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pg  

 

「我們受縛於生命,受縛於悲傷,

這是同一條束縛的繩線;

為何總想逃離悲傷的束縛,

在我們的有生之年?」

早在我們高唱一個人的旅行之前,七0年代的索妮雅就曾經喬裝扮成穆斯林男生,深入蘇聯統治下的中亞旅行,她平胸扁屁股,還煞有介事地弄了根假屌,瞞過無數地球人,若是夠沉默倒沒事,她偏將這趟鐵幕之旅寫下來,一舉成名天下知。數年後更故技重施前往麥加朝聖,被視為玷污聖地,成為伊斯蘭世界的共同敵人。此去經年,索妮雅閒著也是閒著,滿心想要回巴基斯坦參加和平研討會,以心理治療觀點為南亞衝突找出和平之道,聽起來不算太壞?  

三更半夜接到老媽電話的提歐覺得代誌大條了,好天真好樂觀的美國佬或許不懂,提歐雖然鬼使神差地加入美軍特種部隊,但他生於拉合爾,長於聖戰士的槍林彈雨,深諳普什圖人的「待客之道」,老媽這一去恐怕凶多吉少,想時遲那時快,恐怖份子劫持研討會的與會人士,打算視情況一個個處決,為部族提升娛樂及聖戰的雙重效益。

在一群慘兮兮的人質當中,榮格心理學派的索妮雅發揮特長、智慧與膽識,企圖和歹徒周旋,卻改變不了眾人性命倒數計時的事實。提歐難忘老媽當年如何拋夫棄子趴趴走,但他同時記得爺爺和妹妹們如何慘死,他可不想上 YouTube 觀賞老媽之死。問題是,美國政府不可能為了區區幾個人質輕舉妄動,他該怎麼作才能促使美方介入?啊~不怕,賤招既出,誰與爭鋒! 

 

「這世界由暴力所主宰,如果你想保護所愛,在某方面就會扭曲與受傷。」 

 

 

《人質之子》以母子二人為主要視角來回敍事,間或穿插國安局的辛西雅支線,辛西雅發現國安局新近截取的錄音內容有詐,高層那群人卻睪固酮過於發達,亟欲派員前往巴基斯坦解除核武威脅,不行,她一定要藉此機會翻身,即使踩著上級當墊腳石亦在所不惜,成功要趁早。然而,正如西方世界對伊斯蘭文化理解不深,小螺絲釘未必明白政治機器如何運作。 

分秒必爭的救援行動背後,是縱深廣搏的議題與詰辯,親情糾葛、文化衝突、暴力和平、宗教種族等諸多元素,在作者嚴謹而嬉謔的筆觸下躍然紙上。無論生於美國或曾受美國滋養的幾名要角,在內心拔河之餘,末了難免傾向同側,個人以為這麼一來不無偏頗,看得出作者責自家人甚嚴以及對美帝思想的打臉企圖和用心偶爾玩笑似地天外揮來一筆奇想戲劇性的轉折,不至於脫稿離譜,比較像是來自溫暖國度作品常見的鮮明濃麗色彩,是以我一度以為作者跟主角們同樣是混血兒。由於他刻劃異國風土民情瑣細活靈活現,令人好奇他怎麼有辦法人在西雅圖,卻掌握巴基斯坦人民的小日常,作者在書末訪談中表示大量閱讀和網路搜尋有功,饒是如此仍令我嘆服!

 

 

最糟糕的施虐者就是你最愛的人,也就是你自己,

因為誰比你自己更清楚該把刀刃插進何處最能引起劇烈痛楚?

 

索妮雅是幾名主角中最奪目的存在,為了自由她可以叛逃,為了和平勇於發聲,對於婆婆接掌自己兒女的教養則抗爭無多,讀到末了讓我從最初的欽佩轉為無語,可憐的費李德和提歐(拍拍)。我會想認識她,和她聊聊,但我不想要有這樣可以堅強可以決絕甚至殘忍的家人。她在西方上教堂,到東方搖身一變為蘇菲教徒,她在美國不像美國人,到了巴基斯坦不像巴基斯坦人,滄桑經歷加上永無休止的靈魂爭戰,這種人不飽受煎熬也難,莫怪足以成為心理治療師,更難怪人們總說心理醫師才是心理重症患者。

原文書名  The Good Son  彷彿意味著還有  the bad or the ther Son,索妮雅在另個兒子身上下的功夫深,提歐追索古爾的父親身影多過生父,當人們自現實找不到攀緣處所時,生命會另找親愛出口。然而,和平的出路何在?傲慢可有終點?暴力下真能找得到逃生門?綜觀人類歷史實在難以看好。

《人質之子》不提供解答,而是沉遂凝視親情之愛與傷,個人主義與部族凝聚的對比,伊斯蘭教義和心理治療交融,主角群自身的多元文化衝撞,政治外交的陰謀和賽局,宗宗件件拉扯交集,不無矛盾詭譎,卻又莫名其妙的和諧,既看得到紛爭無可避免,又暗示異中求同的一絲可能。 

如果這樣的故事不能改拍成電影,其他舊瓶裝新酒又何必搬上大銀幕?要是政客們沒空看書,希望他們最起碼可以看到《人質之子》映像化,或許可以少些優越但目光如豆的政客,也或許我這種想法依然天真蠢笨。《人質之子》早於2010年便在美國出版,小說情節卻驚人地反映當前局勢,作者分明比索妮雅更像女巫啊!建議作者下回不妨考慮寫本世界大同或和平在望的小說,讓我們靜觀其變。

最後我只想說:拉合爾嘿拉合爾~   ← 這兩天老是在我腦海裡揮之不去的洗腦招呼語 XDD

 

 

 

 

書名:人質之子 The Good Son

作者:麥可‧葛魯柏 Michael Gruber 

譯者:林力敏

出版社:尖端出版

出版日期:201569

ISBN9789571056968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