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鄰(立體封)  

 

時間進入二十一世紀,我們不再茹毛飲血,卻免不了明著暗裡的彼此撕咬。我們文明,同時不文明;我們講理,並且不講理。即使自詡為奉公守法、彬彬有禮,一旦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在充分意識到法律薄弱、道德危脆之際,骨子裡的原始血脈仍有可能傾向非法正義。褪去文明的錦袍,我們都有機會走回野蠻人的老路子,假以時日,再許自己一劑轉型正義。

 

《惡鄰》的主角曾這麼想:「我們向來奉公守法,以後也會遵守法律,法律也會保護我們。」←別傻了孩子。

 

建築師藍道夫是個循規蹈矩、克己復禮的主,他成長於正常家庭,有些快樂,偶爾有些小吵鬧,但他最受不了擁槍控老爸,雖然老爸一生從未持械釀禍,光是家裡有數十把上膛的槍已足夠藍道夫心驚肉跳,他不懂父母這種走過二戰的老德有啥戰後創傷,他只相信自己離老家和老爸愈遠,人生就越是正大光明。直到他和老婆小孩搬到新公寓,樓下的鄰居迪特貌似平凡,會烘焙好吃到爆的餅乾蛋糕,一步步接近他的家人,一眼眼窺伺他們的起居日常,接著是一次次的惡意毀謗、攻訐、威脅,夾雜信件與詩歌,分分鐘凌遲他們的神經。

 

藍道夫終於體認到一個可笑的事實,擁有得多的人,最是輸不起。像他這麼一個在乎面子、關心兒女、注重生活的中產階級,壓根敵不過蠻不講理的無產階級,嗜血狗仔隊還有可能著墨於社會階層和貧富不公,將有房有車有銀兩的他們刻劃成恃強凌弱的陰險偽君子,為弱勢邊緣人迪特喉舌顛倒是非。無論你如何憤怒反擊,對方無關痛癢,還有國家養,反之,對方只要戳中你愛子護家的穴,足以陷你墮入「由愛故生怖」的癲狂,萬劫不復。

 

我發現,我原先自以為的優勢,正巧是我的弱點。家人、工作、優渥的生活、財富、好名聲,我可能失去這一切,他卻沒有任何損失。… …

窩囊廢強大無比,因為他輸得起。看來顯然是人生贏家的我卻不堪一擊,因為我們擁有太多,一件都捨不得失去。

 

多次求助於律師及有關單位未果,藍道夫和老婆瑞貝卡瀕臨崩潰,卻意外在共同抵禦外侮的過程中,稍微修復疏離的夫妻線。讀者自始就跟著藍道夫一家人去探監,清楚知道他七旬高齡的老爸乖乖吃著牢飯,令他們全家人忍無可忍的惡鄰迪特‧提貝瑞歐斯已遭終結,未來應該看好不看壞,可是,惡鄰餘毒未清,持續啃噬藍道夫的心神,他決定寫下一切,就從童年沒陰影有射擊練習之無趣寫起,再說說自己不時放著妻子兒女不管,獨享米其林盛宴的冰凍三尺,當然不能忘了提到他愛好和平、有所不為,卻被周遭親友視為懦夫的莫名其妙,然而,在搬到新家以前,他如何體會到這世上真有胡攪蠻纏之人?這故事中關於家庭、親子、人際、社會、意識型態、戰爭和平、婚姻凋零之多層次表述,豈止惡鄰而已。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你我之間豎起的樊籬可以是蠻橫粗暴的柏林圍牆,而泛見於許多家庭的冷暴力,絕不亞於來自鄰居沒有實際暴力行為的威脅。爾後,你逐漸明白書中這句「對我而言,家就是可能中槍的地方。」的多重含意,惡鄰不只批判惡鄰,你必需承認,造成家宅不安的潛在因子很多,除了命運賞你個白眼,樓下住著狂犬般的惡鄰,還有一個可能性:自己。自己,或是任何一名家庭成員,都可能是家庭崩壞的蠹蟲。

 

