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上山閱讀,我們臨時起意,想前往置高點欣賞竹海。
 
接著想想,反正天梯登山口也在不遠處,不如去看看起點在哪裡。
而既然車己停進停車場了,乾脆走下去稍微瞧瞧吧!
 
由於帶著旻軒,還有體能不是很好的軒外婆,加上,
原本只是想上山閱讀的我,腳下是雙休閒拖鞋。
我們沒打算走太久,也不想完成來回需耗時近三小時的壯舉,
 
竹山大鞍里的梯子吊橋俗稱天梯,梯子吊橋登山口,位於這座山的高點,
而天梯橫跨著名的太極峽谷上方,處於極低點。換言之,先下山,後上山!
 
初段的連續下坡階梯,看到回程遊客慘無人色的樣子,心裡暗叫不妙。
這時大家達成共識,打算走到半路拍張天梯的相片算數,便打道回府。
 
 
過了半小時,有一小段坡度較緩的泥土路面,軒外婆才笑得出來。
 
 
旻軒想要跳著階梯玩,我們豈敢放任他亂滾,
遇到容易行走的緩坡,這小子卻不肯自己走!
 
 
我和軒爸商量好,輪流抱他或揹他,
這對以往經常走山徑步道的兩人,應不是難事。
 
近一個小時,總算遠遠地拍到天梯的相片了,咱們也該回家了吧!
另一方面卻又覺得,既然都走了2/3的路程了,何不踏上天梯!
 
 
我們繼續賣力的走,汗流浹背的軒爸,
下山半途,早脫下他的上衣,相片不宜上傳。
 
 
走過無盡的階梯,最後又下了一道螺旋梯,
終於來到了梯子吊橋,拍也拍夠了,這下子可以回家了吧!
 
軒外婆卻聽識途老馬說,
走到對面拍回來,才拍得出天梯的曲線。
 
 
這麼說倒也沒錯啦!那就再繼續走吧
 
望著天梯下方的太極峽谷
便想到當年的坍方舖天蓋地而來,瞬間襲捲多少人命。
 
看相片便知道,原打算喝茶吃飯的軒外婆穿了雙涼鞋,
而我只隨便穿了雙休閒拖就出門呦!
 
此時雖然我手抓著軒,但他坐外側實在令我感覺毛毛的
趕緊將他抱來坐在兩人中間。
 
拍照同時,誰想得到回程的上坡路和連綿不絕的階梯,軒再也不接受我們輪流抱他,
這小子狂哭亂踢,只要媽媽,不要爸爸!
 
 
我不忍他哭得聲嘶力竭,然而無論是揹或抱,
他總開心地晃動摸著兩旁看得到的新奇植物,加深我上山的困難。
 
我爬山爬得肺快爆,抱他抱到手快斷,疲憊的雙腳,千斤重尚無法形容。
氣溫涼適,但我揮汗如雨。
幾次我幾乎休克,請軒爸強行將他抱走,但不過五分鐘,
我還是乖乖地再將哭斷腸的軒抱回來,繼續與命運爭搏。
 
很多時候,我都有無法再繼續下去的念頭
上一次有這種感覺,是十年前參加馬拉松半途的撞牆感覺,
當時可以開心帶獎品回家,這次什麼奬也沒有,卻無法將這小子扔下。
 
 
 
這時突然回想起過往與我一起爬山的親人、同學、好友們
以前我不懂為何你們會說累斃了,還要我別走那麼快,等等妳們!
 
有次和軒爸爬山,我更無法理解為何他半途而廢,還對我說:
妳如果不肯折返,就等著幫我收屍吧!
我對不起你們大家,我終於體會到你們的感覺了。
 
 
一直到今天,我還是不太記得,來回近三小時的路程,最後我是怎麼從谷底將旻軒扛上來的。
可能我是個禍害,好人不長命,禍害遺千年,所以我回來了。
 
 
 
我有個陰謀論,這小子平時並不會拒絕給爸爸抱,肯定是去程下坡時,
某人為了上山好過些,偷捏了他幾下。
 
軒爸很無辜的說,只是下山時,蠻用力地扯他的手啦,這樣也有事。
 
一上車便睡著的旻軒,繼續荼毒我的手臂。
 
回到家裡,上個月才爬過天梯的老弟,一聽到上山3/4的路程,都是我扛旻軒回來時。
老弟說:天啊~我自己一個人爬,都差點兒回不來了。阿姐喂~母愛真偉大啊~
 
他連忙打電話給同他一起去天梯,
上山半途幾乎不支倒地的女友,報告他老姐的新壯舉。
 

ps 1. 除上車睡覺的相片,其餘皆是下山時所拍,回程上山扛著軒,沒氣力將相機拿出來了。

ps 2. 從另一頭過來的話,據說容易些 (據社區阿嬤們搭遊覽車的心得,早知道我也跟她們搭遊覽車)



 

文章標籤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