坦白說,我帶了兩張記憶卡,光是布拉格就拍了近五百張相片

若是,餐廳的佈置來一篇,陽台上的浮雕來一篇,雅緻的店招來一篇... ...

當真那麼搞下來,我可以寫到布拉格20,真的會像是裹腳布般又臭又長

為了不要將美好的遊歷心情,轉化成布拉格霹靂火

我只好忍痛放棄剩下的為數不少的美景相片

雖然遠比不上耶蘇釘在十字架上的壯烈,但還是蠻沈痛的...

(才怪)

就拿查理大橋來說吧,我三天內來回走了無數趟

陰天拍過,晴天拍過,清晨正午黃昏夜晚都拍過

甚至還乘船遊伏爾塔瓦河,自河面上拍了無數張,怎麼看怎麼美

看到底下這艘小艇時,我想到了曉陽阿姨前些時候拍的一張相片

讓我感到"小舟從此逝,江海寄餘生"的那一張(妳記得的吧)

雖然當時小艇上的那班遊客喧囂聲不絕於耳,他們還故意使力晃動船身

 

查理大橋上最受歡迎的,就是這位聖者了

據說摸著他的雕像用心許願,會得到他的庇護幫助

於是乎,底下那兩處金亮就是千萬遊客雙掌的成績

我拍了好幾次,只有大清早這張成功的避開人潮吶

橋上聚集了潮水般自世界各地洶湧而至的遊客

自然少不了攤販和表演者

每當我在各地看到這些街頭藝人

不知怎的,會想到老爸老媽那年代的一首台語老歌

"藝界人生"   雖然我從未認真的看過歌詞

(每次上傳    文章便消失一半的 女吉他手表演)

許多表演者的前方或樂器盒中擺放著CD  一片約三百克朗

會投下錢幣的遊客已屬少數  那精心錄製的CD更是不消說了

隨著節拍不斷舞動著的小女孩

情不自禁的搖擺,肯定是對他們的至高喝采

 

攝氏十度的氣溫下  與其癡候遊客佇足

不如捧著熱咖啡  和鄰攤閒話家常

 

什麼也不想說  遂沈默地調著色彩 和貪食的鴿子湊一對兒

斯時斯景我竟想到

金庸小說碧血劍裡溫青青老爸金蛇郎君對她老媽唱的

(約莫如此,原文記不清了,別找書出來糾正錯誤嘿)

"南方來了一群大雁,也有成雙,也有孤單

... ... ... ...

細思量,你的孤單,和我是一般樣"

興許略抬起頭凝望日光下的伏爾塔瓦河

不知道今天和過去無數個晝夜  又有何不同

 

讓我聯想起一部鮮為人知十幾年前的法國電影

"生命宛如一條幽靜的長河"

慘~

我的腦袋都裝些有的沒的什麼呀,難怪作什麼都不成氣候

 

短短的幾句,影片也不怎麼清楚,聽得出他奏的是什麼曲子嗎?

原本由安德烈波伽利和莎拉布萊曼合唱  最近保羅帕茲再次灌錄的

"Time to Say Good-Bye"

沒錯!是"告別的時刻"了 我總算大義滅親

將原本可能的布拉格20,謀殺掉! 就讓美好記憶停留在布拉格4吧~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