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餐後 讓軒再玩一會兒泥巴浴 便出門蹓躂

 

睽違數年 老街變化不大 我再拍也拍不出新氣象 索性不拍

對熟悉的事物 漸漸失去新鮮感 這也是我另一個初老癥候吧 

我只對軒簡單介紹幾家代表性的老店 當我講到古早年代的日本皇太子… …

軒問我:「什麼是皇太子?」

這麼簡單的問題 為什麼會讓我覺得說來話長 一言難盡啊~

 

源頭之一多了天梯 比竹山天梯簡單多了

我們沿著老街 晃晃蕩蕩 繼而下行至寶泉橋

 

源頭之二入口處多了道鎖 看到一旁狀似隨意棄置的泥漿包

阿賓問:「景大的礦泥面膜要多少錢?」

嘎眯:「小罐兩百多,大罐差不多要三百多吧~」

阿賓:「那我進去扛幾包走,少說也能賺個幾萬塊!」

嘎眯:「難怪入口加了那道鎖。」

 

 

紅葉公園 依然如故

 

因天氣不夠冷 尚缺紅葉

 

小子跑來跑去

忙著撿拾種子

 

軒突然飛奔過來 開心地說:

「媽媽,妳看,這好像是大花紫薇的種子~」

 

呃 什麼跟什麼

植物白癡嘎眯完全不懂 阿賓更側過頭去裝死

 

 

這時 一隻小螳螂志得意滿地登場

比平時常見的綠色或褐色 嫰綠許多

軒既期待 又怕受傷害

 

由著小螳螂爬上身 爬上肩 欺上頭

軒的結論是:頭好癢哦

  

小小一隻螳螂 比老街 公園 更令軒著迷

叫小螳螂第一名!

 

依依不捨

向小螳螂道別

 

午後 號稱很餓很餓的賓大爺

提議服用甕缸雞再下山 差點與堅持要餐後甜點的軒槓上

菜一盤又一盤地端上來 分量飯量十足 我甚至還沒拍那一大盤高麗菜吶

別說軒面露懼色 連兩個大人看了都互瞪一眼互指對方 都是你/妳

這哪吃得完 果然 沒有甕缸雞殺手某弟在 還是不行的

 

考慮到賓大稍晚得開車回北部 因此 從關子嶺回台中由我開車

才開到古坑 嘎眯就快度咕了 只好將賓大留在車上打呼

自己帶著軒下車找咖啡 我嗑了一杯華山咖啡 正準備再上路時

軒已玩得欲罷不能 但見軒泰山盪過來 盪過去

 

同樣晚睡早起 賓大後座睡死 軒軒照例無眠

我一路開多久的車 軒就一路嘰嘰喳喳多久

為什麼小人的電力總是源源不絕啊。啊。啊。

 

 

 


 

 












 

    文章標籤

    關子嶺溫泉 紅葉公園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