道德議題永遠不乏模糊地帶,我想起藍道夫曾被問及要是他和女朋友同在樹林遭數名敵人攻擊,無槍敵人欲侵犯女友,而他手中有槍,那麼,他是否選擇開槍救女友?藍道夫大言不慚地表示自己熱愛和平,拒絕開槍,只會好說歹說勸這些人放下賊手立地成佛曉以大義如此這般。發題人重申,倘使你不開槍,女友即遭輪暴,這樣子一來你還是不開槍嗎?儘管藍道夫旨在免除兵役,求取替代役,但他的答覆仍令我瞠目,真心相信他在關鍵時刻會死道友不死貧道無誤。

 

作者以這麼一名行為舉止慣常傾向息事寧人、明哲保身,看在周遭人眼裡未免懦夫,缺少硬漢骨氣的藍道夫為主角,更烘托出文明守禮的你我,即使再軟弱怯懦,都可能有恨不能以牙還牙的一瞬。看到他暗自期待老父為他「做點什麼」,超想逼藍道夫自個兒去做點什麼為家庭出頭不然就巴他頭,小說終局揭露的事實,在閱讀中途已可想而知。比起真相更讓人震撼的是我幾乎沒有太多掙扎便站隊:當法律無法保護人民的時候,非法正義又有什麼不可以?原來,我竟如此崇尚以暴制暴?一方面又有點局外人心態,說好的處世智慧呢?真到非做點什麼不可的該死地步嗎?不然弟弟早先想要撂人的提議也不錯?早叫你搬家不就好了搞啥鬼?

 

以德報怨,何以報德?

以直抱怨,以德報德。

 

 

書名:惡鄰 Fear

作者:德克.柯比威特 Dirk Kurbjuweit

譯者:林師祺

出版社:愛米粒

出版日期:20180101

ISBN9789869520676

 

 

 

 

 

 

 

 

 

 

創作者介紹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嘎 眯
  • 當惡鄰的恐怖騷擾和惡意毀謗如影隨形,
    當法律也無法站在你這邊,你該怎麼辦?
    你願意為你的家人而死,但你會為了他們殺人嗎?

      ★美國AARP秋季最佳選書。已售出18國版權
      ★以犯罪文學,探討文明法治、親情、階級暴力議題!

      「我向來認為父親有可能大開殺戒,每當新聞播報殺人狂新聞,我都屏息聆聽,確定歹徒不是他才如釋重負。」

      藍道夫堅稱他有個正常快樂的童年,除了父親在家裡放了三十把上膛的手槍以外。如今藍道夫是位小有名氣的建築師,有位美麗又聰慧的妻子和兩個小孩。他們剛搬進位於柏林高級住宅區裡的公寓,一切似乎都是如此美好,零缺點,直到他的妻子認識了住在地下室的鄰居迪特。

      迪特一開始非常友善,但沒多久,迪特開始偷窺他們的生活、惡意攻擊他們、甚至威脅他們。藍道夫不知道該如何反抗,求助法律無門之後,一切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名人推薦

      ★推理作家 陳浩基、諮商心理師 許皓宜、國際版權經紀人 譚光磊 勇敢推薦!

    國外各界好評

      「《惡鄰》動搖了我們的道德準則,我們因此同情起暴力復仇,成了命案共謀。我們希望死者活下去嗎?不,我們不願意。我闔上這本書許久之後,依舊沒改變心意。了不起的成就。 」 ——全球暢銷書《命運晚餐》作者赫曼.柯賀

      「鄰居的騷擾從行為怪異到讓人恐懼不安……扣人心弦的德國驚悚小說……讓人忍不住一直翻閱,因為想知道這心理折磨是要怎麼走到終點。」—— 《AARP 雜誌》

      「《惡鄰》逼我們正視膚淺的人類文明有多不堪一擊。而我們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成為殺人犯!」——《每日鏡報》

      「扣人心弦,懸疑弔詭,不可思議的陰沉……《惡鄰》絕對比得上其他驚悚小說。」——《世界報》

      「令人不安地……柯比威特營造出獨特的懸疑氛圍讓讀者去揣測,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迪特被殺害?誰該為此負責?如果讀者是藍道夫,他們會怎麼做?」—— 《出版家週刊》

      「這本社會洞察力豐富的心理犯罪小說,審視了當家庭中有人面對嚴重的威脅時,
    為人父母的壓力與焦慮。有些讀者甚至會替藍道夫的父親加油打氣。」—— 《紐西蘭傾聽者》

