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730489321b  

 

「說真的,除了及時行樂外,別的事都不急。」

余憶童惟時,像隻野豬似的撒野山林的好光景沒幾年,我逐漸在升學壓力及自我驅策下養成以效率功利為首的急性子,淡忘山,淡忘水,忘了我的野豬魂。

猶記那年捧著彼得‧梅爾的《山居歲月》開懷暢讀,當時沒錢沒時間(後來也沒有),窮學生嘎眯除了憧憬想望,別無他法,明知作者夫妻被蜂擁而至的遊客嚇到搬家,也無法打退我的羨慕嫉妒和驛動的心,默默將普羅旺斯列入夢幻清單,想像他日成為普羅旺斯野豬的可能,哪怕和獵人狹道相逢,起碼有機會與松露締結良緣,豈不美哉。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DSC02520  

 

愛情小說的殿堂裡,只管琴棋書畫詩酒花,誰理柴米油鹽醬醋茶?海蓮娜寫過不少暢銷小說,信筆拈來盡是浪漫動人的篇章,長年為讀者灑糖,矢口不提愛情背後的坑坑巴巴。直到罹癌,她決定把握最後三個月的生命,寫出苦苦隱藏四年的秘密,這將是她最嘔心瀝血的真實吶喊,或許也會是最貓憎狗厭顧人怨的作品,至於揭露真相可能帶來的影響毀譽?甚至可能招來比四年前更多的警方調查?管它呢,反正到時她都死了。

 

無奈的是,她愈病愈重,連吃喝拉撒應付鍵盤都吃力。為了趕在死神收割生命之前完成這部告別之作,她只好找人代筆,思來想去,一般般的幽靈寫手不合意,除了文壇上的死對頭瑪卡,還真是沒有更好的代筆人選了,畢竟,比起所謂的知心知音知己,敵人才是最瞭解自己的人。好吧,決定就是妳了瑪卡小姐!哪曉得她還來不及拿真實人生震懾宿敵,反倒先讓瑪卡本尊嚇到扶下巴。一戰一負不打緊,不能笑到最後也無所謂,只要能完整刻劃她如何同時失去老公、女兒和幸福快樂就好,說得好像她真的有過幸福快樂的婚姻生活呢,呵呵。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2018740988302b  

一直覺得,最早喊出「人定勝天」的地球人,真是樂觀無比,同時傲慢無比。別說地震海嘯這類重大天災,光是史上斑斑成血的人禍,足夠我們輸到肝腦塗地,豬狗不如。要是將我們放逐到歷史上任一起隨意的、無差別的、連罪名都莫須有的集體慘酷中,讓你的夢想願景零落成泥,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你痛快死一死還稱得上相對仁慈的話,你唯一能守護求全的微末勝利,可能是,也只能是小心護持內在的憧憬餘燼,讓靈魂的星星微火不盡然寂滅。想像自己逃不過焚書坑儒,想像流放寧古塔至絕望邊界,想像在集中營活得人不如狗,在日復一日的行屍走肉間空茫消亡,斯時斯境,我們如何再誇誇其談生之灼灼和存在的奧義?

 

「才能和教養根本救不了我,而是會陷我入罪。」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51091460_10158136473243272_952792628661846016_n.jpg

 

在我成長過程中,X便利商店不是我家,出租店才是。我若不是宅在小說漫畫出租店,就是在前往出租店的路上。時移事易,年少時隨處可見的出租店,如今一間間歇業,不再扛負我升學壓力出口之大任,盛極一時的外漫和台灣言情小說市佔率,逐漸被大陸原創小說取代,多少拜讀過的作者姓氏湮沒於時間的洪流裡不復記憶,多少言情老哏舊框架早被我棄之不可惜。然而,有些作者是我時至今日還會走過路過瞄到不錯過的,比如凌淑芬、于晴、席絹、唐瑄… …等。

 

閱讀凌大的小說,向來愉快流暢不卡關。她筆下的主角有型有款,情節背景豐饒多變,或文攻武略或酷霸狂炫或幽默逗趣,或隨著歲月質變了感情,或跟著火線行動爆裂頑執,或在時空變幻中沉澱酌醪,換盞佳釀。足以讓我在讀過多年後猶對《冷冬寒梅》、壞男人啟示錄等系列作品留下印象。那麼,在著作等身,玩遍各式素材後,凌大在《烽火再起[輯一]墨血風暴》會怎麼出招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50481831_2073007816090324_7025217631711920128_n  

