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389798_1462982280508152_3010189556671578112_n  

 

離鄉背井,是成長的標準配備;女扮男裝,是女強文的吸睛選配。少女瓦西婭看得見神魔鬼怪妖精仙女,可與精靈對話聊天,沒事便拍打餵食居家守護神多莫佛伊,甚至可以對亦正亦邪、是死神也是霜魔的莫羅茲科任性到天邊,還拗到一匹神奇傲驕小公馬不用錢,卻看不懂世俗價值觀對女人一生的狹隘規劃:要嘛嫁人,要嘛修道院清修,否則只能當成女巫死一死,沒有以上皆非。

 

瓦:我想要自由,但也想要有歸屬和使命。

 

瓦西婭與萬物神靈溝通無障礙的行徑,自然不見容於當世,生生被當成與噩運共舞的邪惡女巫,在父親意外死亡之後,她遠離家鄉的冰雪森林,單騎走天涯,向莫斯科進發!而鄉巴佬瓦妹妹生平造訪的第一座小鎮就被她當成莫斯科,就連沒見過世面的小公馬聽了都快腿打滑。Orz

彼時的荒漠大地,一座座村莊慘遭焚毀劫戮,是人皆忍無可忍(是我就想逃),儘管瓦西婭武藝尚待提升,騎術八成靠小公馬,飢寒交迫已是不得閒,還有工夫英雌救美,輾轉與久違的哥哥沙夏並肩作戰,順道拐帶莫斯科大公的鐵血兄弟情。她那可憐悲催的兄姊還來不及訴說別後心情,先受瓦西婭害死父親的傳言重挫,又提心吊膽看著妹妹繼續冒著欺君大罪偽裝男孩,恨不能將她塞回早死早超生的媽媽肚子裡,而瓦西婭仍自負地認為可以趕在代誌大條前逃出生天。

 

莫:妳只要選擇其中一條路,心裡就會掛記著另一條,那個妳沒選擇的生命。 

 

girl-in-tower  

 

我很喜歡《熊與夜鶯》中醜不拉嘰的女童長成怪奇少女瓦西婭,那股喜歡到了續集《少女與魔馬》開始摻進幾絲意見。她的勇往直前夾雜“我不聽不聽就是不聽”的頑固,讓我不時為她的兄姊、莫羅茲科和神馬索拉維默哀。再以她的女扮男裝為例,連那頭海藻亂髮都不肯剪,就算敵人強大老早識破,在其他人提醒她剪髮的時候,卻一再認為只要有兜帽就能糊弄觀眾眼瞎,這種不專業態度和影劇作品中讓人一眼看穿的男裝女角很有得拚。

可話說回來,也是這倒楣孩子活在古俄時代,就像古代中國要求女人相夫教子三從四德不得參與科舉武舉要是不小心中了狀元哪怕妳驚才絕豔也可能因為欺君誅九族不足惜那樣,若讓瓦西婭穿越到現代,就算妳長髮委地,只管驕傲恣意只管帥氣破表又礙著誰?!

《少女與魔馬》走出故鄉,從村落存亡指向邦國興亡的格局,及至天主教信仰高漲的莫斯科,家養小精靈和霜魔的奇幻異能削弱,惡勢力照樣囂張好不公平,所幸,主角武力值逐步提昇到足以殺人放火(?)的層級,霜魔更其人性增添虐戀籌碼,《熊與夜鶯》中曇花一現的親情再現,下一代小巫血脈可期,而我最期待的依然是瓦西婭持續破除俗世框架,進一步覺醒,夥同無敵小公馬自在逍遙,馳騁出女性的崢嶸天地。但我猶原想問問沙夏對大公是真愛嗎?XD

 

 

 

書名:少女與魔馬 The Girl in the Tower (Winternight Trilogy #2)

作者:凱薩琳‧艾登 Katherine Arden

譯者:穆卓芸

出版社:時報出版

出版日期:2019/7/26

ISBN9789571378923

 

 

試讀。《熊與夜鶯》。勇氣的陣痛,精靈的日常。The Bear and The Nightingale (Winternight Trilogy #1)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