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之顏  

 

想像愛麗絲掉進免子洞,才剛開始夢遊仙境就失去記憶,故事中沒有紅心皇后,卻有一堆人成天端著副撲克牌臉,他們不想要面癱,他們也想學習更多表情,還將表情一一編號,收錄作為教材。

 

在《玻璃之顏》作者 Frances Hardinge 的設定中,洞窟城是美饌珍饈的天堂,也像是繁複封閉的地下迷宮,鼴鼠還可以自己打打洞,洞窟城的居民連打洞都違法,只有瘋狂製圖師得以研究地理,沒有人可以離開洞窟城,尤其是美食界的工藝大師,必需確保獨門秘技不外傳,無論是主宰記憶的葡萄酒,誘人死忠的香水,迸發幻覺的乳酪… …都只能留在洞窟城,避免地表上的人們偷師和權力轉移。洞窟城民只要驚世絕藝,不需要地上的天光雲影,據說,地面上有太多傳染病,地上的日光會害死人,窩在地下城郭才是王道,地下共榮共和萬歲!

 

「最可怕的一種牢籠,就是不知道自己被關在籠子裡。」

 

要說洞窟城民有什麼技不如人(地表人)的地方,除了身高,大概就是面無表情了,他們空有彈性肌膚,卻像洋娃娃般表情膠著,因此,「臉匠」這種特殊行業應運而生,為大家精心研發更多巧妙適切的臉孔。問題是,沒錢的小老百姓只能學到寥寥可數的幾張臉,想要一臉苦悶或生氣都不被允許,惟獨有錢有勢的權貴階層才有辦法花錢學習更多精妙絕倫的神色,換句話說,面癱不屬於長生不老的都敏俊教授而屬於廣大的勞工階級,能自然地表現「神采飛揚」或「悲劇系列」是多麼有面子的貴人貴事啊~

 

264  

 

頂級乳酪大師葛蘭德曾經學會兩百張臉孔,可見不是什麼泛泛之輩,然而,離群索居多年讓乳酪大師懶得更換表情,慣用四十一號臉孔,直到他撈起一個險些溺斃在凝乳桶裡的小孩,嚇得哇哇叫,不,哇哇叫的不是小屁孩,而是向來面不改色的乳酪大師。他收留不知打哪來的小女孩妮弗洛,要求她戴上面具,不准離開地道,更不准她沒遮臉就現身見人,因此,妮弗洛認為自己要嘛奇醜無比,要嘛遭到毀容,七年的地底生活,從她五歲到昏頭的十二歲,只見過亦父亦師的乳酪大師,和送貨的男孩歐斯懷,地宮寂寥深深,她對外頭好奇的不得了。

 

直到美麗優雅的臉匠愛波夫人造訪,還留給她心弦為之一蕩的震撼表情,她多麼想要再見夫人一面,她多麼渴盼脫離單調的日常,從未見過世面的妮弗洛,輾轉離開賴以為生的乳酪天地,以天真莽撞的姿態「出社會」,洞窟城的其他人卻被妮弗洛那張臉嚇到不行,怎麼會有人不斷變臉?怎麼可以讓好奇、驚異、快樂、憤怒、困惑… …等表情無縫接軌?這麼頻繁的變幻表情,讓人完全看透她的心思,簡直是張玻璃臉。原來,她不醜,她只是表情太透明。她的表情自然,看在那擁有百號表情的貴人們眼裡好不自然。

 

12666103  

 

靠著這張切換自然、讓心緒一覽無遺的臉孔,妮弗洛被捲入宮廷的風雲詭譎,還來不及釐清身世真相,政治角力、陰謀狡詐、死亡疑雲率先找上她,她在意外迭起中跌跌撞撞,直率天真,不時犯傻,直到她見識洞窟城華麗麗的虛偽表相下如何運作,朱門酒肉臭,最底層的貧民不停勞動,苦力們只有卑微的個位數臉孔,連悲痛憤怒的表情都無從表露,痛心的妮弗洛無法掩飾表情心情,有人卻堅持她得回歸純真無擾的澄澈神態,大不了給一杯忘情酒。拼湊記憶碎片的妮弗洛,在亦敵亦友的迷霧中,試圖分辨成人假面的虛實,成長就從質疑開始。

