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  

 

哥已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有哥的傳說。 (請自動想像衣袂飄飄,英雄一去兮不復返畫面)

 

周翡這孩子逢書睡死,練武勁活,從小生長在四十八寨的嚴苛錘鍊裡,翡也不改其習武狂熱。她的父親溫文儒雅病趴趴,母親則是山寨大當家鐵錚錚,表哥對周翡的瑜亮情結板上釘釘,表妹對她的崇拜簡直眼冒星星。周翡也曾想像寨外風光無限好,卻沒想到離寨的時機那麼早,更料不到她成長的匪寨算不得匪,所謂江湖道義不那麼通義氣,原本像是天邊浮雲的前輩傳奇化為烏雲罩頂,周翡再無法置身傳奇之外喝涼水。

 

她就是個會移動的膽囊,行走江湖沒有怕不怕,只有殺與不殺。「雙刀分南北,一劍定山川, 關西枯榮手,蓬萊有散仙。」她是傳奇人物的子弟,正在締造傳說中的傳說,那啥啥朝廷鷹犬走狗想要橫行霸道之前,先問問她的「破雪刀」怎麼說!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一個嘴炮少年謝允的信息讓她爹娘川劇變臉,一個離家出走的傲驕哥陷她於活人死人山,更別提哪來瘋婆子隨便指劃就讓她動彈不得連張嘴飆罵都無力來著?

 

謝允輕功了得,嘴功更是使得,自號『想得開居士』,好似天底下沒什麼想不開的鳥事,他的確心很寬,同時管得很廣,甫登場就拆散人家家庭,再見周翡只能啣環以報,勸她好膽快落跑,可惜小女孩不懂哥的明示暗示,「刀法好,找死的功力尤為精深」。他無法見死不救,也沒辦法想像她真的死了怎的,可她活著活似更讓人氣噎,直教謝允感慨「真是世間多遺恨──海棠無香、薔薇多刺、美人是個大土匪!這姑娘要是個啞巴該有多好!」且容看倌我實話說吧,暗禱謝允是啞巴的人肯定更多。後來,還真有那麼一天,「身世」跳出來刷新它的存在感,生生逼得謝允無話可說。

 

Priest 在晉江的專欄堪稱神級傳說再一則,光看她的作品列表加註多少圖書、遊戲、影視簽約的符標便撓人心癢。

(詳參:http://www.jjwxc.net/oneauthor.php?authorid=145956

我曾看網友熱血推薦 Priest 的《大哥》、《殺破狼》等作,想要抽空拜讀的念頭不時閃過、飛遁,列在待讀書單上,希望有生之年能一探究竟,奈何生也有涯,待讀書單族繁不及備載。前不久發現奇幻基地的試讀活動《有匪1少年遊》正是   P大作品,匪類嘎眯遂恬不知恥的衝去報名,就怕錯過這回又拖到下個輪迴,果然善有善報,願有書報,不是不報,匪機未到。

  

↓這回的試讀本簡直像正式出版品一樣美,有沒有?

26195630_1782277115118413_25119593795828832_n   

 

近來天氣清冷,尤其好睡,展讀《有匪》之初,儘管四十八寨跑來一個信差謝允,間接拐跑人家老公、毀人姻緣,這算拆十座廟不只?我只覺得像是茶壺裡的風暴,不易打退嗜睡嘎眯源源不絕的冬眠癮,直到周翡這姑娘終於「出師」,接著,她娘的(怎麼好像在罵人)一句話戳醒我:「山外又有高山,永遠沒有人敢自稱天下第一。但是妳要知道,每一座高山都是爹娘生、肉骨做,都牙牙學語過,每個人的起點都是從怎麼站起來走路開始,誰也不比妳多什麼。沙礫的如今,就是高山的過去,妳的如今,就是我們的過去。」這話換別人說還不打緊,從對女兒有情還似無情的李大當家嘴裡吐出來格外激勵。於是我感動之餘,直起腰,不再倒向被窩,心裡明白這江湖風雲再起,要變天了,但我仍想對李瑾容大大說:「沙礫也可能是高山上的岩石幾經風化形成,您看要不要改說『高山的如今,就是沙礫的過去』?」話聲未落,只見李大當家腕起掌落,浮世再無嘎眯,徒留虛擬空間文字殘骸。

