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盡頭I-擴散.jpg  

 

獻給每一位走過漫漫黑夜的人,無論那些黑夜有多麼深。 

 

故事始於海島少女凱琳的日記,她為已絕交的青梅竹馬里歐而寫,滿心想改變不善交際的自己,讓未來更加精采可期,希望在內陸求學的里歐放假返鄉能看到她的轉變,兩人得以重修舊好。孰料,一種前所未有的頑強病毒迅速擴散,奪走無數島民。日記偏離初衷,成為末日境況的心緒出口。

初期,你不過是全身發癢,咳嗽打噴嚏,接下來才會發燒,心神錯亂。這種病毒一旦進入宿主,總讓感染者不由自主地渴望與人接觸,熱愛抱抱,病毒的傳播力道可見一斑。感染者失去自制,脫稿演出,甚至豁了出去,將深埋心底的隱晦念頭全都露,種種難堪的、傷人的想法傾巢而出,作者確定不叫它真心話病毒嗎?

凱琳那束手無策的專家父親只能教導他們防疫並盡量待在家裡,爸爸要他們共體時艱,相信政府,而無能政府的威能決策很簡單,封鎖整座島,只要別讓病毒殃及內陸就是了!

小島居民陷入恐慌,能源中斷、物資短缺、藥物匱乏。家人和朋友一一倒下,不是感染病毒而死,就是抗議封鎖而死。島民即使免於病毒,亦難免於暴徒狂亂。不過是幾個晝夜更迭,過往祥和不復,儼然地獄現形。爾後有那麼一天,凱琳開始在日記簿上恣情揮灑,書寫難以啟齒的秘密… …

  

 

大部分的人都以為知道自己的死期將近,是世界上最可怕的事。  

不,最可怕的是眼睜睜地看著所愛的人日漸消瘦,  

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只能袖手旁觀。 

 

周末的早午餐,大人在櫃台點餐,小人率先上樓卡位,不選雙人座,偏選了目覺一店樓上可供十餘人各據一隅的中央大桌,同桌某位男仕打了響亮的噴嚏,嘎眯不動聲色地挪移,只想離他愈遠愈好,好像若不作點什麼就玩完了似的。反觀昨夜,小人反覆發燒嘔吐頭痛,再度陷入腸胃型感冒的標準作業系統,我卻能穩定心神,默默善後,不怕自亂陣腳。原因無他,剛讀完《長夜盡頭I-擴散》幾日,我只要看人咳嗽、噴嚏、搔癢,常不自覺拴緊神經,不排除這類症候包含無限毀滅的可能性,只要不搔抓噴嚏就不成問題! 

 

如果這位作者肯大灑狗血就好了,起碼會因為太煽情而啟動我的理智,她卻寫得自然真樸,且文字簡潔,間或抒情寫景而不拖泥帶水,寥寥兩三句話就能切中目標,舉個非關主軸的小例子,凱琳不容易打入團體,即使用心以待,總不曉得哪裡出了岔錯或哪句話得罪同學,於是她嘆道「真希望人類跟動物一樣單純易懂。你給狗狗東西吃,牠就快樂。你扯牠的尾巴,牠就生氣。清清楚楚的因果關係小說外的現況有伊波拉,這部再寫實不過的小說裡有致命病毒,病毒才不管你愛的人是誰,待周遭親人淪陷,只消這句「這是一個星期以來,我第一次抱她,而我卻嚇得驚惶失色。我現在的人生,就是這麼反常完全道盡擁抱摯愛與死亡恐懼的掙扎與拉扯。

正因為平實真摯,讀者不再冷眼旁觀,恍若置身其中,難以倖免。這篇讀後感不急,我大可拖到十一月初,卻想要早日終結後遺症,趁小子補寫因病假延遲的作業,姑且浮上來聊聊病毒及目睹周遭崩壞的心情。政府應對及封鎖行動、自救救人與群眾恐慌、人性的最黑暗與最光明同時上演,這絕不僅止於虛構故事。

倘使里歐回島,書中要角會不會演變成四角糾葛呢?作者若維持首部的風格,即使真有四角甚或多角,應該不必擔心故事流於芭樂。自認為笨拙的凱琳,從蓋夫和泰莎身上學到許多可貴特質,靜靜地在淪亡中蛻變成熟。多數人缺乏蓋夫指揮若定的本事,我索性放棄擁戴他,個人相當欣賞專注於眼前的泰莎,她「只想我所擁有的,不去想我沒有的」,不作無謂傷神,較能一天的難處一天擔,得以維持心境寧和。

 

病毒爆發奪人魂命,同時考驗人性,瓦解道德感。自保尚且困難,如何相互扶持,甚至伸出援手?個人以為這座島的淪亡記事接近末日小說,不作喻世醒世的高調,我們讀的是故事,嚼的是愛與生與死的百般滋味。涼薄的人自掃門前雪,良知泯滅者趁火打劫,生存勇氣都快沒了,品格與道德勇氣何在?你小心護持的善美信念與分崩離析的環境扞格不入,你要不堅守絕望中有希望,要不全面失守,無暇修補心碎。

 

原著英文書名 The way we fall 挺不賴,箇中隱含多重陷落。個人以為中文書名「長夜盡頭」頗富心機,特意不使用更常見的「長夜將盡」,畢竟長夜將盡猶如希望就在不遠的前方,而長夜盡頭呢?難說。

一來,你不曉得長夜還要多久才能結束;

二來,有誰敢擔保長夜的盡頭必有曙光?

 

如此提問未免消極,幸好凱琳不僅從朋友身上學習,她還有海鸕鶿小老師呢!(笑) 

 

  

  

書名:長夜盡頭I – 擴散 The Way We Fall  (The Fallen World trilogy)

作者:梅根‧克魯 Megan Crewe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尖端

出版日期:201411

ISBN 9789571057545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