 

「她怎麼笨得以為這些人不會悲痛、受凍、疲累或是生氣呢?他們不過是沒有表達這些情緒的臉孔而已。」

 

「我知道為什麼沒人教他們更多臉孔,這樣大家就可以假裝苦力不是真正的人。是不是這樣?」

 

洞窟城的權貴菁英可以活很久,總管大人已經活到了無生氣、靈魂灰撲撲的荒蕪年歲,為了提防暗殺,他甚至不敢睡,身心逐漸分化為左右兩邊輪番上場。統治階層尸位素餐,以忠誠為名,以權力為餌,操玩權力和欲望的遊戲,即使貌似年輕真誠,難掩內在的空洞腐朽。長命百歲讓這些豪門貴冑看什麼都成灰,世界無奇不有變成何奇之有,而妮弗洛卻不同,她的人生才要開始,世界清透鮮亮,友誼、信念、希望誠摯自然,她無法接受不公不義在洞窟城蜿蜒流竄,要是有人沒學到憤怒臉,乾脆教他們傳播革命相,不容真理盡成灰。

 

91nRxjIG4xL  

 

這故事有兩段最刺激我的腎上腺素,不是追趕躲逃爬,也不是怪盜或下水道,而是盲蛇的進擊,及結尾關乎真相的女人素描,比苦力受奴役更令我髮指。怎麼可以這麼壞?偏偏有些操控權力遊戲的人就是這麼卑劣惡質。在乳酪大師那種家長式的過度保護下,妮弗洛曾經好傻好天真,以至於當我看到歐斯懷諷刺她「哇,妳真不愧是千面女郎啊」、「你這麼胡鬧會讓我們兩個一起送命」時,忍不住附議,沒錯,這輕信輕狂又腦細胞輕淺的小笨孩早該有人給她打打臉了!不過,也只有這麼不知死活大無畏的妮弗洛,才會不計後果的橫衝直撞,而新世界總需要初生之犢的衝撞。話說回來,結局會不會太正向光明?我大概像是活太久的總管大人,愈來愈容易看衰大局。

 

我在一開始將妮弗洛看作愛麗絲跌進兔子洞,然而,她墮入洞窟城的源由非但不輕快,還令人憤慨難過。無論是刻劃城民生態或妮弗洛的歷險,《玻璃之顏》都比愛麗絲的異境奇遇來得深沉冷厲。藉小女孩妮弗洛透明的表情、童真的眼,洞悉謊言面具下的真情假意,映照人性、政治、階級、情感的層次和形狀,這不是童話,而是兼具成長覺醒和反烏托邦的奇幻故事。雖不確定自己怎麼來到洞窟城,雖然早已習慣捕蟲燈的昏昧,妮弗洛猶原記得地面上的陽光熾豔,星子璀璨,溪水潺潺,空氣會流動,幕天席地不需要算計。有種風向,叫作自由;有股勇氣,叫囂著要爭口氣。

 

 

 

書名:玻璃之顏 A Face Like Glass

作者:法蘭西絲哈汀吉 Frances Hardinge

譯者:趙永芬

出版社:青林

出版日期:20187

ISBN9789862744055

 

【延伸閱讀】試讀《謊言樹》,謊言蔓生,性平何處扎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嘎 眯

  • 【新書簡介】
    《玻璃之顏》是富有奇幻色彩、對時間刻畫細膩的故事。
    -------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

    法蘭西絲˙哈汀吉用靈巧的引導編織出結構完整的世界。
    -------衛報(theguardian)

