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主掉進武俠結界時,向來很難分心去臨幸,啊不,去注意其他小說。最初我只是拆開包裹,順手翻了幾頁《迷走遊戲》,不小心瞥見「高等教育的危機」,更加不小心瞄到「我正在上無聊透頂的三角函數… …大概只有三角函數老師必須靠它吃飯。」嘎眯不覺莞爾,繼而說服自己先看一章無妨,直到吃乾抹淨才意識到自己被迷走,平素討厭線上遊戲的嘎眯居然貪食一本和遊戲有關的小說,將練到第七集的道心種魔大法拋諸腦後,莫非小說中的艾蜜莉也是因為太沉迷,以至於回不到現實,學名叫作走火入魔?

如果說,姐姐艾蜜莉是金光閃閃的豔陽天,那麼,妹妹葛蕾絲相當於平凡無奇的褐色大地。有一個十全十美又陽光的姐姐,妹妹只是吃喝拉撒睡默默長大,沒有什麼陰影,但也沒啥值得大書特書的優點,總之,葛蕾絲甘於綠葉姿態,懶洋洋地行光合作用,紅花的職缺和眾家親友的喝采留給艾蜜莉就行了。不過,葛蕾絲除了平庸,當真別無長處?

艾蜜莉資賦優異,長得漂亮,功課頂尖,外向大方,更是個萬人迷,成為大一新鮮人之後,艾蜜莉進入電玩公司實習,負責一個「全沉浸」的遊戲,玩家一旦進入遊戲,幾乎只有身歷其境可以形容,什麼叫全沉浸?打兩個比方,如果你在遊戲中騎馬橫越大戈壁半晌,保證骨頭快散掉,小屁屁發麻泛疼是必然的;如果你在遊戲裡享用無國界創意料理,你會一邊懷疑嘴裡嚼的是創意還是故意,一邊哀嘆流逝的金幣。

話說有這麼一天,艾蜜莉留下紙條,狀態顯示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就此躲進遊戲中的金蝶國,遊戲公司用盡方法及心機,卻無法在技術上壓倒聰明到爆的艾蜜莉,她不但進入遊戲中搞自閉,還揮劍自宮,修改所有可能揪她回現實的程式,徒留現實中的身軀宛若癱屍,如何不讓媽媽痛心崩潰。

若不儘快召回艾蜜莉,講難聽點兒,家人就等著收屍吧,妹妹葛蕾絲身負重任,進入遊戲中該死的 pinky pinky 國度去萬里尋姐,想要憑藉著親情召喚,勸艾蜜莉回頭是岸,怎料得到,在遊戲裡找到的姐姐,根本不是她熟悉的溫暖的甜美的姐姐,到底哪裡出了差錯,讓正向積極可人的艾蜜莉耽溺遊戲不可自拔?究竟這粉紅倒胃口的金蝶國有何魔力,足以讓開朗的艾蜜莉忘了回家?抑或在看得見的粉彩泡泡裡,暗藏著看不見的闇影?

 

熟識的親友們都曉得嘎眯不愛線上遊戲,平時若收到遊戲邀請,我一定馬上將程式打入冷宮,身邊的親友若沉迷不悟,恐遭嘎眯魔掌痛扁,這點我在《三體》一文已略微提過,今次就不再造口業了,善哉版主~

看過《迷走遊戲》的簡介,我以為艾蜜莉不過又是一個分不清虛擬與現實的呆呆迷姐,豈料故事鮮活生動,不乏轉折,寓意深遠不流於說教,好看好玩趣味橫溢,幽默到位時讓我忘情呵呵呵,偶爾小感傷使人悠然懷想,更多時候渾然忘我地代入故事中的角色,《迷走遊戲》超乎嘎眯小鼻子小眼睛的個人預期,幸好它的分量不多,要不然我可能也會跟著主角「全沉浸」忘了睡覺。若提最值得玩味和申論的元素,恐有爆雷之虞,為了避免破壞大家的閱讀興致,嘎眯忍痛割愛(咬帕),放過第五元素,聊聊不是那麼重要的六七元素。

就拿原書名 Deadly Pink 來說吧,葛蕾絲對金蝶國情境的觀察與描繪令人絕倒,個人和葛蕾絲頗合拍,同樣不喜歡粉紅粉紫繁複花邊,只不過,平生善於自我感覺良好的嘎眯,不太能體會葛蕾絲為何總認為自己沒什麼特別的,沒有一流資質,可以有精采的心境。(握拳) 突然發現「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正是為葛蕾絲所寫,歪解就是所有的生命皆有其必要,無可取代,即使將遊戲中的金幣花光光也能捲土重來。

科技日新月異,早已證明科幻小說中的未來假說不無可能,人工智慧愈形智慧,人類應有的從容智慧反而縮水。艾蜜莉讓我想起某人,曾經,他最大的噩夢是第二名,第二名有什麼關係?他花了很長時間才教會自己安然自在。如果《迷走遊戲》早十年出版,我一定多買幾本來分送給認識的幾位資優生,不怕輸不起,接受自己力有未逮的面向,淡然看待同儕的眼光,即使偶有失落,仍有你意想不到的養分,足以打造出獨一無二的自己。啊~~~版主的囉嗦破表,遠不如葛蕾絲中肯的一句話:「贏的滋味當然比輸好,但如果知道自己一定會贏,還有什麼意義?

你在遊戲中流連忘返,樂見分數破表,累積財富,無往不利嗎?

你看到累積點數就想衝,只要人家說好就去做,分不清想要與必要嗎?

你不喜歡等待,不愛輸的滋味,遇到問題只想找現成的 trouble shooting guide

你唯一的特色就是沒特色,你羨慕別人什麼都好,而自己只被發派一張好人卡?

我們有時會忘記,人活著的基本配備,充其量不過是好好吃飯,好好睡覺,好好呼息,再談其他,而非本末倒置。我們或多或少都沉迷過,那些令人著迷的標的,可能是遊戲、電影、音樂、閱讀、攝影… …甚至是名與利,興趣的盡頭是沉迷,而沉迷與昏迷,往往只有一線之隔。

要不是軒小小懂的字彙有限,而我最怕講太久的故事倒嗓失聲,真想早點拿這本書來親子共讀,相信軒小小全沉浸閱讀愉快之餘,會有另一番新鮮的小小人見解。《迷走遊戲》的筆觸活潑,讀來暢快,情節不流於窠臼,在真實與虛擬之間,冒險與輕奇幻之巔,增添不少精巧的設定,例如葛蕾絲曾自嘲沒有好人緣,當她置身金蝶國,被眾美男默默放電微笑包圍時的感受又如何呢?一味求好心切的你我他,能不能接受生命中也有不美好?

想像一下,假使人間就是天堂,要什麼有什麼,心想立即事成,你翻開字典,遍尋不著「失望」、「挫折」、「痛苦」、「折磨」等字眼,那麼,你認為還有「希望」二字的存在必要嗎?  (笨嘎眯亂假設,那樣的話,根本不需要有字典)

 

 

書名:迷走遊戲 Deadly Pink

作者:薇薇安‧凡德‧維爾德 Vivian Vande Velde

譯者:呂奕欣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期:201361

ISBN 9789866104299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