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筆作家.jpg

 

愛情小說的殿堂裡,只管琴棋書畫詩酒花,誰理柴米油鹽醬醋茶?海蓮娜寫過不少暢銷小說,信筆拈來盡是浪漫動人的篇章,長年為讀者灑糖,矢口不提愛情背後的坑坑巴巴。直到罹癌,她決定把握最後三個月的生命,寫出苦苦隱藏四年的秘密,這將是她最嘔心瀝血的真實吶喊,或許也會是最貓憎狗厭顧人怨的作品,至於揭露真相可能帶來的影響毀譽?甚至可能招來比四年前更多的警方調查?管它呢,反正到時她都死了。

 

無奈的是,她愈病愈重,連吃喝拉撒應付鍵盤都吃力。為了趕在死神收割生命之前完成這部告別之作,她只好找人代筆,思來想去,一般般的幽靈寫手不合意,除了文壇上的死對頭瑪卡,還真是沒有更好的代筆人選了,畢竟,比起所謂的知心知音知己,敵人才是最瞭解自己的人。好吧,決定就是妳了瑪卡小姐!哪曉得她還來不及拿真實人生震懾宿敵,反倒先讓瑪卡本尊嚇到扶下巴。一戰一負不打緊,不能笑到最後也無所謂,只要能完整刻劃她如何同時失去老公、女兒和幸福快樂就好,說得好像她真的有過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呢,呵呵。

 

「那個時候,我只能夢想、渴望、寫著愛。我根本不曉得愛是一頭如此殘暴的獸。」

 

玫瑰啊玫瑰,你的名字為何喚作玫瑰?愛情啊愛情,你的讀音怎麼剛好是礙情?婚姻啊婚姻,你的血脈明明是昏因。連假前,我花不到半天時間便迫切啃完《代筆作家》,氣笑兼鼻酸,消滅無數張衛生紙還來不及為樹木哀悼,又花了幾天時間沉澱擾動浮噪的思緒,至於過敏重挫面紙及連假過於怠惰等次要因子就不需要劃重點了謝謝。

 

言歸正傳,我讀《代筆作家》時的情感起伏一如潮汐起落,就連對書中主要角色的好惡,也被作者任意拿捏著,忽憎忽喜忽憐,隨著海蓮娜吐實栓緊神經,在情節翻轉中顛覆觀感,我的喜怒哀樂被涮了又涮,閱讀中途曾令我批判不已的關於家庭親子的點點滴滴,到了結尾反襯得不再是那麼重要,好詭異。可見,要想淡化自己的行差踏錯,就拿他人更嚴重的錯誤來轉移焦點吧~(大誤兼大霧)

 

一開始,我傾向海蓮娜的代筆作家「瑪卡」觀點,何不珍惜最後這段時日,盡量作些讓自己暢快的事或嘗試新事物?筆耕逾十年,何苦將所剩無幾的光陰浪費在更多文字上?窺見海蓮娜不忍直視的過去,我們逐漸理解她非寫不可的緣由,過去舞文弄墨權充娛樂讀者,倒數計時的文字則是來自靈魂的告解。慣常且痛且樂地書寫的我挺喜歡這句話:「也許把過往寫在紙上,能夠讓回憶離開我的身軀,就跟放血一樣,文字是一千隻水蛭,能夠吸吮我的不潔,稍微療癒我的傷痛。」若不能剜除傷慚痛悔及自我厭惡的膿瘡,才真是不得好死呢!讓我們隨時寫,不斷寫,不要停止自省,至死方休。

 

 

書名:代筆作家 The Ghostwriter

作者:亞麗珊卓.托瑞 Alessandra Torre

譯者:楊沐希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94

ISBN9789573334385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