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置身依山傍水的溫泉鄉,旅館房間敞亮,溫泉水滑,在地美食令人食指大動,何似在人間。紗江帶著母親松代,和國小六年級的外甥咲川俊,一同展開志木溫泉之旅。擁有驚人繪畫天分的俊十分興奮,可以在溫泉大浴池游泳又能作畫,還有豐盛美味的晚餐,小六的俊直呼太棒了!翌晨,他迫不及待地帶著畫具前往「千佛之道」寫生。

 

一個尋常道別的早晨,卻是紗江最後一次見到活潑可愛富有生命力的俊。

 

撞死俊的駕駛逃逸,幸好有位參議員秘書南原先生正在附近攝影,他想方設法為俊止血,攔車、借手機、報警,奈何在說出可能是破案關鍵的寥寥數字後,失血過多的俊仍然回天乏術。悲慟不已的紗江在喪禮過後,決定登門造訪向南原先生道謝,順便驗證心中的疑點及推演。找出真相就能安心嗎?不!

 

對受害人家屬來說,離真相愈近,更發現法治社會那幾近雲淡風輕的殘酷。

 

 

 

 

在這個國家,即使抓到了兇手,也不會判死刑。

因為是業務過失致死,只要去坐牢,不到十年就可以出獄了。

真是玩笑開大了,什麼業務過失?殺人為什麼是業務?

 

法律對交通意外致死較寬容,因為沒有殺人動機,畢竟是意外嘛,我們姑且不提日本,先講台灣好了,砂石車橫行撞死人的新聞屢見不鮮,即使一再發生類似情事,搶快的照樣搶,貪速的照衝不誤,人命關天四字僅供有心人參考,視人命如草芥的地球人所在多有。

2006年底,我堂姐清晨在馬路上被撞飛,闖紅燈撞人的肇事者畏罪逃逸,幸得警方循跡找到肇事車輛,據查當時車上有兩個人,二人均指稱對方才是駕駛,但那不是重點,重點是,看在外人眼底至多不勝唏噓、遺憾感慨、有些難過,對受害者的家人和父母而言呢?一個芳華正盛的生命,擁有無限可能性的人生就這麼斷送了,吊兒郎當酒駕推諉的垃圾卻可以活躍人間荼毒社會。

要是所有的肇事者都能在第一時間立即將受害人送醫,某些傷者或許還有活命機會,部分駕駛卻選擇逃逸,錯失最佳急救時機,在此情況下,即使最初沒有殺人動機,就不算殺人嗎?

 

不可原諒。

姊姊無法原諒這種人竟然可以悠哉悠哉地繼續在世上過日子,

日本的法律對加害人太寬容了。

說什麼人權、教育,要讓罪犯回歸社會,

卻完全不顧被害人的痛苦和悲傷。⋯⋯

 

作者善於埋伏暗示,藉著童言童語「地藏對我笑」已令讀者神經緊繃,旁觀證詞便覺得箇中真相不單純,故事線條明晰,對我個人來說,《人偶死去的夜晚》好似不大需要推理,然而,你不需要過度代入受害人家屬的心情,單是區區數十頁的故事發展,足以令人揪心難忍,衝擊不小。

有人說冤冤相報何時了,若不加倍奉還,又當如何善了?

有人說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受害人死不瞑目都說時機未到?

理智上,我認同法律,情感上,姑且讓我這麼說好了,少時嘎小眯頗好武俠小說,在那個俠道掛率的世界,即使仍有殘酷不公,即使偶有主角淒兮兮落魄無雙,最起碼還有殺人償命這條潛規則,可以暢言血債血償,可以代父尋仇,可以代天行道,講情義,談公道,某些角度看來,遠比現世人生更加懂得情、理、法的次序,奈何現實終歸是現實,俠義徒淪為紙上文藝。

 

***以下小雷,不喜慎入***

作者土屋隆夫的功力不僅止於人道關懷,故事節奏堪稱明快,很快就讀到第九章,剛看到「警部太太」時,除了為中段的輪廓著色補充細部,不才讀者擔心警部退休後的人生會是畫蛇添足嗎?思及《人偶死去的夜晚》是作者逾88歲才決定提筆誌壽之作,不禁揣想除了阿茲海默症的側寫之外,是否有幾分作者周遭的晚年風景。

自紗江的終局當中,隱約領略作者除了藉故事抒懷、詰難,仍存理智與情感的角力,切合不才讀者我的矛盾掙扎,法律不可靠,報復有失厚道,姑且讓你一步給個痛快,再以無常的玩笑將你一軍,各自不得善終也算某種程度的各得其所,省得世人一挑起怨念全都去搞個完美報復還得了。

 

最後很想講件非關故事重點的微小怨念,我一度懷疑肇事者和俊的生父有關聯還在腦子由自行編導呢,小說開頭稍微提到俊的媽媽美登的短暫人生,挺讓我好奇俊的生父究竟是誰,那句「無論他在哪裡,都會關心我和俊」算什麼?孩子都死了這位爸爸還悶不吭聲算啥啊?!(踹共)

 

 

書名:人偶死去的夜晚

作者:土屋隆夫

譯者:王蘊潔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5713

ISBN9789573331681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