      「力道十足,內容多層次。」——《法蘭克福新報》

      「德克.柯比威特揭露,文明生活表層下就潛伏著邪惡。」——《亮點週刊》

      「這是個跟謀殺有關的故事,是一個心理驚悚故事,還有其他更多。」——《藝術焦點》

      「探討道德議題的智慧犯罪小說。」——《書單評論》

      「當我們覺得生活飽受威脅,自由主義價值觀有多重要,這本含蓄又引人入勝的懸疑小說提出深思熟慮的睿智答案。」——德國《布莉姬》女性雜誌

      「一部駭人、充滿創意的驚悚小說,探索心理層面威脅的精采傑作-----我很喜歡。」——喬安娜‧哈里斯,《濃情巧克力》作者

      「關於偏執狂妄想與過往回憶,完成度極高的敘事層次,足以將父母心底最深處的恐懼玩弄於股掌之間。」——費歐娜‧巴頓,《只有她知道》作者

      「寫得太精采了。故事畫面栩栩如生……家庭場景,有個住在地下室,令人毛骨悚然的男人,讓人惴惴不安的故事……」——芮妮‧奈特,《免責聲明》作者

    作者簡介

    德克.柯比威特 Dirk Kurbjuweit

      《明鏡週刊》的副總編輯,目前居住在柏林與漢堡。他曾榮獲多項寫作大獎,包括Egon Erwin Kisch新聞報導獎。著有八本暢銷小說,包括《惡鄰》的許多本書都已在德國被改編成電影、電視或廣播節目。《惡鄰》是他第一本被翻譯成英文的作品,目前已賣出十八個國家版權。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大小姐
  • 感謝分享~推

  • 謝謝 ^^

    嘎 眯 於 2018/01/09 10:10 回覆

  • Ponylite的心世界
  • 嗯~~不明白事實過程
    現代人面對惡鄰
    便是想辦法比他還惡
    不然便是自己忍著點

  • 我很想說搬家吧,但若是經濟困難或有其他問題就沒辦法那麼乾脆,還會擔心搬家後未必就沒有新的惡鄰

    嘎 眯 於 2018/01/09 11:00 回覆

  • 寶寶
  • 不管文明進化如何,仍然有文明達不到的黑暗!
    往往都是在堂堂皇皇的背後進行!
    只要有人,善與惡,光宇暗,永遠存在!

  • 以前聽人以"有禮無體"來形容日本人,但冷靜想想,有禮無體這種事,放諸四海皆準

    嘎 眯 於 2018/01/09 11:07 回覆

  • Big Fish
  • 理論上法律會保護人,但是...也有保護不到的地方,像惡鄰居就無法可管。
    現在城市裡大家都住得很近很密,要不互相打擾很難,所以我好愛美國的獨棟房子,至少比較不會吵到。可惜台灣很難有這樣的房子啦。
    要是氣起來,我會很想以牙還牙,會暴怒想丟東西罵人。
    要是遇到惡鄰居,我也覺得如果有能力就搬家吧,免得受氣難過。

  • 我的脾氣差,也會想以牙還牙,再給我三輩子也很難修養到家

    嘎 眯 於 2018/01/09 11:07 回覆

  • 莫赤匪狐
  • 我覺得《惡鄰》裡最諷刺的就是藍道夫在兵役體檢時,
    聲稱自己連拿槍捍衛自己的女朋友,以保護她不受強暴也不肯,
    最後卻二話不說把地下室的惡鄰轟掉的情節,我覺得藍道夫自己恐怕也算是惡鄰吧 = =

    惡鄰的心得出來了,那有匪呢 @@+

  • 啊,說得好,所以我常對私下抱怨和某人就是不合拍的親友說,感覺是相對的 XD

    有匪當然是拖到周末夜才連忙K書啊 @@

    嘎 眯 於 2018/01/09 11:13 回覆

  • 悄悄話
  • ㄚ芬
  • 這主角超偽善
    懦弱又滿口仁義道德

    如果他弟直接幫他解決掉鄰居
    他一定很爽
    然後又怪他弟衝動沒大腦

    可是想想
    我也會是這樣的人
    這種人其實是多數人
    最好有人幫我解決一堆困難

  • 沒錯,我也可能這樣,好矛盾啊 ><
    但我脾氣比較按捺不住,通常第一時間就會爆發,沒啥辦法忍下去

    嘎 眯 於 2018/01/09 11: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