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都別想活》.jpg   

  

撒個謊必需撒更多來圓謊,殺了人當然得殺更多人滅口滅跡?

對歹徒516而言,他看不出殺人和殺牲口的分別,那些可愛動物羊呀牛的多麼純真無辜,牠們從未犯錯,人類卻任意宰割,反觀人類或多或少犯過錯,何必扭捏半天下不了手。可見再怎麼窮兇惡極的罪行,當事人都有辦法合理化,令人膽寒的不僅於此,516殺人不眨眼,廚藝更是精湛,從不吝於展示他的刀工一流,切、切、切。

 

反美份子墨瑞諾在巴拿馬首都拿騷遭暗殺,狂熱愛國的情資局局長梅茨葛顯然是幕後指使者無疑,助理檢察官南絲蘿若尋求萊姆和莎克斯協助,調查這宗百哩外的定點擊殺,事關美國政府,拿騷警方明智地推給毒梟,白癡才跟美國政府作對,老大哥搞暗殺,老小弟幫忙護航都來不及了。

 

莎克斯直覺想避開這案件,熱愛挑戰的萊姆卻躍躍欲試,講究精準的萊姆若看到我這麼寫,肯定嗤之以鼻:口亨,我全身癱瘓,還能怎麼「躍躍」?萊姆受限於輪椅,案發現場卻遠在巴拿馬,除了傳聞,沒有證人;除了臆測,沒有物證;除了推測,難以推理。失去刑案現場,線索人間蒸發,就算他是刑案現場大神又能怎樣?

 

 

 

所謂的敵人真的是敵人嗎?你怎麼確定。

 

警方苦查未果的516,真名史旺,史旺要人三更死,懶得留到三更半。相關證人接二連三遭到虐殺,你調查一個,史旺殺千刀,你找個一絲線索,史旺索性滅了整間屋。真不知是易怒的梅茨葛瘋狂,抑或冷血史旺的好自在狙殺瘋狂。警方為他找來的對手竟是全身癱瘓的林肯萊姆,負責外出查案緝兇的莎克斯也不過是個長得美美、膝蓋怪怪的女警,憑他們想鬥垮屠夫和背後的首腦?

 

拜託愛看烹飪書的史旺,即使不看小說也先去看看電影《人骨拼圖》再說,你可以不曉得作者 Jeffery Deaver,別說你沒聽過《人骨拼圖》,傑佛瑞迪佛其他作品固然精彩,但我對萊姆和莎克斯的組合更有愛。

 

太過樂在其中,下場就是在閱讀中途常自顧自地插嘴。「報告大神,除了施打毒品或經常抽血檢查,常捐血也會有針孔。」想像萊姆冷厲眼光一掃,粉絲嘎眯如遭電擊,默默倒地消音。

 

 

 

作者擅長擺佈讀者,驚險已是不得閒,有時發現自己屏住呼吸忘了換氣,又哪來工夫怨他呢?他筆下的故事峰迴路轉,一山還有一山高,情節一再翻轉,解謎後浪推前浪,不到最後一頁,別相信前段推理!

 

閱讀神探萊姆系列更覺樂趣加倍,天神級的刑事鑑定,辛辣夠味的唇槍舌戰,頭腦蠢笨的我特愛看高手鬥智迸射的思辨火花,我尤其懷念萊姆的冷嘲熱諷,光看他和朋友、助手間高來高去的對話已是種享受。

 

「﹝相當﹞獨一無二,」萊姆口無遮攔,語帶些許諷刺。「和﹝有點懷孕﹞的語病是同一型。」

 

「老林,」塞利托以開朗的語氣回應,「有沒有考慮去小學教書啊?我相信小朋友會很愛你喲。」

 

「老林若教到我兒子會爆血管吧?」讀者又忍不住插嘴了。 XD

 

 

 

邊讀邊玩,既緊張又歡樂,讀到書末難免唏噓。你為國盡力,你想將事情做對,你的問題或許在於太盡力?你的正義,或許是其他人的邪惡,當世代的對,可能是後代回顧的錯,再換個時空詮釋卻可能回歸正確無誤。

 

故事中的薛爾斯或可代表普羅大眾,在他的眼裡,墨瑞諾反美,梅茨葛愛國,跳脫立場看來幾無二致,同是狂人。蘿若與梅茨葛的詰辯發人深省,我們究竟活在法治或是人治的社會中?是非界線模糊,正誤的分際何在?

 

我好奇是「魔法師」何許人也?或許他是誰一點都不重要,僅代表別人的囝仔死不完,只要自保平安前途錢途光明,非正義亦可轉型正義,操玩政治才是王道的政客吧。

 

梅茨葛倒是說了句人模人樣的話:「我們活在黑白交錯的世界裡。

 

沒關係,是肝臟啊!肝若好,人生是彩色的。

 

 

 

 

 

 

書名:一個都別想活 The Kill Room 

作者:傑佛瑞迪佛 Jeffery Deaver
譯者:宋瑛堂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5525 

ISBN9789573331575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