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看見幸福》立體書封   

 

除非你很冷靜超然,否則不建議在公共場所閱讀《我們可以看見幸福》,萬一你像我一樣傻不愣登隨意找家店慷慨赴義,妄想淡定無比的看見幸福,卻管不住鼻涕眼淚自由奔流,那麼,歡迎加入豪邁代謝的腦粉行列。

 

這本書共分為三個部分,我想是虐心、碎心、洗心的真心凝視。

第一最好要相見,如此便可大依戀,請給故事至少10頁機會;

第二最好避免邊喝湯邊哽咽,小心嗆進鼻腔比涕淚放肆更可笑;

第三部分請相信作者必當釋出善意,提供心悅誠服的收束,雖然如此,容我套用喬瑟芬的話:哭成尼加拉瓜瀑布的嘎眯,again,真可怕。

 

安瑞不曾參與父母相愛的階段,只見識他們貌合神離的矛盾,好在有天使般的雙胞胎妹妹維繫家庭的危脆平衡。其中一個妹妹在七歲那年猝死,戳破幸福的假相,活下來的妹妹安娜自此失語,媽媽決然離家,爸爸雙手一攤,再娶是父親唯一的努力嘗試,此外他無能為力。安瑞從小渴愛,不確定是否被愛,成年後依然記得那年他問媽媽愛不愛自己,當時媽媽的回答,徒流於另一則冷暴力的傳說。

 

長大,就是明瞭我們並沒有那麼被愛。」漂亮的相片好似封存喜悅的時空膠囊,望著定格的畫面,只看得到那一瞬間的光華,畫面背後的心事無從現形,我們可以看見幸福,我們可以相信剎那即永恆的欺哄。讀者隨著書中人物歪歪斜斜的長大,你不必對號入座,你內心的成長痛和缺角兀自與之呼應,直到他和娜塔莉相戀結婚,擁有一雙子女,幸福一度歡喜靠近,旋即翻臉無情。

 

 

受愛澆灌的幼苗,也有茁壯,也有媽寶。

暴風雨肆虐的植株,有的飽受摧殘,其中不乏堅忍。

天底下不是的父母很多,不是父母的小孩或許長歪,歪斜的格調姿態各自不同,最起碼安娜和喬瑟芬歪得可愛。

我常在事後反省稍早的不當言行和應對方式,只可惜下回再遇到類似的事還是沒啥長進。即使以我這麼具備成長空間的家長眼光看來,都很難不討厭書中幾位欠教育的父母,包括安瑞某個絕望之舉。可是,你會抗議,你說性格決定命運,即使周遭再多自私自利的地球人,即使人生有諸多缺漏與不美麗的聚散,人有選擇權,可以選擇另個方式,可以不這麼做、不那麼做,如此便不會與幸福漸行漸遠?

 

我討厭自己時不時的衝撞、憤怒和失控,痛恨悲傷藉由憤怒作為出口,以安瑞為鏡卻覺得我好歹有個出口也不壞。安瑞自覺懦弱,安瑞心苦,安瑞不說,咀嚼安瑞的苦澀和抑鬱,寧可他盡情發飆,如此一來,不懂得欣賞「平靜」的身邊人或許多點激賞,痛苦也不至於破表成爆衝的獸。

或許渴愛的人們忘了愛自己,抑或活在害怕與不自信之中忽視自己的好。為什麼非得從外界或者他人的眼光去解讀去界定自己的價值?

 

光看我在情緒起伏後任性而為的讀後感,你會以為這不過是另一起所在多有的悲慘事件簿,人間磨難早已教會你波瀾不興的絕技,你或許因此低估這部直指心坎的作品,故此建議直接看書為妙。不哭的時候,你說你討厭流淚;哭過了之後,你發現痛哭何嘗不是宣洩的快慰。我不認為它有某雜誌提示的黑暗悲慘,畢竟黑暗悲慘四字忽略這故事中挾帶溫柔的慈悲。它不是那麼難以承受,只是受痛苦浸染,將無數片段投影至你我各自的殘缺、自傷、不忍回視,同時出乎意料的在感知痛楚之後,打消積鬱的壘塊。

 

 

 

書名:我們可以看見幸福 On ne voyait que le bonheur

作者:葛雷果.德拉谷 (Grégoire Delacourt)

譯者:賈翊君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61017

ISBN9789573332671

 

 

預告片連結: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_AC6eaTCbs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