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curedownload

 

生命總是把我們一下丟到這裡,一下丟到那裡,冒險就這樣開始了。

... ... 而我們要是有任何異議,那都是在自欺欺人。」

 

無論古今中外,都有類似的童話起始,總是有對無法生養孩子的老夫妻,好不容易夢想成真,有的孩子斬妖除怪,和老夫妻過著快樂的日子,好比桃太郎。而在極北的故事版本中,老夫婦堆了雪人,為她穿衣戴手套,畫出栩栩如生的五官,雪女孩於焉產生,然而,這個上天賜予的雪女兒,終歸是另一場生命的欺哄。

 

玫波與傑克這對夫妻,自生命的撕裂傷出走,卻在阿拉斯加的荒野迷宮中顛仆,遲遲走不出孩子夭折的剜肉剮心之痛。想要遠離一切熟悉和窺視,來到世界的邊緣,卻陷入無邊蒼茫與寂靜。玫波善感纖細想太多,傑克過勞疲憊懶得再想,夫妻倆逐漸失去對話與生命的溫度。直到一個如雪花純真,又有著山高水遠般深遂的野女孩出現,只不過,這女孩究竟是血肉之軀,或是走出童話故事的雪女孩?

在《雪地裡的女孩》中,玫波小時候最喜歡父親翻開繪本,為她講述《雪女孩》的故事。多年之後,遭逢喪子之慟的玫波,在冬天的第一場雪,遇到了令她心弦震顫的女孩,無論女孩的穿戴,或是身旁跟著的紅狐狸,都像繪本的真實呈現,可不可以讓她只擷取童話故事的美好,刪除結局的災難?玫波的渴望當中,難掩與生俱來的悲觀。「她經常想到愛妲說的,替故事創造一個新的結局。以快樂代替悲傷。近幾年來,她決定她姊姊在某種程度上是錯的。受苦、死亡與失去是逃避不了的事」幸好,傑克務實多了,嘎眯決定將籌碼押在傑克身上,希望傑克這股實事求是的清流,能為故事扭轉乾坤。

 

據探子回報,作者目前與家人居住在阿拉斯加,家裡沒有自來水,必需每週運水回來儲存,收集雨水以供灌溉、豢養牲畜。他們植林伐木,燒柴取暖,生活簡樸歸真,一如書中人物。在嘎眯的想像中,這分明是漁樵耕讀的體現,又有種「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的遺世獨立。

雪女孩凌駕書中所有角色的自給自足,無論徒手搏擊或者設陷阱,狩獵捕魚射鹿倚神鵰,通通難不倒她,她來無影去無聲,同時劃破幽寂,不僅是飄忽不定的神秘存在,更是不世出的極地生存高手,瞧我形容得多粗率,作者卻寫得優雅靈動。

性格決定五分命運,相對於玫波接近神經質的纖弱,大剌剌的艾斯達令我絕倒,玫波的孩子早夭,艾斯達家裡有三個無法可管的男孩,她們倆初次見面後,玫波對傑克提起艾斯達稍早所說的話,戳中我的笑穴。為了避免破壞閱讀樂趣,建議看過小說再來反白:「她說我們什麼時候需要她兒子都可以拿去。

 

作者以阿拉斯加的蠻荒與溫柔作為背景,道盡極地的力與美,絕境與希望,文字優婉之外,畫面熠熠生輝,令人悠然神往。在人與自然的衝突及和諧中,揉進三分傷感,三分喜悅,兩分魔幻,描繪傷痛的深邈、偶然投影的歡愉,和也無風雨也無晴的靜定沉潛,交織歲月如歌,是我個人相當喜愛的作品。

玫波從小看到的那本《雪女孩》以俄文書寫,而《雪地裡的女孩》也像俄羅斯娃娃,一個套著一個,層層包覆,書中有書,畫中有畫,故事中有故事,阿拉斯加如畫風景中有玫波的所見所畫。奇妙的是,這對沒有孩子的夫妻,藉許多橋段傳達「愛一個孩子,需得不疾不徐,不鬆不緊。」更曾藉由傑克的心聲,質問為人父母某些以關愛為名的設想「這到底是自己的渴望,還是孩子真正的需要」?!

讀完《雪地裡的女孩》不久,嘎眯和家裡的小二生看了十分鐘的卡通,心思並不在幼稚卡通上,卻叮的聽見電視那端傳來熟悉且令人警醒的對白,回想起來已無法百分百複製,約莫是說:愛,就像手中握著一把沙,愈想抓緊,愈是留不住,需得有點緊,有點鬆又或者是:愛就像陷入流沙?愈是掙扎愈是逃不開?啊~~~我忘了,算了!

在此以很不錯的 book trailer 為本人的瞎扯淡及健忘致歉:http://www.youtube.com/watch?v=bSS0lK6Fy24

 

 

 

書名:雪地裡的女孩 The Snow Child

作者:愛歐文艾維 Eowyn Ivey

譯者:陸篠華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1445

ISBN 9789866104404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