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猿殺手    

 

身為東方人,即使不知道「四不猴」(),也聽過三猿吧?日本東照宮的智慧三猿(),一直是觀光客大拍特拍的重點之一,細心的人會發現不只日本,在亞洲許多國家都能找到三不或四不猴的蹤影。我個人最常看到作成桌上擺飾的四不猴,完整體現《論語》中孔聖人的交待:「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言,非禮勿動。」

 

我猜三不猴之所以三缺一,或許因為「非禮勿動」較難具像化,不似其他猴兄弟易於擺弄,部分雕塑師乾脆耍懶略過不動猴,專攻三猴,而那些圓滿搞定四不猴的匠師則多半將不動猴作成垂手姿。呃,我又離題了,若依照四猿殺手的家規處置,我早就犯了「非禮勿言」大戒,該死八百遍。 @@

 

page0  

 

人在做,四猿煞在看,貪贓枉法的家長小心了!

四猿煞是個講究規範(?)的連續殺人狂,首先,他綁架女孩後不急著出手,堅持作一休二的頻率,先寄只耳朵給被害者家人,隔兩天剜眼球奉上,再隔兩天割舌頭伺候。(女孩表示:你還不如一槍斃了我!)再者,他一定使用小白盒黑絲帶當包裹,只差沒去註冊商標。收到第三個包裹之後,過兩天會發現被害人遺體和一張寫著「非禮勿動」的紙條,宣示凶手的品德堅持。隨後幾天走著瞧,保證爆出被害者家長重大違法情事。看到這裡,先別噴灑正能量將四猿煞粉飾為非法正義,非禮勿動否則殺無赦簡直神邏輯,他說穿了就是個慢慢享受施虐、操玩遊戲、違法報復的變態。五年下來,專案負責人波特警官已經集滿二十一個包裹,卻遲遲無法兌換兇手一枚。

 

你一定想問,冤有頭,債有主,四猿煞為何不乾脆點,直接朝著知法犯法的壞人動刀,幹嘛找上不幸有個壞人爹卻十足無辜的女兒?問得好!但,珍惜生命的我不能再說了,非禮勿言,留給小說自行表述。

 

一個凜冽早晨,在行人被撞飛的車禍現場,死者除了遺留收據雜什若干及日記──我們姑且當成「追憶逝水童年之甜蜜家庭變形記」,最怵目驚心的不是死者流了幾公升血,而是他手上竟拿著第二十二只雖未註冊但滿世界都知道的四猿煞專屬黑帶白盒,難不成,那個令芝加哥群警抱頭燒的連續殺人狂就這麼輕易地命喪車輪?死亡日記中扭曲駭人的情節是往事紀實或虛構?更重要的是最新受害者的耳朵都浮出枱面了,受害人是誰?到底被藏在哪個旮旯角?波特警官來得及在被害人流血、脫水、飢渴… …致死前搜救成功還是只能等著撿屍體?

 

「我是重案組的,數不清多少次向死者的至親通知死訊,已經變得麻木不仁了。二十三年來面對家屬的悲痛欲絕,我已經無感了,只會制式的公事公辦。你相信我把如此難以啟齒的事簡化成兩三套說法,以應付各種不同的情況、不同的家屬嗎?我和納許會拋錢幣來決定由誰開口。如果是我,我會先說明發生了什麼事,再告訴家屬他們的摯愛去了一個更美好的地方,勸他們節哀順變,日子還是要過下去,時間能修復一切傷痛。但現在輪到自己身上,這些話全變得好諷刺,全是廢話。」

↗我喜歡冷硬魂的溫柔傷,但我仍想重重搖醒波特:手機關靜音和簡訊的訊息音根本是兩碼子事,沒有了賈伯斯,iPhone照樣功能健在,麻煩進入設定→聲音→訊息音,再將提示音勾選改成「無」,謝謝!

 

坦白說,四猿煞三字還能讓我聯想電影《霹靂煞》Nikita勾惹興趣,我初看到《四猿殺手》這書名卻完全無感,默默飄離,幸好書介提到的儒家仁禮美德和兇手晃點波特五年,在我心中形成詭異的「美德殺人狂反差萌」畫面(那啥鬼),要不然我可能就錯過這本兼具驚悚強度、機巧智趣且嚼食順溜的作品,往後若再接近老鼠、湖濱、地下室、廢棄大樓、白色小包裹,我會逼自己隱忍三秒再上,別衝動。雖然作者在書末「謝辭」強調他的〝原生家庭和樂融融,甚至連地下室也沒有〞令我莞爾,但我仍然懷疑這麼腦洞大開的作者是怎麼長的?爸爸負責德州電鋸床邊故事?媽媽餵養開膛手傑克繪本?所謂和樂融融或許隱念著敗絮其中?家裡沒有地下室也可能附帶解剖室? XD

 

這個故事的某些細節不難推敲,比方我看到波特撥打海瑟的語音信箱已猜到(消音),而某人出現不久便刺激我的讀者直覺賭他怪怪的,作者不會花費長篇大論去描繪主配角的內心戲造成讀者疲乏,只不過藉著雙線敍事:日記陳述過去式由明燦急轉陰森逐步揭露連環殺手養成記;波特、埃默里和克萊兒等人的視角則帶領讀者衝進緊張刺激的現場直擊。一邊弔人胃口,一邊耍弄被害者、重案組菁英和讀者的好奇心,明快地推升張力。看一本《四猿殺手》,等同被捲入兩場驚懼立體劇院,任憑悚慄啃噬,沒有暫停鍵。就算我預先猜對某些重點也沒輒,該感慨、該坐立不安、該屏息忘了呼吸,我一樣沒躲過,只能掩面嘆息並挪用胡彥斌唱的愛情,我總是猜得到開頭,猜不到結局。結尾夠犀利!送那啥啥的,我懷疑B對波特或許是真愛啊~

 

「人在遇到麻煩和困難時,總是期盼等待別人或者公權力介入,幫助自己渡過難關。在真實人生中,唯一的救世主就是自己。」

 

進入二十一世紀,就算父仇不共戴天,咱們也不可能化身武林高手,有仇報仇。作為奉公守法的俗辣老百姓,理智上想當然爾的站在波特這邊,認為依法行事才是王道,不是每個人都有仇必報,然而,假設我們所愛的人不是自然死亡,而是遇害,B的提問挺有意思,當我們有機會跟兇手關在同一個房間,還能保證無論做什麼都不必承擔責任,免於觸法,免於坐牢,那麼,我們會做什麼?真不想賞他一刀?或至少飽以老拳?

 

我愣怔地竊想幾秒鐘,不過,再怎麼犯蠢都該有自知之明,

別傻了孩子,以咱們軟腳蝦的武力值,沒被大卸八塊就偷笑了。

就讓塵歸塵,土歸土,法歸法,非禮勿動,有為者應如是。

那麼,要是武力值破表且免於制裁呢?呃… …

還是別想了,看過 The Fourth Monkey,快給讀者 The Fifth to Die吧!

 

 

書名:四猿殺手 The Fourth Monkey

作者:J.D.巴克 J.D. BARKER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87

ISBN9789869631839

 

嘎眯不搗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