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78313   

不打分數,無需批閱,這種作業不只是老師的福音,更是學生的天菜。

基尼老師每年為高四學生出的作業很上道,只要寫日記給十年後的自己,並試著回答下述問題:

 

「告訴我,你打算如何度過你不凡而珍貴的人生?」──瑪麗‧奧立佛
“Tell me, what is it you plan to do with your one wild and precious life?”- Mary Oliver

 

 

十年後,老師將寄還日記給本尊,至於收到的人會覺得當年夢想好傻好駭人,或者好美好動人,就留給當事人獨自品味。不過,能想出創意省力作業的老師哪有可能事必躬親,身為助教的帕克自然責無旁貸,正準備幫老師寄出十年前的日記時,卻十分錯愕地翻出一本「茱莉安娜」的日記,茱莉安娜何許人也?每個城鎮都有各自的故事,茱莉安娜則是他們鎮上持續追悼的淒美悲劇。

 

十年前的畢業派對結束後,校園金童玉女消失在暴風雪中,除了翻落谷底的車子與雪地上的血跡,搜索隊遍尋不著茱莉安娜和尚恩這對完美情侶,哀慟逾恆的家人以兩人的名字設立獎學金,璀燦的生命殞落,成為小鎮不朽的青春傳奇。茱莉安娜作古十年,若想歸還日記,是不是將日記扔進谷底就好?

  

 

好姐妹凱特總要她活在當下,帕克就是不懂年少輕狂,相對於凱特像火車頭橫衝直撞,你甚至可以說帕克實在有點孬,但她承諾在畢業之前來段「只想自己、不作他想」的冒險,嘴巴上答應不難,可是,天啊!十七年來只懂遵循安全規範上路的帕克,誰來教會她冒險的標準作業流程在哪裡?偷看茱莉安娜的日記算不算冒險?

 

小鎮傳言裡的茱莉安娜和尚恩好似神人般光芒萬丈不可逼視,日記中的茱莉安娜卻不然,也會迷惘、惶惑、不安,十年前的愛情揪心,傳奇背後不能說的晦澀身世,逐漸引導帕克走出裹足不前的安全地帶,嘗試抉擇的勇氣。

 

「假設你心中並無方向,我不同意你必得繼續。」──《致思想家》

 

很多人歌頌青春之美,我卻覺得青澀悽惶不堪回首,十七歲前寫的日記充滿家道中落的無助、無力、無情現實,以及對當時景況的吶喊與控訴,如果以色彩標記人生各個階段,中學是我至為闇黑的階段。回頭看十七歲的日記未免嚇人,我寧可看驚悚小說。

 

選填大學志願時,我不顧師長輪番勸說,避走他們眼中的平順坦途,師長搖頭不解,勸我迎合單親家庭理所當然的期待,更認為我不過是為反對而反對式的叛逆,說實話,我當然不是那麼確切明白自己的適切位置,但能確定自己的個性不適合他們所預設的未來嘎眯藍圖。好好的讀後心得,莫名其妙又歪到白首宮女話當年,都怪這本《寫給未來的日記》無端翻攪好多塵封的記憶。

 

 

「我選擇了人跡罕至的那條路,而那使得未來的發展完全不同。」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 Robert Frost

 

與其向媽媽爭取自主,無異議聽媽媽的話,作個乖乖牌還比較容易。

進一步發展可能意謂著最糟的後果,拒絕暗戀的男孩示好比較安全。

史丹佛歡迎她,全額獎學金唾手可得,繼續保持領先優秀比較明智。

 

帕克的母親控制欲強,教導帕克將每一步都走對,避免女兒重蹈自己年少無知的覆轍。畢業迫在眉睫,帕克‧佛洛斯特再難壓抑內心的茫然與質疑,她有著詩人佛洛斯特的姓氏,無法漠視胸中湧動的「未擇之路」呼喊。

 

倘若她無法停止內在交戰,又怎麼知道日後回顧會是一段青春無悔,抑或一場青春痛悔?

 

每個選擇都可能造就另一個不同,無法單純以好壞論斷。以為下個階段便能擺脫徬徨少年時,殊不知每個階段皆存在程度不等的徬徨,比起舉棋不定的青少年而言,誰能保證成年人作的抉擇相對正確?

 

 

「黃金事物難久留。」-羅伯特‧佛洛斯特

“Nothing gold can stay.” – Robert Frost

 

人們終將體認人生無常,世事可能荒謬到難以想像的地步,消極時備感困頓,積極時慷慨地與生命豪賭,所有的選擇皆充滿未知數,沒人確知何路暢通,即使過來人揚著經驗旗幟都難保一帆風順,更何況,一帆風順又不代表你/我的最愛。面對愛情,誰說沒有勇氣,便淪為怯懦;與家人溝通,誰說不是衝突,就只能妥協。成長若只有對比強烈的選項,倒不必浪費太多時間徘徊,怕只怕人們面對的岔路往往不只一條。

 

《寫給未來的日記》以成長起針,穿過愛情、友情、親情的絲線,交織十年生死兩茫茫,有些怦然,有些惘然,讀來絲絲入扣。週末清晨,我一翻開便不忍釋卷,迫切向小說追索非凡而珍貴的真諦,原本單純的成長故事卻回饋以懸疑以推理,質問讀者是否仍相信命定、宿命、真愛,或認為那不過是首婉約動聽的詩歌,在付出愛的代價之後,只餘不堪回首的青春舊夢,沒有什麼膾炙人口,只有一提起便覺礙口,若果如此,為什麼好看的故事仍然打動人心,為何你依然期待主角拿出魄力有所為?糟糕,我寫成這樣好籠統,反正就是一部迷人的青少年小說,乍看不乏老梗,卻無法等閒視之,所以囉嗦版主才巴拉巴拉寫個沒完,只差沒重啟舊詩集出來朗誦呀!(掩面)

 

儘管小說結局並不意外,卻意外地喚起我好多遺落的想法,附贈無數問句

厚著臉皮寫網誌能否當成寫給未來的日記?

可像帕克母親一樣覺得回顧過去的天真只覺尷尬?

偏好有情人終成眷屬,可否接受有情人終成怨偶?

是否過度介入他人抉擇,又忘了關照自己的選擇權?

總怕試了後悔,就不怕錯過可惜?

告訴自己,你打算如何度過你不凡但已倒數計時的餘生?(抖)

 

 

 

 

Ps. 閱讀《寫給未來的日記》,不僅激發我爆量的自我質問,

同時想看看崔佛雪地滑板英姿,可惜遍尋不著崔佛的臉書,為什麼帕克輕易找到? (別傻了讀者  XDD )

還想起劉若英曾翻唱的歌,Angela Aki 的「手紙~拝啓十五の君へ~ 」(信~敬啟者:給十五歲的你)

 

 

 

 

 

 

書名:寫給未來的日記 Golden

作者:潔西‧柯比 Jessi Kirby

譯者:黃意然

出版社:親子天下

出版日期:20155

ISBN 9789863980490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