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 46 -1.jpg

  

月黑風高殺人夜,天荒地僻好埋屍。我殺,故我在,殺殺殺殺殺。

絕大多數的日常食光裡,我不會想起存在的議題,不過平凡無奇的「活著」罷了。然而,對於二戰期間集中營裡的囚徒而言,單單想要活著都成了奢求,死生盡皆地獄。好不容易撐過終戰的倖存者們,餘生能否回歸寧和日常?

1944年,希望無存,絕望無邊。集中營冷厲的風,是惡魔的呼吸。假如你來自布亨瓦德基中營,曾經待在46號樓從事瘋狂實驗,戰後,你或許出走千里,或許終其一生都無法走出魔鬼法陣。

 

 「她知道時間不能沖淡痛苦,

時間只能讓他們學會和事實共處。」

 

2014年初,亡者凝噎,生者悚然。作家艾蕾克希和謀殺案有緣,七年前,男友死於追緝未完成,而今,閨蜜也許可能或許死於知道太多。

好友莉內雅自倫敦的慶功宴缺席,反倒出席瑞典棄屍現場。屍體被割喉挖眼,左手臂上刺了個「X」,最後草草蓋上廢棄船隻了事。艾蕾克希趕赴瑞典之後,自犯罪側寫師愛蜜莉得知更多不為人知的內幕。莉內雅可能是連續殺人狂的又一枚勳章,她的死法和倫敦的數起男孩謀殺案驚人地相似,同樣遭到刨眼切除氣管,差別只在於其他死者都是男孩,左手臂上刺了「Y」,惟獨莉內雅為成年女性,臂上標註X。兩地的凶手究竟是同一個人,抑或兩名殺人犯的主從呼應?

出於隱晦的意念,愛蜜莉讓艾蕾克希加入夜訪凶案現場之旅,偵訊時也沒落下艾蕾克希,愛蜜莉的強大猶原不足,而初時看似無能的艾蕾克希,終究參透某人的一葉障目。(可以舉報愛蜜莉洩密,不服從主管約束,打破原則讓外人參與辦案嗎?)屍體累加,割破喉嚨的男孩們不得聲張,破案的契機,遙遙指向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真相尚未揭露,殺機愈發張狂。當妳凝視凶手,凶手也正在暗處凝視著妳。TO大愛和小艾,妳們也知道得太多了!

學生時代挑戰艱澀著作無虞,如今萬萬無能,對於白天爆肝燒腦的上班族來說,我越來越偏好清晰明快風,但又不想要過於直白缺智,最好是七分的爽利,三分的腦力激盪。《46號樓的囚徒》剛好不費神又不腦殘,讀來舒服。這並不是說犯罪小說常見的血腥殘酷及連續殺人犯的變態喜人,也不代表集中營裡的凌虐泯滅人性適合下飯,而是想幫作者避免長篇累牘的敍事風格點個讚,比方,艾蕾克希的七年痛,愛蜜莉的黑盒子,若在某些企圖心旺盛的作者筆下可能揮灑萬言書,Block 46索性輕巧帶過,適度留白,反正讀者會自行腦補填充。

情節暢快偶有讓我舉牌抗議的地方,例如,究竟有多耀眼的過往實績能讓愛密莉在職場上我行我素不被打死?兩位才曖昧沒幾天就滾上沙發了嗎?在最糟境地始終活下去的人卻輕易地在即將反殺是日如此這般教讀者情何以堪?我想再多看幾眼安利希不行嗎?顯然不行,但我還是咻哩唿嚕無滯礙完食,沒有千字的場景營造,沒有萬字的心情贅述記憶傷痕,於是,自己多話可以別人囉嗦超煩的上班族得以鬆快,作者拋擲數個懸疑餌,足令好奇心上鈎,緊跟著主角打擊犯罪,揪心揭密。

如果這故事只有現在式的雙女主推理,無論她們過去有何創傷,在作者輕描淡寫下,我不見得難過,但就因為多了46號樓,難免讓人思緒擾動遙想當年,多少罪惡獰笑橫行,多少精采的靈魂殞落,這天地不仁的人間,又有多少童蒙的眼,才窺得世界一隅,便來不及成長。這是個成雙成對的故事,雙女主,遠近兩時間軸敍事並進,兩地取屍,疑似雙凶… …,故事的轉折衝突誘人深入,隨其心情跌宕。接近終局,真相大白所帶給我的寬慰猶原遺憾,也是加倍的。

其實,要是凶手維持老調及低調,他有可能繼續逍遙法外,果真是欲使其亡,先使其狂,我們從凶手身上學到:要聽爸爸的話!

 

 

書名:46號樓的囚徒 Block 46

作者:喬安娜.古斯塔夫森 Johana Gustawsson

出版社:馬可孛羅

出版日期:2021/08/7

ISBN9789860767148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