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暮時分微光醉人之際,我們終於抵達維也納。公園裡的約翰.史特勞斯金像,和甘藍菜花鐘,仍是旅人必拍景點。

VIENNA維也納,當地原名是WIEN

 

若是想親炙這古老城市的文化,任一個行宮或博物館導覽,起碼要半天光陰。Jane是初次造訪,僅一天的時間,我該怎樣帶領她遊覽這座城市呢?事先與她溝通之後的結論是,像所有觀光客會作的事情一樣,先帶她走馬看花拍攝到此一遊的相片,等她稍微熟悉市區交通後,午後兩個小時再容我開小差。

2005年初,我和Sara住在維也納大學後方,每天走到電車站首先看到的,必是雙塔教堂,和佛洛伊德公園。是時大雪紛飛,忍著僵冷的手按快門,笑容也彷彿凍結似地施展不開來。那樣冷冽環境裡中所拍來的數百張珍貴相片,居然隨著我舊電腦壽終而搶救不及。如今舊地重拍,同樣的場地,兩樣的時節,截然不同的光景!

近年來佛洛伊德學說備受質疑批評,早已不是心理系的顯學,我帶著善意的欺騙,沒在這兒說給他聽。

此區有家小餐館Einstein (愛因斯坦),我和Sara曾光顧兩次,食材新鮮價格平實,深受附近的學生喜愛,惟一缺點是空氣中濃得化不開的煙味。

維也納的交通便利,電車1號線和2號線,分別順/逆時鐘繞著環城大道,加上綿密的地鐵網和公車路線,只要拿一本正確地圖,買張合適天數的維也納卡,幾無迷路可能。

這裡的博物館,多半是哈布斯王朝時期的建築,連同王宮,馬術學校等,看得出來一脈相承的建築風格。

 

我個人喜愛在前往王宮的路上,遠眺市政廳。05年那次到訪時,市政廳前正搭起了臨時溜冰場,聲光舞動直至半夜。

 

這一趟正值史蒂芬教堂的高塔維修中,像是受了傷被包紮似的。

我帶著Jane以最有效率的轉乘,一路拍照來到了熊布朗站,心中對Sissi有些抱歉,今次我前來熊布朗宮拍外觀,卻沒能再進入宮裡向您請安。

 

到了上下貝維德雷宮,我心中再度發出哀嗚!於情於理我都不該錯過裡頭的老朋友克林姆(Camille妳誰啊?不過才來過一次,Klimt又不認得妳)。抱歉了,那光彩奪目的畫作,我改日再找機會來嘿!

 

聖馬可教堂位在環城大道外側,建築型式與哈布斯王族宮廷明顯不同。

Camille馬力十足的走馬看花衝勁,我還能帶著Jane搭電車轉公車,去探訪有著「奧地利高第」之稱的百水先生建築,百水公寓。

(百 水 先生的原名當然沒那麼簡單,而是長長一串的奧地利文,他的日藉老婆,幫他取了東方化的名字,豐和百水。 -- 唉!我是憑記憶在KEY這篇的,近年本人腦細胞死了不少,連教堂名稱都有點不太確定,若有什麼字眼或是資訊錯誤的地方,先說聲抱歉!)

無法進入公寓裡沒關係,附近的百水藝術村,仿百水公寓而建,裡頭的洗手間當然也是拷貝版。

如果我家在百水公寓,每天坐在這種化妝室裡大小解,不知會不會頭暈?

個人覺得西班牙高第重線條表現(無一直線),用色大膽熱情,但也有不在顏色上著墨之作。而百水建築的色彩鮮跳逗趣,有些塊狀格線,會讓我想起蒙德里安的畫作,接著又想起,曾以蒙德里安畫作圖案作套餐的Haggen dazs冰淇淋。

嗯,我顯然是餓了!

趕忙進入藝術村裡的餐廳,點份匈牙利水煮牛肉,南瓜濃湯配上硬麵包,總算稍稍撫慰我奔忙了整個早上的腸胃。下午再去著名的Sacher咖啡館,吃他們經典之作Sacher巧克力torte,雖然我不愛那麼甜膩的點心也對這種名店有些感冒,在Jane 面前還是先別囉嗦我個人觀感,免得破壞人家的初體驗。其實,若配上香醇不加糖的Melange咖啡,那甜點也就不是那般膩死人了。

說到老店,世上多少豪華飯店的水晶吊燈,系出自這間百年水晶老店啊!

湯足飯飽,咱們乘著地鐵往更遠的地方去,越過多瑙運河,去看看人家的焚化爐!垃圾焚化爐有什麼好看的?呃,這也是百水先生的設計呀!

暫時揮別了心滿意足的Jane約好了兩個小時後再見。我想看的就是這個展覽啦!展名是從莫內到畢卡索,但實際展出的,還包括塞尚,米羅,夏卡爾等許多作品,雖說展品並非這些大師的代表作,但已夠我這種門外漢,領略一堂西洋近代美術史了。

就算有個頭腫了一包,一直在展覽廳裡吵鬧不休的小朋友,還是不減我的開心雀躍。

我愛Albertina!上回在這兒展出夏卡爾全系列,今趟又不負我的期望。

步離Albertina,混在觀看街頭表演的人群中,我開始盤算該用什麼樣的晚餐,為這趟短暫行程畫下句點。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