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owLargeImage  

 

據說有些人心情差便茶飯不思,那種境界恕腦弱的嘎眯難以理解,愈是心情灰,我愈需要故事的滋養和食物的撫胃及撫慰,只要保持餵食不輟,便得以恢復元氣和傻氣。

 

好想吃花丼,大碗公盛著溫熱的白飯,黃色的菊花,瑩白的魩仔魚,豪邁地淋上紫蘇口味的橘醋醬。活著不可能總是心花朵朵開,撇開重大打擊不提,尋常小日子何嘗沒有矛盾,至少在大快朵頤之際,哪怕前一刻有什麼難過的坎都暫且任性不管,當下只管饜足。  

 

  

沒有一個人懷著僥倖的心態過日子… … 

即使如此,還是會有沒人上門的飯館, 

還是會有關門大吉的招牌行,這就是現實。」──〈花丼〉 

 

 

《多摩川物語》集結八則短篇,這些小人物的苦樂悲歡有各自的濃淡,在現實的基礎上,不乏苦澀、衝撞、磨心、絕望、悲傷、徬徨、失落,箇中滋味唯當事人與讀者自由感知,篇中人物即使互涉,不影響各篇搞獨立。感謝(?)潘朵拉打開盒子,人間的關卡還真是要多少有多少,幸而拳拳握住最後一絲希望,不信勇氣召不回,不容信念盡成灰。  

 

有幾篇故事切了細碎的洋蔥,不過分,不灑狗血。讀者或許有點鼻酸,有些眼熱心暖,倒是用不著擔心風中凌亂。嚼食後備感舒坦,好像有些原本僵持繃緊的什麼,閱讀時漸趨弛緩,隨書中人自早先的心情起伏慢慢地回歸從容。 

 

 

〈黑貓咪子〉 雅代太太的老公不同心,兒女長大離家也離了心,公公臭臉相向,她還得照三餐伺候。雅代太太架設一個極簡菜攤,每天採摘自家栽種的菜蔬販售,舉目四顧,只有常在菜攤邊徘徊的黑貓咪子貼心。 

 

〈正式開拍〉 想當年剛從大學畢業的隆之好傻好天真,以為在幕後負責道具也可以很給力,還慷慨答應帶爸媽前來片場參觀,時移事易,沒有熱情,徒留唏噓,誰說他下個十年還想留在片場受這勞什子的氣?! 

 

〈颱風過後〉 雅之愛畫畫,卻無法跳脫框架,珍視萬有生命,卻無法融入人群。不料一名懂畫的遊民居然幫他開拓創作視野,媽媽得知他和遊民往來震怒不已,氣他找不到同學當朋友,反倒結交流浪漢。承平來說,這則短篇中規中矩,不算太醒眼。然而,這段話擊中了我:「我一定無法回到人類這條河流的主流了吧。因為不合群,只能在沒人看到的地方乾涸而死」某段徬徨少年時的許多日子裡,不只一次這麼想過,事實證明活著艱難,渴死同樣不易,只要持續吃米、補水,乾涸而死就不至於了,真的。(點點頭) 

 

〈月明之夜〉 走過單親家庭的歲月,長大成人的良美並沒有過得更如意。營生失利,夫妻不和睦,母親驟然辭世,丈夫還警告良美別將媽媽的遺物帶回來添亂。她清出一張有裂痕的小矮桌,昨日歷歷在目,過程不忍卒睹,母女倆就著矮桌用餐、起居,那些年的爭吵與淚水,是不是扔掉矮桌就等於昨日無悔?〈月明之夜〉有老梗,仍對我產生相當衝擊,換作我是良美,或者說,將總是笑呀笑的良美媽媽換成我媽,少時嘎小眯照樣翻臉翻桌。總覺得單親家庭中的母子檔比較有和諧的可能,母女檔就算加裝避震器也免不了顛簸,要到什麼時候才能與過去、與至親和解呢?可別像良美等到母親過世方始覺醒。(拍拍)

 

(其餘短篇就此略過,意者可參考留言1樓的書介。)

  

 

作者多利安助川的名字跟多摩川好搭,挑這條對東京來說挺重要的大河,不僅配合故事需要,同時呼應筆名真好。其實我一度想起多利魚。從《山羊島的藍色奇蹟》、《戀戀銅鑼燒》,讀到《多摩川物語》,我以為山羊島稍具斧鑿痕,讀過令人觸動的《戀戀銅鑼燒》之後備感放心,終於能隨著作者順當進入舉重若輕的澄和狀態,開始好奇在起司、銅鑼燒、花丼之後,下一回合準備吃啥呢? 

  

 

「電影啊,要是主角從頭到尾都過得很幸福,觀眾是會生氣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因為所謂的主角,就是註定要經歷慘痛的命運,才能夠繼續向前的人。 

不過,在真實的人生中,一點小事就能讓人灰心喪志,每個人都是這樣。 

大家都忘了自己才是主角,人生才是真正的舞台, 

忘了主角愈是身陷絕境,故事就愈有看頭。」 

 

 

生命宛如長河,或兇險、或暗流、或和緩,覺得此刻的自己慘不忍睹嗎?何不恭喜自已入圍最佳主角?XD

 

話雖如此,假若能選擇,我還寧可不要當什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主角,縱觀那些多災多難的人生,即使孜孜矻矻,難保平安寧和的尾聲。要是能夠從頭到尾都幸福,即使被討厭、被生氣也甘願。 XDD

 

  

 

 

書名:多摩川物語 

作者:多利安助川 

譯者:邱香凝 

出版社:博識圖書 

出版日期:2017/04/01 

ISBN9789866104930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