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受夠好傻好天真,偶爾排斥療癒系?

要不要來點反作用力,試試「致鬱系」,以毒攻毒,打消潛在的負面能量呢?

 

【致鬱系(イヤミス)】

二○○七年由評論家霜月蒼所提出的說法,指的是「餘味不佳,讓人讀完之後心情很差」的推理小說。近年來在日本蔚為風潮。這類作品的創作者多數為女性作家,擅長以女性內心的陰暗面為故事主軸。此風潮在2011年的東北大地震後進入高峰,一般認為地震逼使讀者面對更為殘酷的現實,而女性又比男性更擅長面對這種狀況,因此以女性面對殘酷外在為題材的作品,便順勢成為風潮。代表作家包括了真梨幸子、沼田真帆香留(《百合心》)、湊佳苗等人。

 

生來就醜,只好靠聰明彌補,可她一無聰明,二無天分,找不到天生我才用在哪裡,唯一的存在感就是不討喜的臉孔及個性。或許真有所謂的命定,在降生的那刻已註定往後一生的命運。注定出身低、長相抱歉、父母惡劣,注定自己終將步入父母後塵。

 

不!每個人都擁有作夢的權利,不管周遭環境多麼醜惡,相信幸福不遠,她要變幸福,她要宇宙無敵的幸福。

 

上蒼想必聽見她的願望,一夕之間,她的家人死於滅門血案(好幸運?)

 

慈悲為懷的阿姨收養藤子,她得以擺脫飢餓受虐,將痛苦悲慘拋諸腦後,這一次,她已掌握幸福要訣,堅定而穩固地朝著康莊大道前進,鏟除幾枚絆腳石又有什麼不可以。如果剔除一枚行不通,多殺九個人,總該幸福美滿久久,咦,九個好像不夠,到底是哪裡算錯。

 

 

我發誓要走上那條最幸福的道路,

卻走進了一座由鮮血打造的無間地獄……

 

 

「只要沒被發現,就不是壞事。」這類想法看似邪惡,卻無所不在。

 

曾和朋友聊到「在沒人看見的地方亦能循規蹈矩才是真君子」,友人進而提及宗教約束力,即使眾人無視,若相信冥冥中自有上蒼看得見,行為不至於太離譜。我想推薦友人看看這本書,關注虔誠信徒及反面教師。相信神,很好;相信教義,可矣;相信人們各自演繹,那麼還是謝謝再聯絡吧!無論什麼宗教,勸人為善即可,人為操弄就算了。值得玩味的是,藤子的阿姨信仰彌堅,努力導正藤子,時而提醒藤子以媽媽為殷鑑,千萬別像媽媽一樣,一再的強調,反而間接提醒藤子外表像媽媽,或許內在也是復刻品?

 

讀後倒不至於致鬱,畢竟活得愈久,知道的人事物愈多,雖非銅牆鐵壁,起碼角質層挺厚,單憑閱讀並不容易「致鬱」或「治癒」,讀完一本書能有段餘味,後座力不小,激發一二思辨已經不錯。同樣在底層打滾的人,有人力爭上游,有人向下沉淪,最糟的環境仍有勵志型格,與其說藤子殺人鬼是命定,不如說她是性格決定人生,單看她和同學的互動就很欠扁。驚!這是讀者本性中暗藏暴力,抑或故事解放負情感? XD

 

 

每個人都說這故事太恐怖,卻也沒有人讀到一半就放棄。

 

藤子具備高度適應力,向團體妥協,不講自我,任人擺佈,看似弱勢無害。「我是蠟娃娃,木屑娃娃。」有的人外表粗獷,內心柔軟;有的人金玉其外,難掩敗絮其中。行兇者都是什麼樣的人呢?普遍的既定印象認為相由心生,本能閃避外貌兇惡者,對斯文敗類恐不設防,然而,戴著面具行走人間的鬼娃娃遠比想像中來得多。

 

應該有讀者跟我一樣,不喜歡被書介說中,很可惜,和書介描述的相去不遠,這本小說存心生厭,遍植反感因子,從展讀之初的家庭生活和學校小團體,無一不是扭曲的態度、惡意的瑣細,黑暗滿布,灰心處處,就連故事中的「好人」都顯得委頓,讓人無法賦予信任,但我卻流暢無礙地讀完整本小說。

 

個人迅速完食全書的動力在於,我賭了!我賭藤子小朋友是當日滅門血案的真兇。豈料,隨著藤子長大,情色與暴力屬意料中事,更多兇手及罪惡的可能性則令人心神為之一凜,誰都有施暴行虐的衝動,誰都可能預謀犯案,誰來殺人都不奇怪,隱約扣合性惡說,人人都有作惡因子伏流,小說後記絕非畫蛇添足,掩卷不寒而慄。

 

 

 

 

 

書名:殺人鬼藤子的衝動  (殺人鬼フジコの衝動)

作者:真梨幸子(Mari Yukiko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15228

ISBN 9789865651121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