    法蘭西絲˙哈汀吉引人入勝的特質及精緻的文字使讀者們著迷,她也巧妙運用特殊設定及奇異角色不斷提出對於現實、狡詐以及試圖隱藏事物的疑問。
    -------出版者周刊(publishersweekly)

     柯斯達文學獎(Costa Book of the Year)年度圖書獎得主作品
     入圍2013年The Kitschies獎最佳小說
     入圍2013年卡內基獎 (The Cilip Carnegie Medal)
     亞馬遜網站4.5顆星推薦

    妮弗洛五歲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乳酪大師葛蘭德的地道,葛蘭德收養了她,也訓練她製作乳酪。他們身處的洞窟國,是個封閉的地下迷宮,因此妮弗洛對外面的世界充滿了好奇。葛蘭德不准妮弗洛外出,更規定有客人來的時候要戴上面具,妮弗洛認為自己一定其醜無比,才需要戴上面具。然而,她的臉卻是洞窟國獨一無二,可以自然的變換表情,藏不住內心情緒的一張臉。也因為這樣,在洞窟國掀起了騷動,而妮弗洛對於自己身世的好奇心,也將引領她展開一場充滿危險又未知的冒險……

    【作者介紹】
    法蘭西絲˙哈汀吉Frances Hardinge
    生長在英國一個小村莊,她在牛津大學學英文,熱愛這個城市的古典美,在牛津居住了好幾年。
    畢業後於軟體公司工作,幾年後,一位朋友要法蘭西絲˙哈汀將她的第一本兒童小說《暗夜飛行》中的幾個篇章寄給出版社。
    這本書出版後贏得了英國布蘭福博斯獎小說首獎。

