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推理小說一定要有死者加兇手的!?

沒有殺人情節的推理作品,會讓人覺得少了點什麼嗎?

缺乏編務經驗的若竹小姐,突然被趕鴨子上架,負責編製公司月刊。為了避免內容流於生硬,她決定刊登小說,問題是,公司既沒有向知名作家邀稿的預算,內部也沒有適合刊登的作品,於是,她將鬼主意打到學長的頭上。拜託啦學長,除了稿費之外,也會幫忙介紹漂亮美眉,不過,僅止於介紹,不負責牽成,更不包生男喔。有這種痞子學妹,學長自然不是省油的燈,他先調侃學妹的獨斷獨行,再鄭重地拒絕,接著推薦友人,並事先聲明作者要求匿名!

一年份月刊計十二期,因此,這本小說共集結十二則短篇(廢話)

照例來介紹一下食物(被毆飛~) ,呃,不是啦,介紹一下章次:

四月份:討厭櫻花

五月份:鬼

這是令我過度期待鬼出沒,結果,根本沒有鬼,卻很不賴的短篇。作者遇到一名痛恨海桐花到齜牙咧嘴顏面抽搐,不惜辣手摧花的女性,究竟是什麼樣的深仇大恨,讓她如此敵視海桐花!?聽完這名女性的故事,作者推論出另一種可能性,後者的演繹走向堪稱為魷魚絲等級!(啊就珍珍魷魚絲,真正有意思啊!抖~)

 

六月份:瞬間

版主視線膠著在:香橙醬燒鴨、烤大蒜田雞、薄荷冰淇淋... ...腦袋哪有辦法正常運轉呢。這是整個焦點被我模糊掉(正常),置推理於度外的一篇。

 

七月份:紙盒之蟲

版主一度沉迷於極短篇,讀到這句話真是深得我心:「感覺不出極短篇的深度是讀者的問題。沒有判斷力、想像力的讀者,不管讀多少篇極短篇,都是浪費。Bravo!此外,嘿嘿嘿~小學的嘎眯酷愛養蠶,全盛時期,嘎氏養蠶工業曾鋪滿整間臥室,讓敲門擠頭進來尋人的嘎眯爸嚇得""容失色,我喜歡真奈美那個蠶寶寶大反撲的低級故事。(沒錯啊,我爸的名字裡有個"華"啊!)

 

八月份:消滅的希望

九月份:吉祥果夢

八九月份這兩篇,有點奇幻或傳奇誌異的味道。重點是(歹勢,又來模糊焦點了),我好想吃那個高野豆腐、豆皮湯、燉煮青菜喔!

 

十月份:秋之兔舞

十一月份:寫生畫風景

又有句讓狗嘎眯立馬給了讚的話,完全凌駕烤蕃薯的地位!作者寫到與大學友人聚會:「今天約好見面的人都曾經舔過我當時的傷口,當然,我也回舔過他們。聽起來很像狗,然而大學時代的朋友關係,的確就像一群狗聚在一起嬉戲笑鬧,有時鬧過頭也會互咬,但畢竟是毛色差不多、頭腦也差不多的一群狗,所以疊在一起睡一覺後,很快就忘了互咬的事。」哇哈哈~正中下懷!

 

十二月份:腼腆的聖誕蛋糕

初讀有些黑色,末了卻很青蘋果,這種不外顯的酸甜青澀瞹眛,讀來煞是愉快。(為什麼我老公不懂烘焙啊,快給我吮指甜點啦!)

 

一月份:新年偵探

二月份:情人節.情人節

三月份:吉凶春神籤

讀這篇時,我常跳TONE地想到「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逼得嘎眯英雄淚滿襟(演很大),真好奇那個結尾,究竟是兄弟中的哪一個呢!(敲碗)

 

我的日常推理,顧名思義, 就是很日常、極其生活化!不會胡亂蹦出血流如注啦,肉塊從天而降啦,衣櫃裡掉出死屍啦,也沒有什麼密室殺人,冷硬推理,警匪追緝!

完全就是有冰品有甜點(冷靜又愉悅)、

有吃又有喝(料好實在,內容有骨有肉)、

有音樂有色彩(充份掌握短篇節奏,淡漠筆觸,輕鬆勾勒出畫面)、

有愜意有休閒(像攤屍在懶骨頭上,咔嗞咔嗞地嚼著脆菓子,

五分風雅,五分興味地推敲對手的棋局),

是令人耳目一新,饒富散文意趣的短篇作品!

作者在自己書裡,又祭出一名作者,好像畫中畫喲!問題來了,為什麼學長友人要匿名呢?當初他看到若竹公司媒體資料,就阿莎力的接下邀稿,背後有何隱情呢?看似獨立的12則短篇,卻建構出額外的推理圖像,這是怎麼一回事呢?佛曰:不可說!施主,請自行閱讀~(合十)

讀了這本小說之後,嘎眯突然覺得生活點滴都有可疑之處,為什麼我過去那麼頭腦簡單地吃喝拉撒睡啊豬頭!也許日常表象下的一切皆有待推敲,同事剛剛是不是多眨了幾下眼?老闆咳了一聲或許不是感冒而是暗號?我背後堆積如山的陳年樣品想必埋伏著機關算計?嗯,讓我好好想一想,原來,不必人殺人,人死人,推理就在我身邊!

 

 

書名:我的日常推理 ぼくのミステリな日常

作者:若竹七海

譯者:涂愫芸

出版社:皇冠文化

ISBN

出版日期:近期出版,敬請期待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