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卡拉瓦_平面書封W600  

 

歡迎蒞臨卡拉瓦的魔法實境演出,入場的特別來賓有兩種選項,你可以選擇閃邊兒去純觀賞,也可以親自參與這座魔法城鎮的綺麗冒險,備受世人嚮往的卡拉瓦魔幻劇團不是尋常舞台劇可比擬,卡拉瓦貴賓的重頭戲就是真人實境秀加幻境遊歷,單純當個觀眾也太落漆,別說你好不容易取得入場資格卻只想看看不想玩?(搖食指)

 

思嘉蕾 (Scarlette) 和妹妹 泰拉 (Donatella) 從小生長在崔斯達島,身為總督之女卻沒有貴女待遇,媽媽在的時候還算兩個寶,媽媽失蹤後活得還不如野草自由,爸爸以保護之名行控制之實,拿連坐法和動輒打罵當作成長養分,她們好像島上的落難公主,作夢都想離開崔斯達島,卻哪兒也去不了。

 

傳聞卡拉瓦是魔法與夢想的樂土,儼然姊妹倆灰色日常中難得想望的虹彩,思嘉蕾 在過去七年間持續寫信給卡拉瓦團長,由衷期盼卡拉瓦能巡迴至崔斯達,奈何團長從未回覆,直到第七年,思嘉蕾 一反過去的邀請,勸卡拉瓦別來,她準備聽爸爸的話結婚,嫁給「只有魚雁往返,實則素昧平生」的伯爵,她〝深信〞未曾謀面的未婚夫會是自己和妹妹脫離苦海的救贖,就連妹妹都認為姊姊這沒來由的篤信實在好傻好天真,唉,妳姊也是醉了。

 

孰料,過去六年悶不吭聲的卡拉瓦團長竟回信邀請她們前往夢之島,已將自由幻夢構築在未婚夫身上的思嘉蕾 ,即使略微動搖,仍矢口不去,亟欲掙脫父親魔爪的妹妹心生一計,夥同水手朱利安拐帶思嘉蕾 離島七日遊,思嘉蕾 一覺醒來只見帥帥的朱利安在眼前礙眼,妹妹泰拉卻無影無蹤,心慌意亂之際,卡拉瓦劇團的年度鉅作堂皇展開,泰拉的失蹤正是遊戲謎題,成功闖關找出泰拉的人方能拔得頭籌,過程中死活不計,瘋狂不計。

 

白天與黑夜顛倒,謊言和真相迷離,即使她將童話奇景和隨心緒切換的華服當成眼睛業障重,又如何把失蹤妹妹和浴血朱利安都當成遊戲?哪怕失心瘋、受了傷、死了人、一夕白頭,全都不必當真?「現在感覺卻不像她在玩遊戲,而是遊戲在玩她。」而她卻無法喊卡。

 

getImage  

 

我對《魔幻卡拉瓦》的感覺矛盾,它的背景設定奇幻絢麗,主角思嘉蕾 的個性不是我的菜,美則美矣,單蠢無比,從小相信城堡與公主就算了,誰沒有過去?但,她外矜持內火熱、矛盾、矯情造作、口是心非、自詡理性又沒幾分理智,行動間之所以能關關難過關關過,只能說作者厚愛主角賦予幸運。她到底跟我有多不合拍?試舉一例,老是對朱利安口嫌體正直也罷,幫朱利安清理傷口瞥見古銅色腹肌順便想到「伯爵也會有這麼平坦結實的小腹嗎?」真令我絕倒,凡此種種,我既無法伸出爪子去書裡彈她額頭,只好自個兒撫額。

 

「泰拉,這不對。」思嘉蕾 說,「妳不能愛上才剛認識沒多久的人。」

泰拉眨眼,臉頰上的暈紅加深成憤怒的彤紅,「我知道妳經過了很多事。所以,妳要跟從沒見過的人結婚,這我就不提醒妳了。

↗說得好!思嘉蕾 不只將陌生未婚夫當成護身符,她認識朱利安也沒幾天,愛就愛了,還只准州官放火哩。(攤手)

