飯無所謂,只求丈夫常相左右,為什麼有的人就是學不乖,專愛玩弄政治權謀,就不能好好地過日子呢?全英國都說她的丈夫儼然王夫,如果羅伯特‧達德利是年輕女王的地下丈夫,那她這個名媒正娶的妻子是買回來的冰箱嗎?

達德利走過政治風暴,走出叛國賊的陰霾,他受的是帝王教育,擅長權貴之術,他註定是風雲人物,他不是凡夫俗子,他拒絕看妻子娘家的臉色,拒絕默默無聞,好不容易自谷底翻身,他愛女王,女王愛他,他可以要得更多,其他人憑什麼阻止?如果身處權力欲望的中心是對的,那麼,曾經愛過的妻子,只可能是個錯。

伊莉莎白曾經一腳踩進墓裡,她離死亡只有一釐米的距離,登基成為女王,非但沒有解決問題,反而陷入更多危機,內憂外患令人崩潰,宗教改革教人捉狂,顧問大臣要她嫁給政治正確的對象,然而,她只想貪戀一點溫存。愛人與被愛之間,是她絕不放棄的王位,魚與熊掌兼得,不算太貪心吧?

走遍全世界也找不到塞西爾這麼爆肝的顧問大臣,幫女王剷除刺客就算了,還得幫女王除蟲驅逐蒼蠅。他以為年輕的女王即使少不更事,亦不改她強悍本色,哪裡曉得女王一談起戀愛,同目不識丁有勇無謀的村姑愚婦沒啥兩樣,該嫁的對象不嫁,成天和有婦之夫廝混,不想叫達德利主子的話,他非想個真心換絕情的對策不可!

 

「沒錯,這就是你的厲害之處,

你說的話會讓人覺得很有希望,但其實你根本沒有承諾。」

好奇名流八卦的人,肯定比在乎真相的人要來得多,都鐸王朝最後一任君主,伊莉莎白一世,常出現在戲劇及小說中。看過凱特‧布蘭琪主演的《伊莉莎白》,或是看過《莎翁情史》中由茱蒂‧丹契飾演伊莉莎白一世的觀眾,對於這位被選為「英國最偉大的君主」、「百大最具有影響力的英國人」的伊莉莎白,應當不陌生,且不至於有啥惡感才是?她終身未嫁,被稱為「童貞女王」,有人質疑她的性向,有人推估她性功能障礙,有人斷定她最愛羅伯特‧達德利,如果她愛過,為什麼不乾脆嫁一嫁?

倘若真的很愛很愛你,不要嫁給你還比較有可能譜出美麗的回憶。我個人寧可假設她太聰明,不至於昏了頭結婚,樞密院諸公愈希望她拿婚姻作為政治籌碼,大夥兒愈不看好女人執政,女王陛下愈是想要彈出自己的調性,王夫何用,寧做自己,不為人婦。我那麼一點天真的胡想,常隨著不同作品起舞,有時難免撞牆,好比這回閱讀《伊莉莎白一世的情人》,想我心目中強悍的女王,或許真有可能欠扁到極點… …  (眼神死)

 

「我胸口總是在痛,那是我悲痛的傷口,現實像一把矛插進心裡。

我必須原諒他,傷口才能癒合。每次我試圖以妒嫉將它拔起,便重新痛一回。

我必須讓自己原諒他,甚至原諒她。」

雖然早知道有達德利這號人物,嘎眯將這段宮廷韻事想得美美的浪漫破表,才不管人家老婆死活,這本書能讓我哀嘆抹臉,證實它成功打擊我對女王的信心,情節獨到之處,不在於女王戀情香豔刺激噴鼻血,而在於顛覆女王粉絲的盲目崇拜。身為大老婆俱樂部的讀者,很難不同情艾美,既受不了緋聞男女的黏TT,也想戳醒艾美這隻春天的蟲蟲,即便天主教徒不離婚也總有個但書嘛,還不快快談好最惠下堂妻待遇,把婚離一離是會怎樣!(我果然不理解艾美式純情 XD

