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熊

 

我們在別人的故事裡飛揚輕快、沒心沒肺,又在自己的主題歌裡扯心撕肺、好不崩潰。你以為別人家多的是十里桃花,怎麼自己連末路狂花都談不起?聽說失落的一角也有會見大圓滿的可能,我們在各自的人生道上磕磕絆絆,懷疑自己的大圓滿是不是被天狗啃了。

 

角田光代的《小熊》集結七則短篇,主角可能在上則短篇負心,在下篇傷心繳械,閱讀他們的故事,也讓我在幾十頁間,先是批判某人,繼而心疼同個人。因此,從第二篇起我學乖了,看完一則短篇便抽離閱讀案發現場,置身事外深呼吸,再投入下一則人生風景,同時了悟自己何嘗不是曾在某段事件裡枉作小人,又在自己的故事裡狂犯小人。

 

比方,我讀首篇〈小熊〉時對持田英之不以為然,總覺得他如蛆附骨,找上哪個女性算誰倒楣,然而,就算練過感情金鐘罩也有個罩門在,到了次篇〈偶像〉時,我怎麼就開始同情英之了呢?英之更藉由這句話敲中了我:「他喜歡這樣的自己──最少限度的行李,不受束縛,來去如風,字典裡沒有『忍耐』這兩個字。」我那盲目的不欣賞、不看好也曾針對〈浮萍〉中的久信,同樣毫無意外的在下篇的〈光之子〉幫他加油打氣摸摸頭,他的吶喊呼應我心底的謎之音:「為什麼那麼容易隨波逐流?為什麼總是放棄自己的想法?你心裡有真正的想法嗎?」

 

這些短篇故事不算太虐心,但有些情節讓我頗覺遺憾挺鬧心,兀自想像要是讓由利惠先遇見馬西多再來認識英之,或者讓馬西多(槙仁)先從希麻子這段關係中察覺紗依的影響再和由利惠相遇?人們要不是在對的時間遇見錯的人,就是在錯的時間遇見對的人,我越來越能忍受作者的惡趣味凌虐,對「指甲屑般的月」之殘缺逐漸習慣且能一笑置之,看到苑子和由利惠在末兩則短篇中以配角之姿現身時,感謝作者沒有讓這些人的感情一路死透透,對我來說,這七則短篇就是呼七個巴掌再賞兩個甜棗沒錯。(感動拭淚)

 

由利惠:「以前的自己不等男人,不配合男人,獨自吃飯喝酒,和朋友醉酒歡笑到天亮,打從心底感到快樂,更是遇到不明白的事,肯定打破砂鍋問到底的那個自由的自己。」我們也曾意氣風發,率性而為,卻在某段關係中委曲求全,厭棄自己,沒有華麗旋身,只有狹道錯身,但我們仍然期望浴火重生。真沒辦法的時候,就換顆希麻子式的醉後即忘金魚腦吧!

 

這些人相聚別離,互為因果,有年少的徬徨和自在如風,有中年的困頓或沉潛或安然,又或許走過死蔭幽谷,不再冀望戲劇性的絕地大反攻,也許未來仍免不了跌跌撞撞,人們還是不斷地移動、停泊、發光、黯淡、莫名失落或者無可救藥的樂觀。

 

由利惠:「有沒有不會結束的暑假呢?人不可能永遠像放暑假一樣過日子嗎?」

嘎眯:「沒有天天在過年的啦!」

 

一百個人當中,就有一百種戀愛,一百種失戀,依此類推,我們所在的城市至少有兩百萬種愛法,兩百萬種戀曲變奏,及兩百多萬種人生姿態。你在這段故事裡恣意來去,在下段關係中變得不像自己,你以盡頭終究是也無風雨也無晴來自我砥礪,只不過在那之前,還有段屢仆屢起的路要走,離開即出發。

 

 

書名:小熊  

作者:角田光代

譯者:陳嫻若

出版社:好讀出版

出版日期:2017111

ISBN9789861784274

 

隨機延伸:《樹屋》──角田光代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