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值得走的路,沒一條是好走的。」

對約定俗成無聊到掉渣的刻版女性特質沒有多大好感的人有福了~

《破碎之海2》的主角棘兒比我想像中更沒有女性特質,

女生除了大姨媽老愛報到超討厭又怎的?

她偏要在男性主流世道裡殺出重圍、劈出血路、一劍入魂!

 

《破碎之海》第一集的主角雅威出身於王室,只因一手萎縮便被小覷為半個男人不是全人,即使因緣際會登上王座,照樣被看輕為半王,滾下王座不意外,歷經可歌可泣的航行與冒險,雅威終於重返蓋特國,說好的王位呢?不好意思,雅威很識時務地讓「賢」←這麼說不至於太「鹹」吧?雅威最終成為司祭,相當於祭司兼宰輔,也算皆大歡喜。

 

和平鴿可沒那麼好當,蓋特國狠狠地得罪至尊王,趕在亡國滅種之前,雅威司父必需鼓動如簧之舌,拐幾個國家來手牽手一起當盟友對抗老大哥,說來很簡單,執行很爆肝,想要橫跨半個世界交朋友為什麼就這麼難?!

 

「一個國家與半個世界為敵,

其存亡繫於一艘航越半個世界的船,

一船去返之間,成就傳奇。」

 

《破碎之海II》的主角換人當,棘兒有個英雄命短的老爸,她不愛娘娘腔紅妝,矢志成為父親的追隨者,在受訓為戰士的過程中飽受不平等待遇,一次過失殺人害她被打入死牢,才智權略一流心機不知幾流的雅威司父卻介入此案,提領棘兒登上南風號當漿手,感恩莫名的棘兒只差沒跪下來叩謝,直到開航見識漿手的一天有多麼悲慘兮兮,別的漿手下了工休息吃飽飽時,棘兒還得接受古里古怪臭老太婆史基芙看似毫無章法的重訓,棘兒這才開始後悔,這司祭實在太機車司機,這不是人幹的活兒,還不如讓我死了吧~

 

最可惡的是昔日見死不救的同袍不去戰死沙場,也跟來南風號排排坐當漿手是為啥啊!她沒舉漿打飛布蘭德的豬頭已夠慈悲,還得忍受這傢伙坐在隔壁抵死纏鬥,可見船長就是見不得別人好。巴特,神經很大條的棘兒哪裡曉得布蘭德太善良、太憨厚、太乖巧,時時不忘作古多時的娘親教誨,要做好人好事代表,To be a better man (用唱的沒錯),這麼陽光正向的耿直好漢子,如何苟同鋼鐵是一切、闇黑無絕期、良心扔狗啃的世界?怎麼有辦法在大航海的風雲詭譎中安身立命?

 

「棘兒照舊眉一橫眼一冷,可惜橫眉冷眼是很脆弱的。」

上回自行將《破碎之海I》改成中年級版說給孩子聽已成功推坑,這回只要依樣刪節太成人的橋段,又是一段精彩絕倫的成長故事,不同的是以棘兒的成長取代雅威,還附贈濫好人布蘭德的良心一枚。我常自少年喪父的主角身上找投射,彼時的憤世嫉俗,彼時的中二病,無論如何都會過去,不敢說已成功脫離幼稚鬼,但只要是人就有轉大人的契機。特別是讀到棘兒和母親的磨合,以及跟著琳恩「訪貧」正視事實的章節之於我格外有感。「她總認為,兒時成長過程相當艱困。這會兒她才明白,在她住著好房子,因為母親不喚她棘兒而鬧彆扭的時候,有群孩子正穿梭糞堆撿骨頭啃。」

 

我那不太懂得算計的疲弱腦,讀雅威的外睿智裡權謀時頗為享受,可我一開始沒想到在棘兒鮮明奪目的個性下,看似溫吞的布蘭德能成為我的閱讀焦點之一,他大概是破碎之海系列中難得的白道主咖,呃,喜歡布蘭德的人不就成了太白粉?有一種勇氣不是逞勇鬥狠,不是殺伐不眨眼,而是許多人有心明快卻遲疑的道德勇氣,布蘭德或許猶豫,有些時候很難判斷好壞對錯,起碼在思索過後,他仍堅持「站在光明之中」,任憑其他主角縱橫天下、操玩權術,都未必能為所當為。

 

從第一集的王子復仇記,到第二集的亡命霹靂煞,波瀾壯闊的《破碎之海》幾無冷場,我不敢說絕無,比方我看到某位女司母出現就有點加冷筍。有別於是非分明的扁平之作,《破碎之海》不乏亦正亦邪的角色,沒有那種不是英雄、就是狗熊的呆板二分法,刀光劍影笑嘲間充滿人性的灰階及曲線,有骨有肉地拿捏讀者情緒,洶湧浪裡來,覺醒波濤去,在破碎之海海人生中載浮載沉的好似誰漫不在意的嘶聲。

「有擔子得扛的時候… …

「最好別哭,扛就是了。」

 

 

 

書名:破碎之海II:劍魂的試煉

作者:喬.艾伯康比 Joe Abercrombie

譯者:謝孟宗

出版社:博識出版 

出版日期:201651

ISBN9789866104817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