最令嘎眯翻白眼的不是女王成了小三,而是小說中的伊莉莎白一世,遇事歇斯底里,慌亂時六神無主,亂喊亂叫亂發燒咬手指,常處於崩潰邊緣,且耳根子軟,拿不定主意,好似她除了賣弄風情以婚姻作為政治籌碼,氣魄猶如曇花一現,其餘一切乏善可陳,又好像她只是用對了謀臣的幸運女王,在必要時刻拿出她的演戲天分,適時適地的演一演便罷,說好的果斷呢?!

達德利尤其遜斃了,將糟糠之妻晾在一旁,像隻驕傲的孔雀般漫遊宮廷,自詡為天生的領導者,自以為內行卻沉不住氣,三番兩次在塞西爾面前率先亮出底牌,何權謀之有?他們家的帝王之術若是這種教法,難怪成不了氣候。

老是被達德利派遣邊疆四處走訪的艾美,堅貞癡情到讓人恨不得敲醒她的死腦筋,雖未受過教育,卻可以溫柔,可以堅強,真希望輸送艾美意志力250cc給伊莉莎白,省得我為伊莉莎白的優柔寡斷掩面歎息。

「威廉,你不能隨意將她交給那個徒具魅力的叛國賊。

你不能把英國交給他們兩人治理,這無異於將國家交給兩個小孩。」

達德利辦起活動來,有聲有色華麗炫目,行徑張狂不懂收斂,反觀低調的塞西爾,慣常不動聲色,卻別具存在感。宮廷不倫戀的不對等三角關係,更顯得塞西爾智高一籌,如果沒有他的老謀深算,伊莉莎白一世統御下的黃金時代,可能會改寫為闇黑時代,徒留宮廷豔情。最令嘎眯莞爾的是,達德利最後娶了蕾緹莎‧諾利斯,正是小說中塞西爾的報馬仔蕾緹莎吧?若非天賜姻緣,也太高妙,塞西爾終歸安插了臥底給達德利作伴嗎?

 

《伊莉莎白一世的情人》以歷史為框架,熱鬧華麗地構築羅曼史殿宇,不只是都鐸祕史而已。活得難堪,連家在哪裡都得問朋友的艾美,深情傻氣令人不忍,但她深入民間的所見所聞,像是帶領讀者進入當時的英格蘭,一邊遊歷,一邊見證宗教改革現場。達德利受權力欲望拉扯宰制,從自我膨脹進入幻滅的過程微妙。女王耽愛之外理智猶存,口口聲聲愛到不由自主仍壯士斷腕。凡此種種,及權臣角力、搏奕與心機,均較女王情事更經得起咀嚼。

所謂蓋棺論定,好像人死後自有公斷,然而,枱面上下的事實撲朔迷離,下一秒到來,前一秒灰飛煙滅,誰曉得真相是哪根蔥?綜合正史、稗官野史、傳言臆測,亦無法還原真相。何來公平公正又公道的蓋棺論定?歷史功過,從來不等於真相。

有趣的是,作者藉年輕的伊莉莎白,說了這麼一句話:「真相是什麼一點也不重要,不過你可以相信我,還有相信一件事:那就是我一直把真相隱藏得很好,而且只藏在我心裡。」讀者風風火火的看了一場爾虞我詐的宮戲,附贈都鐸末代八卦頭條,繽紛讀樂之外,窮究前塵往事太難,那究竟是歷史樑柱上撐起虛構的一片天,或者不無可能絕非空穴來風,無人釐得清說得分明,真相是什麼?真相不重要,當時成謎,蓋棺不論定,未來仍是謎。

 

 

書名:伊莉莎白一世的情人 The Vergin’s Lover

作者:菲莉帕‧葛列格里 Philippa Gregory

譯者:高子梅

出版社:麥田出版

出版日期:2013

ISBN9789861738901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