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不壞,男人不愛!?明知是蛇蠍美人,男人照樣前仆後繼?

美女葛蕾茜,美則美矣,毫無人性,最糟糕的是,別人家波大無腦,她還聰明絕頂,佐以變態心理,簡直是致命的化身。她殺人如麻,警方卻拿她沒辦法,最後一名受害者,也是令她到案的亞契警探,歷經世人無法想像的極致凌虐,方才逃出生天,噢不,不是他逃出葛蕾茜的魔掌,若非大美女主動打電話給警方,亞契活得了嗎?要不是葛蕾茜自個兒高興往牢裡蹲,警方真能將美女殺人狂繩之以法?然而,那都不重要了,總之她人被關著,而亞契警探的心,亦隨之受禁錮,無法自夢魘掙脫。他身上留著葛蕾茜鑿刻的那顆「心」,傷口會癒合,心的疤痕印記,從未消失。

森林公園,冒出一具屍體。依照無三不成理法則,未久,又在方圓百里內,另行冒出兩具來。亞契需要記者蘇珊幫忙發佈新聞稿,以期釐清屍體身分。屍體雖然不說話,又隱隱透出端倪,似乎與蘇珊追蹤的議員性侵未成年保母有關。13年前,亞契經手的第一樁兇殺案,第一具屍體,正是美女葛蕾茜的犠牲品,也是同一座公園限量出產,這座公園,還真是一切的根源。十三年前的往事,如昨日歷歷,唯一肯定的是,13年後的三具屍體,肯定跟葛蕾茜毫無關聯,畢竟她人在牢裡鞭長莫及,又哪來功夫殺人呢!才這麼想著,就聽說葛蕾茜逃脫了… …果真是連想都不能想啊!

 

他的問題不在於有沒有自覺,他完全清楚自己有多不正常。

他願意付出任何代價來換取小小的否認。

誘人的美食,可能有礙健康;毒害人心的物事,容易讓人上癮。同理可證,迷人的甜心,使人飛蛾撲火,在所不惜。男人淪陷在葛蕾茜手裡,有些成為禁臠,有些成為幫手,不能全怪葛蕾茜脅迫,這些男人當中,有多少是被迫,又有多少是志願的呢?若說葛蕾茜是變態,那麼,跟她交手過的男人,還有多少能維持理智常態呢?愈想愈恐怖,這種女人活在小說裡就好,現實生活中若多幾枚致命吸引力未爆彈,大老婆都別混了!

《心囚》中顯得撲朔迷離的部分,皆於《危險甜心》具體呈現並且浮出檯面,令我既滿意,又失望,滿意的是,嗯,我猜對一些,失望的是,幹嘛讓我猜中這部分!(嗚~我這烏鴉)對於主角作法,我雖不意外,但也很難苟同,以至於在看到他對媒體喊話時說出這句:「讓她回來── 接受州政府的監管很重要,這樣我們才能完成指認受害者的工作。」不禁想飆髒話,活著回來,是對受害者重要,還是對你個人重要?最爛的莫過於接近結尾時,他對好友亨利〝交待〞的事。總之,遇上美女就化作繞指柔的男人,你的名字叫豬頭!抱歉,這故事走向,令我激動到想開扁。(指節嘎吱嘎吱作響… …話說回來,我也不必咬牙切齒,換作我是男人,未必是柳下惠吧,慚~)

 

《危險甜心》,張力與《心囚》相當,《心囚》略微峰迴路轉,而《危險甜心》顯然下了重口味,節奏加快,情節分明。公園案與葛蕾茜越獄,雙線並行,書過一半,亞契警探與葛蕾茜之間的瞹眛糾葛,色彩濃烈,幾有凌駕公園三屍案之勢。主角所作的抉擇,是會讓人邊叫〝哎唷喂啊,你嘛幫幫忙!〞(←戳他腦袋),一邊又忍不住被吸引住,亟欲瞭解主角所作所為,意欲如何的那種小說,不到黃河心不死,未到結局眼不闔。作者玩了點迂迴戰術,吊著讀者一顆心,讀到最後,佯裝慷慨地給讀者一個兇手,再度A走重點人物,埋下另一個伏筆,顯然還有第三部等在後頭。放馬過來吧,無論幾集,我一定要看到致命甜心的終極下場!

 

 

PS. 一下,書裡有句話形容媒體:「悲劇越慘烈,大家越希望分一杯羹,這就是記者與一般人的區別。」話是沒錯啦,可是,再怎麼厭惡媒體,還是拜託大家,加減追蹤一下新聞,像美女葛蕾茜,明明是家喻戶曉的人物,那個餐廳雜役小男生,還有加油站的的大查理,偏偏認不出來!姐姐妹妹們,少看點韓劇,收播一下新聞,免得哪天和甜心毒蠍女正面交鋒都不認得啊!(抖~)

 

書名:危險甜心 Sweetheart

作者:雀兒喜.肯恩 Chelsea Cain

譯者:黃意然

出版社:皇冠文化

出版日期:2011808

ISBN978957332827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