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罪的罪人》 Presumed Innocent

作者:Scott Turow 史考特.杜羅

譯者:張時 / 出版社:皇冠 / 民國819月出版/ ISBN 9573304805

檢察官夏瑞迪的女同事被殺,由他負責偵辦,進度陷入膠著,夏瑞迪反被起訴成為被告,原來,該女同事家裡的杯子上有夏瑞迪的指紋,自其體內殘留精液驗出的血型也吻合,一切證據皆指向夏瑞迪,兇手捨他其誰?然而,書名即破題,他無罪,所以,美女不是他殺的?什麼叫無罪的罪人?也許在法律之前,你我矢口無罪,那麼在道德上呢?!

《我無罪》 Innocent 是《無罪的罪人》Presumed Innocent 續作。作者前作不但暢銷長紅,還在當年被改拍成電影《無罪的罪人》(哈里遜.福特主演),我光看電影,便感到饜足。讀過《我無罪》之後,卻再也無法克制想要閱讀Scott Turow前作的衝動。可惜只找得到皇冠在民國81年九月出版的舊書(第四版),尚無繁體新版。坦白說,若不是那股難以抑制的閱讀熱情上身,我也許會在中途放棄。

即使幸運可以使我們免於最壞的遭遇,生活仍將使我們疲憊老去。(P.349)

即使故事可以支持嘎眯免於半途而廢,舊譯文仍使嘎眯疲軟趴倒。(XDD)

一來,譯名很古味,好像乘著光陰的翅膀,飛回那個西名中譯非中文化成三個字不可-也就是馬蓋先、李麥克的時代,中學啃食的譯作多半如此(遙想 + 狂笑)

夏瑞迪 =《我無罪》中的魯斯迪

夏蓓娜 =《我無罪》中的芭芭拉

莫通民 =《我無罪》中的湯米.墨托

石立強 =《我無罪》中抗癌無力出庭給力的律師桑迪

二來,恐怖蠅頭小字,對高中未滿的嘎眯而言算小CASE,對如今的我而言真是酷刑。回想民國八十年左右一堆志文叢書,好像也大不了多少,當年的我真是太神奇了,那麼小的字都讀得下去,深度近視全是咎由自取。

三、譯文也有點怪怪的,也許翻譯校正潤筆都太古早了,打個比方好了… …

「鄺先生,我的了解是否政府終止了?」

「是,法官,代表京德郡的人民,政府終止了。」(P.322)

政府終止是啥鬼!是行政終止?正式終止?難得英文爆破的我也會想翻查原文應證一下。其餘小OS族繁不及備載,實在是本著對作者的信心,發揮高度聯想力,才堅持到底的。真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看到重新編譯過的繁體中文新版!

 

 

《第44個孩子》   Child 44

作者:湯姆.羅伯.史密斯 Tom Rob Smith

譯者:陳宗琛 / 出版社:鸚鵡螺 / 2011/01/24 / ISBN9789868670112

李奧曾是戰爭英雄,深愛祖國,熱血堅定卓然(挺胸),戰爭結束後,他加入國安局成為祕密驚察,繼續守護國家。在這個國家裡,沒有犯罪!如果有人死於非命,那一定是意外,絕非謀殺!當同事的小孩遇害,當局仍堅稱意外,絕無血腥暴行,李奧被派去對同事曉以大義洗腦兼捅刀的時候,怎料得到這個小孩,已是第 44… …

讀完這本金光閃閃,讚譽滿街市的小說,再回頭看書介上的這句話:「這本小說太好看了,但除此之外一無是處。」感覺真妙啊!真的很好看,一沾手就捨不得放下,還時常出現令人為之一凜正襟危坐想抄寫下來的語句,即使中途幾度嘴角抽搐,仍想知道結局,一步步走到終點。絲毫沒感受到某書友說的沉重,疑,沉重的書不是很多嗎?大家這麼禁不起時代傷痛喔?(搔頭)

以大戰後的蘇聯為背景相當取巧,飢饉、懸疑、白色恐怖、國家機器、惶惶不安、推理… …無論氛圍、佈局或故事走向,皆引人入勝。李奧信仰國家,信仰愛情,簡直到了盲目的地步,好奇怪啊,胸大無腦的男版怎有辦法維持素樸心靈在國安局步步高昇躋身高幹之林?還滿腹理想熱血情操懷抱偉大信念吶~代入他老婆的角色,會想加一句:不會吧,你真的相信這一切喔喔喔。。。別傻了。。。傻症是會傳染的,書過一半,連他老婆也搖身一變由自我中心昇華為情義澎湃,結尾的「大巧合」更是神來之筆(笑)。可是,又因為故事好好看,妳還是貪字逐句地將整本看似厚沉其實精彩好讀的書給啃完了。XD 而妳也更能理解文案上這句話從何而來:「2008年入圍英國文學最高榮譽「曼布克獎」,引發主流文壇最耐人尋味的強烈抨擊應該的!(默默點頭)問題來了,因為好看,也因為心中OS連連,接下來的二部曲和三部曲,是看還是不看啊!(抱頭)

 

 

    全站熱搜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