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最暗黑,只有更暗黑。

 

好不容易來到費洛瑞,卻發現奇幻王國也可以很幻滅的昆汀,終究當起了國王。這種定時上陽台和民眾揮揮手的職業,肯定讓昆汀胖了好幾公斤,故事不應該是這樣的,說好的冒險都到哪兒去了?

 

不甘於無聊的昆汀,無法抗拒冒險犯難的浪漫泡沫,他渴望成為英雄。為了傳說中黃金之鑰,昆汀國王率眾航行到世界盡頭,以為自己終將獲得什麼,殊不知… …

 

龍說,「你想成為英雄,不過你根本不知道英雄是什麼,你認為英雄就是贏家,但是英雄必須隨時作好失敗的準備,昆汀,你準備好了嗎?你準備好失去一切了嗎?」

 

「我已經失去一切了。」他說。

 

昆汀未免自矇,在尚未失去之前,人往往不懂得自己還擁有什麼。

 

 

 

《費洛瑞之書2:黃金七鑰》中,以昆汀國王找冒險作為現在進行式,與之平行展開的,則是茱莉亞王后的過去式。那幾年,昆汀進入象牙塔式學院殿堂修習魔法,聰明絕頂的茱莉亞則恍若置身街頭巷戰。

 

無法進入布雷克畢爾學魔法不算慘,沒有被魔法騙術唬弄成功才是慘。她依稀記得發生過什麼,她記得與魔法大門擦身而過,她再也無法忍受現實中看似康莊大道的長春藤名校,枱面上的茱莉亞崩潰了,潛藏其中的魔女茱莉亞勝出,她什麼都可以做,她不顧一切,只求一個咒語的可能。

 

就茱莉亞內心世界的晦暗狂暴觀之,昆汀自我感覺良好的惆悵似乎遜掉了;以喬許和潘尼在別的世界混得開,有為有謀的層面來看,卡在費洛瑞王座上長肉的昆汀同樣弱掉了,果然是人外有人,這是嘎眯啃讀第二集逾半時的短暫想法。

 

潘尼:「當你愈深入宇宙的謎題,萬物就變得愈無趣。」

 

茱莉亞的過去,看似與昆汀的冒險旅程無關,然而,陰險的作者才不作那種毫無關聯的天兵舉措,或許就像公羊神安柏掛在嘴上的,一切有因果。《費洛瑞之書2》,隱喻及象徵不減,譏諷及幽默源源不絕,較第一集更能娛樂到嘎眯。試舉數例:昆汀看賓果那麼渾然忘我的戲劇化心態,料想他太概很爽吧P.106:想要更上層樓的茱莉亞卻在法國鄉間迷路了八十次(沒有找路魔法嗎?呵~P.252;樹懶與昆汀聊到成為動物代表的緣由,導出「這世界充斥著誤會」P.356;昆汀推論出溜滑梯理論,死亡把人當小孩一樣看待P.370;茱莉亞等人召神所獲致的恐怖究極下場,某個設定(消音)讓我想到宙斯… …嘎眯讀費洛瑞之書第二集,時常笑咧了嘴,為昆汀不平的同時還認為結局挺妙的,呃,或許是版主笑點太低且同情心未滿?

 

「所以… …這是某種過程比終點還重要的東東嗎?」喬許說,「我討厭這種玩意兒,我是很傳統的傢伙,終點才是最重要的。」

 

 

除却戲謔之外,還剩下什麼?

 

第一集將奇幻元素玩得精采,第二集登峰造極,適時穿插民族、神話、都會、地下文化… …讓這部奇幻作品更其另類,活脫脫是喜愛奇幻卻受夠老把戲的讀者的 alternative。個人最感過癮的仍是作者不時開大神玩笑的部分,如果你家裡有人太迷信,或許該讀讀費洛瑞之書。要是你原本就懷疑眾神不過是設定精準、偶爾犯錯的機器人,那麼你很難不喜歡作者這促狹鬼。

 

書中帶點藍調與吟誦色彩的描繪,令我會心著迷。像這段關於威尼斯的話,嘎眯再同意不過了:黑夜來臨後,街道和運河似乎都空無一人,好似威尼斯到了晚上,就覺得自己沒有義務繼續假裝是公元二千年時代的一份子,又倒轉回到中世紀的模樣。

 

苿莉亞內心暗角的空茫與冬日,因為魔法而被撕裂成兩半的自我,又何嘗不是某類人黝暗性格的投射,說到底,誰的人生不是充滿著髮絲般細微的裂痕,誰不是多重面向相互纏絆拉扯呢?

 

你認識公羊神嗎?你與狐狸神狹路相逢嗎?你看過出海口的龍嗎?你曉得哪隻神尤其失職?或者眾神本就樂在失職?你在內心的平行小宇宙間走走停停碰碰撞撞,找不到理所當然的方向?

 

回應一下昆汀的感歎,對,這不公平,但人生充滿著不公平競技,命運是蹩腳的玩意兒,沒有不公平,只有更不公平。我期待費洛瑞之書3又將如何嬉玩大神,搓揉奇幻,笑看無邊宇宙,及至世界盡頭,更期待作者讓我作夢也想不到。

 

 

書名:費洛瑞之書2:黃金七鑰 The Magician King

作者:萊夫.葛羅斯曼 Lev Grossman

譯者:林嘉倫

出版社:就是創意/天下遠見出版

出版日期:2012927

ISBN978-986- 320-011-6

 

 

《費洛瑞之書》【線上魔幻討論會】

 

於「就是創意」官方部落格舉行:http://beam0701.pixnet.net/blog

 

連續四週,10/1710/2410/3111/7星期三晚上7:00~9:00,準時開張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