 

周翡默不作聲地在旁邊聽著,只覺得這些人和這些事亂得很,每個人似乎都有一套道理,有道理卻沒規矩,道義更是無從談起。」《有匪》裡的民不民,匪不匪,官不官,大神不大神的或凋零、或瘋癲、或神隱、或自廢武功,周翡初初蹚入江湖,不知深淺,僅識得兩三個前輩大名,對改朝換代和南北分據所知無多,渾身是膽只怕沒得練膽,碰上謝允這個麻煩磁石堪稱相得益彰。作者行文風趣,也有爽氣,也有詼諧,讀時行雲流水,毫無滯礙。在武俠小說必備的精益求精、江湖走跳、異變迭起之間,我不擔心既定的主角死絕,不懷疑周翡前路必得崎嶇,有謝允的允聞允嫵允萌允噴茶,江湖再多變都能笑看,可我還沒看到主角未來如何翻雲覆雨,關乎前輩側寫的部分先讓我淡定的顏面龜裂。

 

在周小翡的世界裡,原本只記得包括外公李徵在內的少數幾位英雄豪傑,什麼北斗星宿、南朱雀、左青龍這類妖魔外道,很少在她的記憶體留下痕跡。卻有一日,她這顆小彗星不經意擦撞大行星,迸射刀光劍影,武力值引爆亢進血脈,更難招架這人間行走的情感記憶體超載,於是,招式之外,有了牽絆。P大在幾個翻頁間將配角寫得飽滿,例如枯榮手之榮枯,「她好像忽然回到了很多年前,那時她既不瘋又不傻,未曾全心全意地心繫一人,正張狂得不可一世,認為『天地山澤風雷水火』八位大神都姓段,她排第九。」哪怕世間有悲歡,段九娘只道姊就是狂,讀者輕易喜歡上瘋女人,又輕易被踹進揪心江湖海,害我閱讀當下忍不住上   FB 發表早午餐宣洩怨念,縱使他日的江湖沒有姊,莫令枯榮手成了絕響,555555… …

 

傷筋動骨一百天有解,傷心動情呢?快給我第2集才有救啊。。。 >”<

 

回想少時讀武俠,如何無視模擬考在即,如何廢寢忘食卻持續養膘,究竟有什麼值得吸引我一再撂開名次起落不管,執意跟著書中人走馬江湖?

精張刺激嗎? 再怎麼情節緊湊,未必敵得過不到兩小時的動作片。

俠義精神嗎? 勉強排第三名吧,看多了便曉得俠義千斤,不敵黃金二兩。

至情至性嗎? 給個榜眼好了,畢竟年幼無知那些年,老被主角配角們玩弄感情。

最能牽動我的不是任俠或膽識,而是在某些主角身上,看到破除框架的可能,即使黯然銷魂,總得還自己一身恣意瀟灑。

而《有匪》之中,除了吊著幾個問號在前頭引誘讀者跟進,有殺伐,有懸念,有落拓,即使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意念大可以自在自主。這就不得不說說謝允了,第一集書末顯見他頭頂被叩上多大一頂帽子,但是,我相信他自有千里快哉風,宏圖霸業於他何有哉。人們的眼球常受自己做不到的人事物勾引,循規蹈矩認真自強(?)的嘎眯容易被瀟灑不覊的江湖兒女拖走,如此而已。

妳看,活著,會喘氣,沒缺胳膊沒短腿,有吃有喝能坐著,天下無不可去之處,是不是很好?

 

 

 

書名:有匪1少年遊

作者:Priest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8 (近期出版,敬請期待)

ISBN9789869590204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