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起智慧型手機,滑呀划的滑到手殘,快變成全民運動了。(沒有智慧型手機的人有福了!)不可否認科技始於人性,但科技同時宰制地球人,許多人甘心被制約甚至不可自拔,如果有後代子孫乘著時光機來向狗仔嘎眯爆料,說未來人將被手機接管操弄,嘎眯不會太意外只會淡漠點點頭表示瞭解同意。那麼,還有什麼是令人自覺腦殘的科技所無法取代的呢?撥打客服專線時,我將簡易查詢留給語音,偏好將難題留給「真人」,但願人類所擁有的特殊理解力、思考力及問題解決能力之多元多采,永不被取代。

這會不會又是一本「我們的世界不需要的書」?又是個號稱「外表堅強,內心軟弱」的警察,動不動自吹自擂、自怨自艾,還想拿現實的殘酷來恫嚇我們?←才翻讀〈前言〉頭兩個問句,嘎眯已忍俊不住。

回顧匪類嘎眯的童年劣跡,曾打電話裝神弄鬼(←兒童守則之必要,抵死不認為詐騙),曾經萬分無辜地不小心打到119有文有真相)可是,我居然從未打去 110 尋警員開心 (殘念),看來我還蠻善良的嘛!我以為第一則故事中的湯米是「來亂的」,怎曉得五歲的湯米看著媽媽上天堂,要問警察伯伯關於媽媽在星海的消息。才在〈前言〉咧嘴笑的嘎眯,進入〈湯米〉立覺傷懷,結尾「你不是混蛋」擊敗古騰拉特,嘎眯卻深深覺得〝這就值得了一切啦警察大大〞(拍拍肩),此乃《聽擊者》20頁未滿的三溫暖絕技。

 

在柏林警察局的110勤務指揮中心,本書作者是負責接聽110的眾多人馬之一,說他「聽」盡浮世滄桑無常絕不為過。你可以想像有人投案,你可能知道110儼然生命專線,有人謊報,有人謾罵,有人鼓舞,有人絕望,有人呼救,有人放棄,但你可能描繪不出失怙孩童、強迫症者、流浪漢、妓女、找生存、尋死尋活、鄉愁重症… …均齊聚一堂的110是如何千鈞一髮,如何紙短說不盡,又如何情長話不完。

你也可能跟我一樣,向來不怎麼看好警方的排解能力,質疑警力作用徘徊在有一點管用及經常無用的模糊地帶。直到我讀到〈英雄與白癡〉中的這一段:「若不是懷抱雄心壯志的理想主義者,誰會願意為了這個社會,獻身於捨己為人、可能犧牲生命的工作?這種自願犧牲自我的人,若非英雄就是白癡。誰知道呢?」繼而看到那些為殉職員警致意的文字,原先歪躺在床上閱讀的嘎眯,不知打哪兒泛起的鼻酸,不自覺地正身端坐。積極正面的人善於看見他人的好,講好聽是樂觀,講難聽是涉世未深,可是,為何非得看壞公家單位?看衰警務職志?也許闇黑如我等仍不夠正向光明。

 

還有更經典的狀況,例如報案者受到電信塔或宇宙的危險光束威脅 ←雖說想像力就是超能力,騷擾110只能說你欠扁又無力。

該死,本單位的夥伴究竟在哪裡?需要警察的時候,警察永遠不在場! ←我過去這麼想,往後將略作修正,不笑投身警務的親友子弟熱血太天真。

老天,我不過就是把褲子脫下來啊!就像電視上演的那樣,我露出屁股 ←許多時候,我選擇相信幽默不亞於百靈油。

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繳的稅沒有白費。 ←需要的時候,何妨將信任交付人民保母。

 

嘎眯平時因應客戶的狗屁倒灶,至多是氣急敗壞與歡欣鼓舞的距離,閱讀《聽擊者》,但覺我職涯中的渣滓皆小事一樁。作者的自我解嘲,直教人會心莞爾,無論何境地都能重新打直腰桿回復清明,尤其令我心悅誠服。我們都會講電話,我們慣常哈啦無止期,然而,幾人能夠透過電話線弭平風雲?藉著音控傳達誠意?

「你想掛電話了。」她非常精準指出重點,這位女士真是令人欽佩。

「不,我沒有要掛電話,」我試著留住她,「我反而想跟妳多聊一點!不過我的螢幕剛剛亮了起來,而每一個小紅點後面,可能都藏有一個人,他們想要在絕望時堅持下去,而妳卻想放棄。」

有的對象很無賴,有的對象絕頂聰明,有的對象求生不得,有的對象求死不能。110的接聽警員,不站在第一現場,看似離災難很遠,實是「聽」在最前線,他們的應變能力常是成敗關鍵。一個不好就是小命一條,一句話可以斷人生死,一個態度可以扭轉乾坤,要死要活,端賴箇中應對及心理戰術,這是百分百的命懸一繫。

書中的真實故事,泰半只有短短兩、三頁,至多不過數頁,卻在言簡意賅中,清晰勾勒出一段又一段的酸甜苦辣及千迴百轉,作者的文字清簡不黏滯,懂得該斷就斷,見壞打住,見好就收,章節句號之後猶有未竟,餘韻繚繞。

 

 

書名:聽擊者:「你好,這裡是110。」

   110: Ein Bulle hört zu - Aus der Notrufzentrale der Polizei

作者:席德‧約拿斯‧古騰拉特 Cid Jonas Gutenrath

譯者:林硯芬

出版社:寂寞出版

出版日期:20134月25日

ISBN9789868900226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