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家之煮罷炊的傍晚,煮婦嘎眯和軒軒討論了半天

決定去A店或B店,中途變節,改去藝奇新日本料理

 

這個年紀的小朋友,沒給妳「十萬個為什麼」就算客氣了

我想不起來有哪一餐不需要提醒軒將嘴巴閉小小,先吃完再說的

 

軒會追問店名的真相、集團的身世、裝潢的用意、細部的巧思

辭窮嘎眯只會說:「噢,藝奇跟石二鍋和原燒一樣,同樣屬於王品集團。」

這麼沒故事、沒情節、絲毫不曲折的說法,很難滿足軒小小的好奇心

依下圖不怎樣的YA YA照顯示,桌上原本預熱了兩盅土瓶蒸

 

軒食量不大,我只需要點一份套餐,服務生撤掉其中一份土瓶蒸時

軒:「為什麼?小孩也算一個人,為什麼要收走我的湯?」

嘎眯:「軒軒小朋友,我們只點一客套餐。」

服務人員笑容可掬地說:「湯可以無限次追加,需要時告訴我一聲就可以了!」

 

軒對深海魚皮野蔬沙拉無感

他大概只吃四分之一

 

喜愛土瓶蒸裡的食材,不一會兒便吃光光

 

服務人員幫他加湯時

軒:「為什麼只加湯?材料都沒有了,為什麼不順便加材料?」

嘎眯無言,無言中強擠出內容來回答軒軒

而王品的教育訓練果然不是白搭的

服務人員依舊親切帶笑意地回覆機車軒小小

刺身/煮物的選項中,我個人偏好刺身,顧慮軒不能吃生食

只得選擇三者中唯一不是生食的「醬燒蒜香鮮蝦」

 

 

奈何蒜味過重,軒聞蒜退卻

 

櫻花蝦海鮮玉子蒸,確定是軒的菜

當他看到玉子蒸上呈泡沫狀,準備發話時

才說兩字,嘎眯已猜到軒想發表什麼高見

率先小聲地將醜話擋在前面,剷除他影響隔桌食欲的可能

軒改口問:「那為什麼老是放竹葉?」

 

 

看軒的表情就知道,他對檸檬香柚冰鑽有愛

鮭魚季飯,微帶醬油味,軒直呼很下飯

本來就是飯,何故言下飯?好弔詭的形容

 

我們點的主菜是日式鹽烤雙物(雞、魚)

A服務人員幫我們去除香魚的魚刺時,軒小小從魚骨開問,又是一連串問題

軒伸手欲觸摸小圓石時,緊張的嘎眯和服務人員,連忙提醒他小心圓石高溫燙手

軒:「為什麼要擺石頭?」

又說:「石頭不是會髒髒的,媽媽說有細菌。」

感覺得出來,圓石之前的奪命連環問,已讓服務人員難以招架

可憐美眉又要除魚刺,又要接招答問(冷汗涔涔貌)

嘎眯遂先行解釋這就像去吃岩燒的道理… … blah blah blah

軒:「這顆又不像岩燒,明明就和我撿回來的石頭一樣。」

有點忘記我們點什麼飲料了,好像是霜奶桂花綠吧

 

 

我們選擇紅豆芝麻布蕾作為甜點

 

 

軒問布蕾上方擺的網狀物是什麼

 

服務人員簡單說明餅乾的生平坎坷

軒:「妳確定是餅乾嗎?那應該是菜瓜布吧!」

教子無方的嘎眯,掩面無所遁逃

 

將餅乾拆解入腹的軒軒,不住地向服務人員稱讚餅乾好好吃

軒小小一改先前機車,好話盡出,小嘴甜到不行 

B服務人員聞言心花怒放,讚軒小大人樣,再讚他活潑可愛(誤)

資深的B服務人員,爽快地多給軒軒兩片菜瓜布,啊不,是兩片手工餅乾

 

大多數的軒式高見及問題,嘎眯餐後即忘,以上僅是九牛一毛

只要不是「十萬個」為什麼,都算口下留情,感恩啊軒軒小朋友

敬所有接收過「軒式為什麼」、「軒派每事問」轟炸的服務人員,Cheers

  

對於軒小小的多話,心情好時,還可以一笑置之,耐心教導

心情灰溜溜時,嘎眯需審慎服用,以免愈教愈上火

 

永無寧日的版主,承認吧

本版無食記,只有媽媽經

 

 

藝奇 新日本料理

台中‧大墩店

04-2320-0030

台中市南屯區大墩路514 2

(大墩11 街口‧家樂福對面)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