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40980856b    

 

生物界的雌性,往往比雄性強悍。例如女王蜂稱霸,小弟們只能乖乖從事勞動服務;再比方雄獅懶洋洋耍廢,母獅外出狩獵超殺。偏偏人類中的女性相對弱勢,受限於先天體型及體能,無論暴力或性暴力,常敵不過男性威壓,單靠少數女強異數是扳不回大女人場子的。

 

看到《雌性物種》書介上「強暴文化」四字,我很想問強暴有什麼他爹的屁文化!法律只能約束咱們這種無權無勢、零武力值、不敢惹是生非的小老百姓,我們知法守法,我們不無憤懣,我們漸感漠然,我們只能空洞無力的在心裡吶喊:要是不能讓強暴犯都去死一死,至少全閹了也好啊。

 

如果有報復的能耐,幾人會選擇忍他由他耐他讓他不要理他?假設我們智勇雙全宇宙世界無敵,或身懷九陽神功,或光劍在手,當我們面對所愛的人遭到迫害時,有沒有可能瞬間歪到非法正義的暴力歧途上?

 

「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一塊不屬於你,

越早認知到這一點,人生就會過得越輕鬆。」

嗯哼,不一定越輕鬆哦!(搖食指)

 

亞莉的姊姊安娜慘遭強暴,小鎮居民都知道凶手是誰,卻因罪證不足,凶手獲釋後,照樣橫著走。從小便無法按捺內在狂暴衝動的亞莉忍無可忍,她有計劃地作掉強暴姊姊的凶手,既然凶手可以因為缺乏罪證逍遙法外,聰明冷靜的亞莉如何不能抹消痕跡置身事外。

 

身兼學霸和邊緣人的雙重身份,亞莉自外於高中生活和普世價值觀,她不想交朋友,她不打算上大學,慣常在學校和住家這兩點間移動,當牧師的女兒牧兒和校園風雲人物傑克介入她雙點一線的固定模式,亞莉且驚且喜,忐忑遲疑地靠近新朋友和新世界的天地,或許,她也能擁有溫暖和友情,或許,離開小鎮上大學不是那麼令人絕望。同時,她卻發現周遭持續存在著潛伏的危機,她無法坐視更多像安娜般的無辜受害者,無論是乖乖牌克萊兒、將一手好牌打爛的美女布蘭莉、或長或少或幼的女性,沒有人活該受辱!地球人都知道,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

 

每次看到描寫美國高中校園生態的小說及影視作品時,我都覺得自己老了。一路喝到掛的派對,管不住老二的傑克,利用外貌優勢的布蘭莉,直白不假修飾的文句,讓我剛看《雌性物種》時,自覺跟書中這些少男少女們隔著百年代溝有吧,間接回想起自己年少無知期所作過的一些傻事,真有不忍卒讀之感。可是,這些青少年至少具備趨光性,比如傑克的內在角力常存「Be a better man」的正向振作,我卻看不懂書中的大人是啥鬼,且不提凶手,單講亞莉的父母都太失職了!讀著讀著,這群好傻、好不天真、好欠扁的高中生,讓我給了白眼,又為之心疼,於是,我在法理情和情理法之間擺蕩,更在道德的灰色地帶辯證無能。

 

身為家長,我會淡然表示即使壞人死有餘辜也要藉由法律透過執法人員blah blah blah。身為讀者,我傾向「以德報怨,何以報德?不如以直報德。」。是以我們看武俠異想打臉之作,除去娛樂,不就是跳脫現實世界之無能的些微心理補償嗎?閱讀《雌性物種》中途,開始擔心這樣憤起有理但於法不容的亞莉的未來該如何?所幸(或不幸)結局巧妙的免除讀者前述擔憂。果然作者盡皆狡詐,讀者全是白操心。

 

