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的女孩  

 

這年頭多的是恐龍家長和媽寶,常見過度關愛的家長,撒手不管的父母不多。在我兒年幼無知易拐騙的那些年,老身我也曾勉為其難帶著他參加不少親子派對,見識多少家長珍視孩子如珠似玉,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裡怕摔了。即使是上百人聚會,即使與會人士摻雜我這種欺兒霸女(?)的草莽家長,大家都不太可能忘記盯緊兒女。在這種情況下,很難想像有孩子從派對中人間蒸發,家長竟等到夜闌人靜才注意到:啊,涼風有信,我女兒不見了。 莫不是傳說中的神隱少女

《消失的女孩》書中的父母就是這麼扯,八歲的黛西‧梅森從自家舉辦的煙火轟趴中失蹤,當天客人一籮筐,卻無人察覺異狀。黛西不見了之後,報警處理好像是次要,那麼,什麼才是最重要的呢?

對媽媽雪柔而言,面子至關緊要,警察駕臨前,先將家裡整理成樣品屋才像話,黛西的房間儼然展示主場,雪柔自己從頭到腳的穿搭更是重頭戲,恍似腳下那雙鞋都比女兒的下落重要。至於讓警方入內搜證這回事?沒門兒!說好的失去孩子好慌張好難過瀕臨崩潰呢?就交給為人父親的貝瑞吧~

只見貝瑞聲淚俱下,口口聲聲小公主,裡裡外外哭得慘又假,對自己當天的行蹤閃閃爍爍,迴避又迴避。被問急了便振振有辭的質疑警方不卯足警力去搜尋找人,反倒杵在這裡揪著家長的小辮子不放是何居心!這四口之家的最後一個突破口是十歲的悶葫蘆哥哥李歐,依警方看來,男孩的畏縮、抑鬱、悽悽惶惶的模樣,明顯不對勁。

每當有小孩失蹤,無論父母表現再沉痛都擺脫不了嫌疑,更別說是像貝瑞和雪柔這麼〝以造作為己任,置黛西於度外〞的家長。無論警方或圍觀群眾都懷疑這對夫妻背地裡有鬼,記者會一開完,網軍便炸了,從推特到臉書,從推理達人到正義魔人,無不偵探上身,真不知是功在探案,抑或干擾辦案。外行人看這對夫妻尚且覺得古怪,遑論資深警探,果然,不查則已,一查很有戲。舉凡雪柔的童年黑歷史、對女兒的嫉妒,貝瑞的婚外活躍、疑似特殊性癖好,在在加深小女孩失蹤的闇影疑雲,時間拖得愈長,黛西生還的可能性愈低。

故事中有兩對夫妻恰與梅森夫婦成為對比,一是甫失去兒子傑克、創痛未癒的警督亞當‧弗利夫婦,一是渴盼擁有小孩卻求而不得的吉斯林罕夫妻。自此回視梅森夫妻,更讓人覺得不正常,分不清是可憐可憎可怖,在釐清事實以前,說無辜未免乎荒唐,說有罪又流於武斷。

當家庭矛盾、父母偏心、校園霸凌、陳年往事、青少年犯罪、街頭巷議、鄉民力量… …都纏絞成團時,這起事件已經從一個小女孩的失蹤,升級為繁複的失蹤2.0。真相只有一個,奈何線索紛沓,假作真是真亦假,可能性多不勝數。當我批判書中警方辦案方向受輿論牽制時,身為讀者的我何嘗不受作者的詭譎狡詐誤導,不管在閱讀過程中如何猜測推敲,都覺得結局好打臉啊啊啊!消失的女孩,迷路的真相,IQ出離的讀者我。Orz

 

 

書名:消失的女孩 Close to Home

作者: 卡拉‧韓特 Cara Hunter

譯者:盧相如

出版社:商周

出版日期:2018113

ISBN978986477559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嘎 眯 的頭像
嘎 眯

嘎眯不搗蛋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