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40904708-01    

 

前不久才驕傲的說我看電影《我就要你好好的》可以HOLD住不哭,我若要淚水宅在眼眶,淚水絕對不敢東流西竄。或許人們有各自的罩門,言猶在耳,上週某日,我趁午休帶著《妹妹的墳墓》外出邊用餐邊啃讀,敢情我十年寒窗苦讀是真想進京趕考?才看約莫三分之一,淚水不聽使喚,好在我略施巧技狀若無事地偷偷擦乾抹淨,要不然店長可能會過來問我是定食不合胃口或好吃到感激涕零?開頭便來段廢話,只因情緒受煽動,不知從何寫起,不如請大家就地解散,逕自前往書店下單就好。

 

我們不曉得明天和無常哪個先到,我們不知道哪次再見將成為永別。一個尋常的轉身回眸,崔西看見妹妹莎拉目送自已的身影,莫名地有股繞回去的衝動,後來回想,那一瞬便是訣別,此後二十年,崔西再也看不到莎拉。

 

地毯式搜尋找不到,椎心之痛喚不回,嫌犯供稱殺死莎拉,卻說不出埋屍何處,最後,集物證人證也只能判兇嫌無期徒刑。二十年前的雪松叢林鎮可以夜不閉戶,莎拉失蹤後,小鎮的牧歌式寧和隨之消亡,即使兇嫌落網定讞,悲劇依然陰魂不散。父親自盡,母親病亡,真正的無期徒刑,其實是藉由命運判給負疚自責又痛心的崔西。她放棄原本職志,成為優秀的警探,諷刺的是,她或許破案無數,卻難以破解莎拉失蹤的種種疑點。

 

「平靜和崩潰之間的界線竟是如此的薄弱,她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如此脆弱。」 

IMG_2156  

  

 

二十年後,莎拉的白骨重見天日,間接證實崔西的懷疑並非空穴來風,真相模糊難辨,當年的證據不無問題,她決意重啟調查,面對種種迂迴的態度,貌似不能說的秘密,更令她感到好似有許多理該友好的故舊實則處於對立面。不停說服她放下吧讓死者安息的人們究竟是敵是友?那些迂迴的、排拒的、若有隱情的態度又是為了啥鬼?她不甘心,真女子,不放棄。再痛,也已經痛失手足、家人,為了釐清事實,即使得揭開傷疤、剜出膿血又算得了什麼。(菸)

  

 

「都二十年了,中隊長。二十年來,我每天都是這麼過來的, 

這幾天跟過去的七千多個日子一樣,只要一天熬過一天就行了。」

 

我一開始便明示作者 Robert Dugoni 真乃煽情高手,總覺得他寫手足之情、小鎮風情、親情變奏張力無一不精,例如他藉著20年時間差,描繪美好純真重人情義理的年代,充分營造懷舊氛圍,輕而易舉地對比現況的蕭條、衰頽及冷厲。然而,我正想說他刻劃情感入裡,害我亂沒節制地找出不少懷舊老歌作陪,沒多久便覺得愛情線相對勢弱,不談戀愛也不會死,權充抒壓、解放、上甜點,重新與人產生親密聯結,還有兩隻狗狗貼心可愛這樣,不過,對我個人來說,談情說愛在《妹妹的墳墓》這麼澎湃的多重情感糾纏下淪為點綴不意外,我劃的重點是妹妹,所以,沒關係,是友愛啊~

 

如果你當年看李清照的詞會因為「風住塵香花已盡,日晚倦梳頭。物是人非事事,未語淚先流。」而痛,那麼,《妹妹的墳墓》的物是人非之悲催挺超過,歡迎加入同罩門誅心淚目陣線聯盟。

 

 

俗話說「物是人非」,都是有道理的,

不是隨便亂說的,就像老規矩都是有道理的,

 因為事情到最後都印證這些陳腔爛調是顛撲不破的真理。

IMG_2154  

 

 

且不提抒情感慨傷懷破表,說好的驚悚呢?啊哈~正當我以為故事會繼續搧風燃情,來回書寫20年前後,直至真相大白,也確實是過去現在平行書寫直至書末,豈料大白被抹黑,故事爽利走向真相大驚。對的人可能作錯的事,錯的事未必不對;不當舉措或許沒那麼糟,自以為是的正確卻可能導致全面崩毀。呃,再講就爆雷了。彷彿嫌讀者揪心泫然沒骨氣似的,隨案情附贈情節翻轉,直赴第一火線,再沒有空檔說什麼緊張刺激,只因你身在緊張刺激中無暇他顧,稍一分神便有掉腦袋直升天堂之虞,快隨著崔西姊姊殺出一條血路,衝啊~算是先擊潰淚腺,再對付腎上腺素的作品。

 

最後,讀者嘎眯的最愛票有些動搖,我想繼續看神射手崔西辦案,以她為主角的系列再來幾集都想看,可以期待全系列中文版在我有生之年出完吧?至於那張獨一無二的心形牌,我決定改發給「像二塊錢的牛排一樣的硬」。XD

 

 

 

書名:妹妹的墳墓 My Sister’s Grave

作者:羅伯‧杜格尼 Robert Dugoni

譯者:李玉蘭

出版社:奇幻基地

出版日期:2016 8

ISBN

作者網站:http://robertdugoni.com/index.html

 

 

 

嘎眯不搗蛋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