 

那麼,男主角的表現可有比較搶眼?除了帥氣身材好,關鍵時刻願意挺身而出,揭開謊言和表演之後,究竟有多少真心實意?說好不再說謊就真的再無欺瞞?恕我不免打了折扣,下冊若不幫男女主角補血增氧,我可能不會愛你。其餘配角從父親、未婚夫到卡拉瓦團長就沒個正常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扭曲,讓我稍感興味的反倒是愛子這類串場小角色。

 

所幸故事場景切換迅疾且炫目,戲劇性衝突和轉折到位,轉移我對女主角的不耐煩,幾次翻過白眼,旋又受到牽引定睛瞧下去,看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抑或假作真時真亦假,我總算可以理解它如何吸引福斯出資買下電影版權,並交付《分岐者》、《決戰王妃》、《紅皇后》的製作人製作。待我咔哩咔啦順暢嚼完全書之後,結尾留下懸念重振我的士氣,期待下集能看到妹妹泰拉的分量增加,力挺妹妹和配角們站起來,超越姊姊思嘉蕾 甚至打敗她!那是不可能的事好嗎

 

《魔幻卡拉瓦》原名 Caraval 挺有意思,既讓我聯想到 Carnival 嘉年華會,又似 Caravel 輕量級帆船,想像自己乘坐 Caravel 帆船去冒險,徜徉在嘉年華會般的華麗幻境之間,融入 Caraval 卡拉瓦眼見未必是真的虛實遊戲。注意!一切不過是場表演,玩玩就好,你可千萬別太入戲,遊戲裡夢想成真固然可喜,要是傻傻分不清真假甚至無法清醒,當心夢魘反噬,表演過程中無可避免喜怒哀樂的起落,落幕後既無傷心療癒的售後服務,更沒有斷肢殘骸的修復。(獰笑)

 

在這場驚心動魄、可怖多過可愛的表演中,搏得頭采方能實現「願望」,我喜歡故事尾聲對願望的詮釋,願望不是可以給的東西,更無法四處索要去奢求他人遂了自己心願,唯獨在全心全力想要時,才能成就「有願就有力」的可能。妳早該明白將希望寄予他人不啻海灘築沙城,展望由我出發,願景不假外求。別人畫的大餅都是虛的,自己努力護食的熱量才是真的。我們常打趣道,認真就輸了!玩笑歸玩笑,試問,馬馬虎虎難道就贏了?

  

05/03 補充 Ps.

我的第二段原為:「緋紅 (Scarlette,我習慣喚作思嘉和妹妹塔拉 (Donatella,正式出版可能譯為泰拉   XD) 從小生長在崔斯達島... ...」

剛收到臉譜通知正式出版將 緋紅 改為   思嘉蕾,男主角對她的戲稱由阿紅變蕾嘉思,塔拉則為泰拉。

承認吧,其實我的念力真的蠻強的,我血脈中的魔法基因遲早甦醒,卡拉瓦團主要不要換人當當看?(挑眉)

 

書名:魔幻卡拉瓦(上) Caraval

作者:史蒂芬妮‧蓋柏 Stephanie Garber

譯者:林欣璇

出版社:臉譜出版

出版日期:20185月31日

ISBN9789862356708 

魔幻卡拉瓦1:緋紅色的少女【獨家限量親簽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嘎 眯
  • 【新書簡介】
    ✴美國有八間出版社出價爭奪版權,其中五間出版社的最終報價超過五十萬美金!
    ✴二十世紀福斯以七位數美金 pre-empt 搶下電影版權!
    ✴電影確定由《分岐者》、《決戰王妃》、《紅皇后》的製作人製作!
      