 

「這真的是人類製造出來的嗎?若是如此,人類到底又是什麼呢?」

 

偏僻郊區的封閉教會裡,血腥瀰漫,橫屍百具,即使警界老鳥看了都為之膽寒胃翻,這地獄般刺目的景況,瞬間將梁炯植從警界菁英打回24年前的驚惶少年原形。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2018740987510b  

 

讓我來場不三不四的告白,這就是個怪獸家長教養出怪獸兒子,縱容怪獸兒圈養人類女子成為寵物兼禁臠,從此過著王子公主不幸福快樂的故事。所幸主怪早死,副本何懼,死亡果然是終極救贖。

 

愛情真偉大?(驚)奧莉薇亞受過高等教育,是個稱職的獸醫,按理說不笨,奈何長期遭洗腦變得腦弱,懷疑莫非真是自己不夠好,就算在婚姻關係中虐心虐眼球,也是自己活該受罪。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2014150419214b  

 

  「我有自己的判斷,我接受知識本身,不限於管道和途徑。」

 

你會不會常被朋友說想太多?偶爾覺得《薇若妮卡想不開》還比朋友合拍?朋友們有各自的信仰和心理療癒的撇步你都能聊但疑問無絕期?有一些無傷大雅的偏執,碾壓理性的強迫傾向?對於時空、科幻、平行宇宙、物理四維、黑洞、蟲洞、轉世記憶、消失的文明… …等議題格外好奇?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

2018740980856b    

 

生物界的雌性,往往比雄性強悍。例如女王蜂稱霸,小弟們只能乖乖從事勞動服務;再比方雄獅懶洋洋耍廢,母獅外出狩獵超殺。偏偏人類中的女性相對弱勢,受限於先天體型及體能,無論暴力或性暴力,常敵不過男性威壓,單靠少數女強異數是扳不回大女人場子的。

 

看到《雌性物種》書介上「強暴文化」四字,我很想問強暴有什麼他爹的屁文化!法律只能約束咱們這種無權無勢、零武力值、不敢惹是生非的小老百姓,我們知法守法,我們不無憤懣,我們漸感漠然,我們只能空洞無力的在心裡吶喊:要是不能讓強暴犯都去死一死,至少全閹了也好啊。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

2018740982980b  

 

「你永遠找不到真正的答案,只會找到另一個更深層的問題。」

 

約翰‧葛林 (John Green) 是我喜愛的作者之一,那些言語難以表述的情緒,聽起來像是無病呻吟的痛與傷,硬要說出口可能讓說與聽的人都覺得不自在的感觸,卻能融入他的文字裡得到寛宥、理解和共振,不需批判或被批判,與書對話,沒有尷尬,不必壓抑。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2018561288391b  

 

歲寒時節,汴京細雪輕揚,街巷行人少,更聲遠近迴蕩,傾城魚館除了幾道下酒菜,只剩微醺的捕頭龍涯,眉目如畫的店主魚姬,老愛打盹兒的偽少女貓明顏,和認命洗碗的狐狸三皮一尾。燈光掩映間,龍捕頭回想起三年前的荒山野驛,思緒旋即自汴京細雪切換至雁門關外的大雪如搓棉扯絮,當年的魚姬衣衫單薄,行走冰天雪地間,自在似閒庭信步,手挽竹籃裡的貓咪恍若會笑般的咕咕作響,那般不畏風寒、不似常人的行徑不無詭異,偏偏龍涯心大,不以為意,還莫名地興起保護欲,當時的龍涯並不知道自己這具凡人之軀或許更需要被保護呢。(怪貓咯咯笑) 

 

【鬼狼驛】邊塞苦寒,缺乏物資,獨不缺邊荒傳說。大隊遼人和龍涯、魚姬等宋人同時投宿鬼狼驛,雙方無意惹是生非,但求安然度過可能長達十餘日的暴風雪「半月愁」,奈何驛站的鬼狼傳說化為現實,一連數夜,勾魂奪命,嚇得驍勇善戰的遼國勇士們為之膽寒,龍涯不信鬼狼之說,卻難以解釋死者無端高懸斷崖和每晚都有侍衛消失之謎。敢問大宋神捕,您若不相信鬼狼殺人,要不要考慮冰雪奇緣暴走的可能性?XD

嘎 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