    【譯者導讀】文/趙永芬
    五百年來,總管大人統治的洞窟城是個封閉的地下迷宮,繁複的地道千回百轉,無人能進,無人能出。想必你會覺得不可思議,有誰願意一輩子活在烏漆抹黑、低矮狹窄的地下牢籠裡?然而這座城市卻是「掌握神祕魔法的化外之地」,有製作得出真正珍饈美饌的工藝大師。「地面上雖也有人做得出風味獨具的佳餚,但唯獨洞窟城擁有出神入化的大師,能製造出重寫記憶之書的絕妙醇酒,引發幻覺的乳酪,強化感官知覺的香料,奴隸人心的香水,和讓老化慢如爬行的香膏。」為了一滴香水,一瓶遺忘酒,一撮香料,地上世界的人甘願付出「國王的贖金」。
    洞窟城還有一種地上沒有的行業,就是「臉匠」。這裡的嬰兒生來一張石頭臉,不笑不鬧,不會模仿別人的表情,只能痛苦而緩慢的一次學一種表情,好像學外語似的,而且價格昂貴。臉孔多寡成為社會階級的表徵,有權有錢的宮廷人士有五百張,沒錢的苦力大眾只有五張;一、禮貌而冷靜如石頭,二、恭敬而專注,三、敏銳的警覺,四、悔悟與恐懼,五、感激主人的微笑。但臉孔跟心中的感受是兩回事,臉孔是用來掩飾真實感受的人肉面具,因為「在洞窟城,說謊是項藝術,人人都是藝術家,連小孩都是。」臉匠研發與設計適合不同情境與場合的臉孔,教人學習不同的臉孔,出產品目錄,為每種不同表情的臉孔編號,取時髦響亮的名字,如「二十九號-面對獵犬時不了解狀況的小鹿」或「六十四號-驟雨中發抖的紫羅蘭」。若有臉匠設計出引領風潮的臉孔,更是炙手可熱,名利雙收,像是愛波夫人。
    一天,一個五歲小女孩不知怎麼進了乳酪大師葛蘭德的地道,差點淹死在一大桶凝乳裡。葛蘭德撈她起來,抹淨她的小臉一看,被嚇得倒退好幾步。那張臉究竟哪裡不對勁?小女孩不記得父母是誰,不記得自己姓名,不知道自己來自哪裡。他決定收小女孩為徒,給她取名為妮弗洛,但不准她踏出地道一步,且規定她見訪客時必須戴上面具,也不說明原因,小女孩以為自己肯定長得既醜又怪,面目猙獰。
    七年來,妮弗洛跟著葛蘭德學習製作乳酪,除了伺候壞脾氣的乳酪之外,常常寂寞得發狂,好在跑腿少年歐斯懷常來送貨取貨,她從他那兒得知洞窟城各種大小消息,對總管大人的宮廷與乳酪地道以外的世界心懷憧憬。哪裡想得到最有名氣的臉匠愛波夫人竟來到乳酪地道拜訪葛蘭德,妮弗洛送客時,見到夫人臉上閃過一個撼動她靈魂的表情,讓她好想痛哭一場。雖不曉得那張臉為何那麼熟悉,她深信她們之間有某種連結,總盼望著能夠再見一面。
    終於,一隻脫逃的兔子指引她一條出路,妮弗洛來到乳酪地道以外的世界,她那駭人的臉孔被發現了,從此開始一段步步驚險、瞬息萬變的成長歷程。她被五花大綁、進監牢、屢次遭到暗殺、獲救、成為棋子、一再被出賣,甚且贏得總管大人的歡心,爬上主人葛蘭德說的那張「龐大的蜘蛛網,上面布滿翅膀鮮豔、閃閃發亮的昆蟲,它們個個都有獨門毒液,為了活著,為了獵殺,它們相互糾纏,奮力掙扎。」妮弗洛不想獵殺,她想查明自己的身世,她想填補腦中記憶的黑洞,她想了解洞窟城如何運轉。等她終於查明一切,她不僅為自己而怒,也為千辛萬苦轉動這個城市的苦力階層義憤填膺,因為他們沒有表達悲傷與不滿的臉孔,只能順從地任人使喚與宰割。於是她教他們憤怒的臉孔,「革命的臉孔」。在怪盜、好友蘇艾兒和歐斯懷的協助之下,她帶著他們一起「上去,上去,上去」,爬出不公不義的洞窟城,自由自在活在陽光下。
    這是一個純真、忠誠和良知擊敗欺騙與陰謀詭計的故事,也是一個充滿政治意味的故事。作者法蘭西絲‧哈汀吉創造了一個錯綜複雜而可信的世界,總管大人與精英雖享有令人豔羨的長壽、健康與靈敏的感官知覺,但也時時憂心遭到篡奪和暗殺,活著只是無止盡的猜忌、殘酷、無感與索然無味,如果「長生不老」就是如此,死亡似乎才是解脫。法蘭西絲藉由妮弗洛那張不會撒謊、玻璃似的臉孔,讓活了幾世紀的總管大人,和受盡虐待的苦力階級,看見了自己真實的處境。恰似妮弗洛說的,「最可怕的一種牢籠,就是不知道自己關在籠子裡。」最可怕的一種生命,就是只有軀殼與心跳的生命吧。
  • YSL
  • "純真、忠誠和良知擊敗欺騙與陰謀詭計的故事"
    聽起還好正向,好激勵人心啊
    無奈真實世界中,社會底層要逆襲
    像是越來越難...

  • 連多年亂相的現行教育制度都無法逆襲了說 



    嘎 眯 於 2018/07/10 17:02 回覆

  • ㄚ芬
  • 這本很有創意

    不過我想女主角越來越事故
    或以後遭遇多一點挫折後
    應該也不會那麼容易把情緒顯現在臉上了吧

    不過我還沒讀完
    最近有點犯懶
    所以這本書壓到現在我才開始看

  • 或許等她轉大人
    就會隨著時光面癱 


    嘎 眯 於 2018/07/10 17:04 回覆

  • 小司麥@u@"
  • 生活在這世界
    總有一些挫折在其中
    很容易把自己關在籠子

  • 即使沒有外來的囚籠,人們也可能自行打造



    嘎 眯 於 2018/07/10 17: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