聰慧的亞莉並非「拳頭即真理」的無腦信徒,因此,她也會在為所不為中掙扎,為自己的趕超他人的熊熊怒火及不正常態勢感到痛苦。公義或不公義?報復或不報復?道德或不道德?That’s is the question! 在我不停翻轉內在思辨時,格外中意亞莉的這句話:

「能阻止我們的只有自己。」

 

 

書名:雌性物種 The Female of the Species

作者:敏蒂‧麥金尼斯 Mindy McGinnis

譯者:蘇雅薇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811

ISBN978986235707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嘎 眯
  • 內容簡介
    生物界的雌性,往往比同物種的雄性更殘忍致命,
    為何人類的社會裡,反而是女性活在暴力陰影之下?
    決定不再沉默旁觀的少女,以染血的雙手守護弱者,
    卻將自己逼向困獸般的絕境……

    愛倫坡獎最佳青少年小說得主挑戰「強暴文化」爭議主題
    殘酷與溫柔並存的黑暗成長故事

    ★兒童文學工作者─幸佳慧、國立臺北藝術大學副教授/諮商心理師─許皓宜、文學翻譯評論工作者─黃筱茵、作家─蔡宜文、人氣作家─螺螄拜恩──推薦
    ★《紐約時報》、《出版人週刊》、《書單》、《科克斯評論》一致星級佳評推薦
    ★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4.7星高評價、好讀網Goodreads近八千則滿分評論
    ★《學校圖書館期刊》嚴選年度最佳圖書
    ★美國青少年圖書協會年度十大最佳小說

    ※獨家限量加贈設計款長形筆記本!贈品說明請見書籍介紹末尾


    ┤故事簡介├

    亞莉懂得如何殺人,而且絲毫不為此內疚,因為命喪她手下的人死有餘辜。

    在亞莉上高中的那年,相依為命的姊姊安娜慘遭強暴、殺害,棄置於荒野的屍首幾乎腐爛殆盡時才被發現。儘管小鎮上的居民都對凶手是誰心裡有數,那個人卻由於罪證不足而逍遙法外。憤怒且悲傷的亞莉找到凶手、殺掉了他,小心地抹滅掉所有可能讓自己遭到懷疑的痕跡。

    原本在學校就是邊緣人的亞莉,為了避免自己的復仇之舉曝光,更加獨來獨往。然而,渴望打破乖乖牌形象的牧師之女克萊兒、和學校運動場上的風雲人物傑克,卻都熱切地想要走入她的生活。她很開心和克萊兒結為好友,也驚喜於傑克對她的好感,卻又害怕自己釋出的一點點友善會暴露祕密、讓他們再也不敢接近她。

    當克萊兒與傑克帶她步出封閉的生活,亞莉發現周遭不斷有女孩在偏僻的郊外、在熱鬧的派對、甚至在熟悉的家裡,像她的姊姊一樣成為受人侵犯掠奪的獵物。不管是循規蹈矩的克萊兒,或是聲名狼藉的啦啦隊美女,都險遭厄運。她不只一次察覺異狀、出手阻止,雖然得到女生的感激、男生的敬畏,但她深知自己的作為還不夠,不足以改變情勢,也不足以讓為惡者付出代價。

    最後一個學期來臨,亞莉和傑克的感情逐漸穩定,又雙雙獲得大學入學資格和獎學金,她終於有了離開小鎮、重新開始的機會和動機。但是,當她發現鎮上又有其他強暴犯即將逃脫法網,她決定再度下手殺戮,因為那是她心中唯一能保護無辜弱者的方法──儘管她不知道自己能否再一次逃過警方的懷疑與歹徒的反擊,也不知道這個祕密是否可以永遠藏在她心中、不被她最珍視的人們發現……


    ┤佳評讚譽├

    「我承認,我開始讀這本書時期待的是一種女性主義式的、《夢魘殺魔》風格的幻想滿足體驗。然而,我得到的是一個痛苦、複雜但最終救贖人心的故事,呈現了強暴文化的險惡,以及將之拆解所需要的努力。最後幾頁讓我眼中盈滿淚水、心中充滿憤怒與希望。」──李‧芭度葛,【格里莎三部曲】作者