    魔幻劇團卡拉瓦以獨樹一格的表演形式著稱,打造絢爛奪目的城鎮,讓觀眾在這個充滿魔法的地方,觀賞為期一週的舞台劇演出,然而這不僅是一齣戲劇,更是一場可以親自體驗的冒險遊戲。
      
    緋紅原本和家人過著平凡幸福的日子,媽媽過世後,爸爸突然變得性情殘暴,只要她和妹妹泰拉其中一人犯錯,便會狠狠毆打另一個人給對方看,更威脅他們休想離開從小生長的崔斯達島。當姊妹倆收到夢寐以求的卡拉瓦劇團邀請函,緋紅二話不說想把票送人,泰拉卻視為脫離父親魔掌的最佳機會,於是和剛認識的帥氣水手朱利安合作,把姊姊騙到劇團表演的所在地夢之島。
      
    一到夢之島,緋紅卻找不到心愛的妹妹,朱利安直說泰拉早已進入遊戲中,緋紅只好跟著他來到一幢圍籬變化出各式圖案的大宅報到,在那裡踩著獨輪車的女孩不斷強調,進到裡面後不管一切看起來多麼真實,都不要忘記它最終只是一場遊戲,若結束之後,參賽者無法抽離導致發瘋甚至自殺,卡拉瓦劇團一概不負責。
      
    緋紅跟著第一個提示來到五號房,先聽到房間內傳出巨大聲響,接著是泰拉和年輕男子的耳語,她急得要衝進去,妹妹卻無情的說你要是開門,我永遠也不會原諒你,不知如何是好的緋紅只好黯然離開。沒想到隔天泰拉房間凌亂不堪,折斷的床桿、半毀的床單,妹妹的衣服四散一地,更擠滿了陌生人,經過朱利安的暗示,緋紅才知道原來找出泰拉就是這次遊戲的終極目標。
      
    緋紅很快地在一團混亂中認出不屬於泰拉的東西,照著上面的指引抵達一座城堡,和朱利安走散的她無意間發現噴水池的機關,開啟了通往地底的隧道,一下去便聽到了淒厲的哀號聲,那名騎著獨輪車的女孩突然出現,嚴厲警告緋紅,若想繼續參賽就立刻上去。然而遊戲彷彿從這一刻變了調,朱利安當晚渾身是血回到房間,絕口不提自己如何受傷;又有一名參賽者失蹤;緋紅因為誤判情勢,必須交出自己兩天的性命……在這五夜四天的華麗冒險,只有最入戲的人才能夠成為最後贏家。
      
    本書作者史蒂芬妮‧蓋柏以大量的顏色堆砌出夜晚五彩繽紛、白天蒼白如廢墟的夢之島,更繁複妝點每一個小細節,如會隨著主角所在情境與情緒改變樣式的禮服、佈滿時鐘的房間及發光的城堡,令人目不暇給。故事最初的設定讓看似殘酷的情節與人物,不到最後一頁無法分辨真偽,這是近年最完整、流暢且聰明的青少年小說。

  • 莫赤匪狐
  • 這個姐姐非常不得我胃口,囉嗦又自以為理性,還不准妹妹不聽從她的安排.....就是長得漂釀這點我就很難抗拒 (喂喂)

    咦,魔幻卡拉瓦有下集喔? <- 狀況外 =''=


  • 這位緋紅小姐讓我白眼翻到後腦勺了 @@
    說到美麗,作者對她的膚色描述讓我的美好想像撞牆了



    嘎 眯 於 2018/05/02 16:22 回覆

  • Big Fish
  • 一開始說為了獎品是願望而要去玩,我就覺得很奇怪,這麼虛幻的東西,我才不會去。要啥願望自己求就有了,別人能給什麼願望啊,這獎品一點都不吸引我啊。哈哈))沒想到結尾說到了願望,看來我一開始就有看到重點。
    我也覺得角色都怪怪的,奇怪的父親、奇怪的未婚夫、奇怪的遊戲,衣服還會像變魔術一樣自動轉換。

  • 哎呀,妳不能這樣啊,太理智不去玩的話還有啥戲唱呢(扯大腿

    嘎 眯 於 2018/05/17 12:20 回覆

  • 王昆
  • 好友晚安。來欣賞你的文創 。寫的很棒 !謝謝你。祝福你 闔家平安幸福溫馨甜蜜

  • 謝謝!也祝您闔家平安順心

    嘎 眯 於 2018/05/17 12:2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