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這算不算被帶壞?前天的我,不怎麼專心上班

心思遠颺,飛到花蓮蹓躂,任憑我千呼萬喚,就是忘了回家

手指夾帶些許不甘心,霹靂啪啦地攻擊鍵盤,思緒不在台中

螢幕上的美元符號,化作專業停擺的頓號

郵件中的字母abc,變成花蓮的藍天白雲原野大放送

小花伸展,小草搖頭晃腦,星辰伴著日月,輕風逐著流水

齊齊對我招手:呆呆嘎眯,妳怎麼還愣在那兒,快來快來!

週五一下班,我總迫不及待地飆回鄉下老家,從不戀棧水泥叢林。偶有朋友約我週末聚會,只要地點選在市區,十之七八是被我推掉的。原因無他,失去老家周末的嘎眯,像是未蓄電的手機,除了死寂,甭想聽見一絲愉悅的鈴聲。一回,同事閱讀吉本芭娜娜的《王國》No.1,突然轉頭過來對我〝表白〞:「喂~裡頭從山上來到東京的女生,根本就是妳這個罹患都市不適症的傢伙嘛!害我閱讀時,腦子裡居然是妳三不五時就控訴都市有多不適合人住,昆蟲鳥魚花草都住得下去的老家有多好的樣子。難怪妳推薦我看這本書!」

不好意思哎,這位同事,現在我又想說服妳讀《夾腳拖的夏天》了!好可恨,我從鄉下被移植到都市,即使百般不適,千般思念,萬般殘念,迫於現實無奈,在工作與想望的衝撞間,只能選擇工作以糊口。而作者口口聲聲說城裡薪水利多是一大誘惑,末了還不是移民去花蓮,人家可以寫作為生,我既不會寫作,也不會種田,怎麼差那麼多!(狂泣~)

並沒有規定,人生要怎麼過,為什麼非得在職場上,爭個頭破血流

人才是人,普通人也是人,吃得苦中苦,不保證能成為人上人

不才在下我,若歪來歪去,攤成懶骨頭,同樣是個人

大夥兒在都市過著逼仄人生,長期作著告老還鄉的春秋大夢

作者瞿欣怡就這麼扔下台北,跑去花蓮過她的貓生

懶蟲嘎眯也想拋開一切,回鄉下老家過我的蟲生啊!

 「不找自己麻煩,就是智慧心;不找別人麻煩,就是慈悲心。」

所以,我是個既沒有智慧,又不慈悲的傢伙,因為我很愛找麻煩。

閱讀《夾腳拖的夏天》,文字太誘人,插圖可愛到犯規,花蓮更是撩撥人!作者也很妙,您瞧瞧上頭那段話,就知道她有多麼可愛,咱們也沒啥智慧,短少慈悲,麻煩長相左右是正常的,但有幾人能找麻煩到那地步,將工作辭掉,找碴到花蓮呢!?作者還搬出一句很多人都愛到底的老赫的話,一整個戳中我的死穴。

「我只是嘗試著過自己要的生活而已,為何如此艱難呢?」

           --赫曼.赫塞 《徬徨少年時》

特別是,我每隔幾年,就愛裝少年地回頭重讀他的作品。昨日當我年輕時,誰不引老赫為知己,一踏入職場,我逐漸向物質世界靠攏,變成令小王子匪夷所思的那種凡事以數字計算的成年人,不再嘗試過自己要的生活。正當我險些犯了老毛病,重拾青春的矛盾徬徨,作者一句話,又令我變得淡定多了:「那些混亂的青春,本來就該痛苦混亂,再回頭整理也沒有意義。」

 

《夾腳拖的夏天》,文字溫煦平實,如午後小憩,慵懶醒轉,自在彈奏的即興曲。作者像城市鄉巴佬般勇闖花蓮,都市裡的精明幹練,來到鄉下,毫無用武之處,只能呵呵笑淪為傻大姐,偶而秀才遇到兵,也只能瞠目以視,這類的書寫饒富趣味,初時有點像是當年初閱彼德.梅爾《山居歲月普羅旺斯的一年》,又多了幾分地緣相近的親切。這麼說來,好像要拐騙全民移居鄉下?其實不然,對於箇中轉折和經濟考量,作者亦直言不諱,套句她的話:「搬到花蓮,不是搬到童話世界,人生的煩惱,依舊存在。」

閱讀之後,感覺太愜意,自然想放空,既然想放空,哪裡寫得出心得

我本打算寫出底下這句,就要收拾行李,揮別陰霾台中

〝閱後心得 = 快意人生,愜意十足,現正體驗中 + 放空 ing = 年後再敍

 真的不明白中間那段打哪兒來的(汗)

那絕不是懶蟲嘎眯寫的,還我蟲生啊~

《夾腳拖的夏天》,有海天一色的寬廣,從中汲取悠閒不難

《夾腳拖的夏天》,有花草青蔬的氣息,從中攝取養分不難

《夾腳拖的夏天》,有走過歲月的智慧,靜下心來,你也可以多點清明,在夢想與實際之間,找到平衡。

 

 

書名:夾腳拖的夏天 從台北到花蓮的生活實驗

作者:瞿欣怡

出版社:心靈工坊

出版日期:201181

ISBN9789866112171

 

Again… …嘎眯又囉嗦了… …(心虛中),大家還不如直接看影片就好: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