    「在我們目前的政治情勢下,這本書登場的時機完美得令人毛骨悚然。麥金尼斯在這部獻給受暴者的作品中,以精準而優雅的技巧探討了希望與暴力、愛與恨的對立。」──《紐約時報》

    「麥金尼斯優雅巧妙地避免了創作青少年復仇者角色時的窠臼陷阱,保持一種穿透人心的寫實感。」──《出版人週刊》

    「安娜慘遭謀殺的命運,在三個主角的心中縈繞不去,而亞莉以殘酷的效率計劃、執行了復仇,將他們三人引向無法回頭的爆炸性駭人結局。這本書毫不閃避地直視強暴文化及其效應。」──《科克斯評論》

    「一部陰暗得驚人但筆調優美的悲劇......點綴著真誠人性情感的倏忽閃現。」──《學校圖書館期刊》


    ┤讀者迴響├

    「這是我長期以來看過最棒的現代背景小說之一,主要因為它毫不費力地平衡了(A)出色的道德問題辯證、(B)對強暴文化與社會的批判、(C)道德的灰色地帶、(D)謀殺情節、(E)我讀過的書裡最複雜且令人驚奇的幾位角色。」──Goodreads讀者C. G. Drews

    「這本書以陰暗的風格直率無懼地呈現了強暴文化、蕩婦羞辱的現象,以及性侵害造成的長期後遺症──不僅對於受害者,也對於他們周遭親近的人。所有的角色都複雜深刻且發展充分,不論是獨立表現,或是他們與家人、與彼此的關係皆然。」──Goodreads讀者Emily May

    「一開始,我驚訝於這本小說的粗魯直接,但我現在認為這對故事而言是合理且必要的。這是個會讓我一直擺在心上的故事,我在現實生活中見到書中談及的行為時,也一定仍然會想到它。我無法說盡這個故事對我有多麼重要。」──Goodreads讀者Jordan

    作者簡介

    敏蒂‧麥金尼斯Mindy McGinnis
    畢業於奧特本大學,主修英國文學與宗教,現居俄亥俄州,擔任助理圖書館員,專門負責青少年讀物類別。她寫作的小說類型包含奇幻、歷史、犯罪、寫實,都具有迷人的故事性,以及幽暗深沉的心理描繪。她以背景設定於十九世紀末精神病院的《無名的癲狂》(A Madness So Discreet)獲得二○一六年愛倫坡獎最佳青少年小說獎項,另著有歷史小說《旱地絕境》(Not a Drop to Drink)、奇幻小說《海之獻祭》(Given to the Sea)、青少年懸疑驚悚小說《黑暗心室》(This Darkness Mine,即將出版)等書。
  • 悄悄話
  • Big Fish
  • 亞莉的膽子好大。
    殺了人還要保守祕密,好困難。

  • 如果她解決害死姊姊的凶手後就此收山,可能永遠不會被發現,奈何她嫉惡如仇 @@

    嘎 眯 於 2018/12/06 09:44 回覆

  • ㄚ芬
  • 這書名讓我以為是理論性書籍
    沒想到是小說啊

    就算以正義為名
    若一再殺人不被發現
    殺手就會越來越自大
    也會興起自己有替天行道權力的錯覺

  • 剛看書名時,我以為是生物書 @@



    嘎 眯 於 2019/02/11 10:02 回覆

  • 悄悄話
  • 莫赤匪狐
  • 咦,所以她有順利掛掉那個強暴姐姐的渾蛋然後脫罪嗎?嘎眯記得提醒我不要招惹她們家姐妹 @@

  • 有,但這畢竟是法治社會,所以安啦,作者不會讓她像俠女一樣自外於世綱

    嘎 眯 於 2019/02/11 10:0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